笔下文化

【伤感日志】梦中相见,那时,你未离别,我未决绝

梦中相见,那时,你未离别,我未决绝

人了了不知了,不知了了是了了,若知了了,便不了。

——《小窗幽记》

惆怅旧欢如梦,觉来无处追寻。也许,这本身就只是一场梦。

想必是一场盛大的穿越,时间,空间。梦里我在旧时的喷水池旁再见你的容颜,你如此缄默不语,像极了一种骇人的冷酷,我问,你为何独自?

风撩起你的头发,丝丝指向冷清的大街,那里没有一个人,或是一辆车,只有一朵棉花糖在滚,我便一下子看它滚出那个夏天,我走在你的后面……

或是这样一个梦。当我迈上那座莫名其妙的石桥时,便蓦然看见你正撑着一把油纸伞,呆呆地看那湖,我没有忍心唤你的名字,只是远远地看你,你像江南故事里清澈的女子,着一身漂亮的青花旗袍,很美。

我循着你的眼俯望你的依恋,那湖却变成记忆里那片仰卧的草地……

或是一场更加简单的梦,那就只不过是你曾今休憩的那块水中石,像那时的旅程一样,潺潺有水声,香草微醺。我想你,那块石头就飞快溶成你的模样,学你在水中张开双臂,用脚溅起水花,然后对着我笑……

从渐暖的冬天,到未热的夏天,一场和爱情有关的故事,谢幕没有二分之一年。是不是因为我们都不曾懂过爱情,所以它才失败得那么无法挽回?

如果我们没有过那些如此严重的争吵会不会更好一点?

如果你不走,我仍等,结果会不会不一样?

爱情就像一场骗局,如果我们都甘心当傻子,也许就能白头到老了。我从有她的梦里醒来曾哭过,那也许是我第一次恨自己不够傻。我知道我总会习惯的,习惯再也梦不到她,或是梦醒来又只是再睡去。

朋友曾很严肃地对我说,如果你觉得一份感情已经重要到了超过你的尊严,那么你低声下气一点又有什么关系呢?

如果人生便只如初见,或许我会。越是一份重要到超过尊严的感情,或许越经不起颠簸吧。因为我们已懂得那么深,以至于轻易就妥协。

这只不过是一场卑微的告别。独自的时候,总会想很多,有时候我总有点喜欢这种安静,安静是有大力量的,它可以让人激发一种心情,就那样看树上的叶子被风吹下来,又吹远,然后消失。没有哪一种痛,是足够有理由撕心裂肺地哭的,我们可以悲伤,但是不一定要悲伤给别人看。

岁月远去的速度其实是未知的,因为没有人可以知道,它怎么样才算一个结束。就像我们无法知道,怎么样的自己才算是成熟。而告别一定是在岁月里,痛就一定会有所懂。

终有一个懂,让人学会沉默,沉默不是不说,只是可以承受。或许我们该用曾今无数的眼泪,来换这个坚强的面容。

鸟沾红雨,不任娇啼。即便我们是快乐的,身体里也会藏着一个悲伤的自己,也许那些挥之不去的潜意识,会使这梦再无休止地延续下去。

我打开她发给我的最后一封邮件,最后再看了一遍,终于狠狠心把它删除了。我看着那一片空白,突然觉得轻松起来。

《小窗幽记》里说,我们该了却一切烦恼,做一个聪明的人,即便心中还有放下的念头,那都是还没有了却。我想,活在过去的烦恼终该放下的吧,只不过回忆依然值得珍惜,无论是快乐美好的,还是曾让人痛不欲生过。而我可能终究无法聪明绝顶,烦恼注定会等待在未知的未来里,而我会更在意那个“放下”的过程,并愿意去经受,因为所有和这年华相关的执念,只有放下过,才会明白该坚持的是什么吧。

夜变得深,熄灯闭眼,耳边似有晚风在吹。

梦中曾与你相见,回到我们曾共同拥有的美好,那时,你未离别,我未决绝。

梦中再与你相见,我想我总会听见你的声音,我想我总会看见你眼里的湖,我想我总会只是站在那个风景里,给你一个最真挚的祝福……


美文由 笔下文化 编辑,欢迎转载分享!:首页 > 赏·美文 » 【伤感日志】梦中相见,那时,你未离别,我未决绝

梦中相见,那时,你未离别,我未决绝哦!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