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化

【美文阅读】夜里灯火通明,我是哪树灿烂的烟火?

夜里灯火通明,我是哪树灿烂的烟火?

突然间写够了还是看够了那些满腹哀怨的文章?那些文字就像是过夜的露珠儿,真的经不起太阳光辉的润泽,只能如昙花一现,就再也找不到她的容颜。乡土气息在我的文字里弥漫,原来那才是我的永远。

清晨,推开那扇明净而宽敞的窗,迎接第一缕阳光。出门我不是散步锻炼,而是为了把心投给大自然。

阳光下牵牛花睁开睡眼,一朵朵大清早就忙碌着吹起小喇叭,呼唤人们起来呼吸新鲜的空气。不喜欢温室里的花朵,独独爱这牵牛花的执着和坚强。那一水向上的叶子没有一点空隙,形成了一面叶子做的绿墙。深紫色的,白色的,粉色的,还有红白相间的。唧唧咋咋的鸟儿不停嘴的叫唤,他们可比那些关在笼子里的金丝雀要自由的多,因为她们可以摸到蓝天的脸。

被这美好的清晨感染,蓦地想张开双臂拥抱。该拥抱什么呢?那轻飘飘的晨雾吗?像风一样轻柔,不对,风看不到,而雾就萦绕在我的眼前。也不对,风能感觉到,因为他触摸着我的脸,而雾我感觉不到她的存在。雾好飘逸,好潇洒。随时来,随时走,了无痕迹。就像青烟,你的手再怎么满是柔情,也无法把晨雾的香躯挽留!我羡慕晨雾的淡然,就像红尘里放得下的人儿,没有一丝一毫的眷恋和纠缠。

地里的玉米疯了似的生长,一天一个样,今年的雨水很多,农民喜滋滋地说:庄稼不渴也不饿,就是一个劲地往上窜。昨天还看不到玉米的穗子,一夜之间,竟然钻出了长长的穗子,看着叫人打心眼里喜欢。这季节变化实在快,我的眼睛都来不及收藏每个变化的瞬间,只能眼巴巴地看着流年把黄草青了,绿草枯了,一岁又一岁,一年又一年。

太阳急着性子,很快脚步就跑到了中午。想起两小儿辩日里的话,到底太阳哪个时间离我们最近呢?这午日的太阳就是个火球,好像要把地球上的生灵烤化,变焦。你说后羿当初射日的时候怎么不看看呢?留下的太阳一定是最大的。为自己的想法而暗笑。我好狭隘,就因为惧怕炙热,而埋怨后羿,被古人知道,还不骂我?那朵红得似火的百合花,带着黑点点的花瓣触角竟然伸到我的窗棂,炫耀着她的美丽。伸手关掉风扇上的“OFF”。心静自然凉吧!人生有时也应该按下这个“OFF”开关,忙里偷闲,落得个闲云野鹤的洒脱和云卷云舒的坦然。

窗户很近,风就来了。我懂得,自然界里的风儿是怯懦的,她不喜欢和屋内空调风扇来争宠。可是自然界里的风儿韵味也是品不透的。那种不温不火,不急不慢,不轻不重的摸着你的脸,凉意就由脸进入到心脾。就是一个字:爽。心静了,空气不在烦躁,拿过那本白落梅的《你若安好便是晴天》。不愿醒来地沉溺在白罗梅的“落梅风骨,秋水文章”里,也沉溺在林徽因的情感里。喜欢白罗梅的那句:真正的平静不是避开车马喧嚣,而是在心中修篱种菊。人,最难客服的敌人是自己的心,而不是外界的变化万千。

关于林徽因的爱情路程,我独爱金岳霖的痴心。徐志摩的康桥之恋,也和伦敦的那场烟雾一样,终究只是过眼云烟的看客。徐志摩的爱浪漫,唯美,热烈缠绵,但短暂。与她携手红尘山水之间的梁思成是她的爱人,他俩的足迹走遍山山水水,留下了近乎完美的建筑创造,可是林徽因离开后,梁思成娶了他的学生,不敢妄加评论梁思成的对和错。因为都是君生日日说恩情,没见到有几个和梁山伯祝英台一样的,同时生死。可是金岳霖就不同,他用尽一生追随林徽因。金岳霖爱得深沉,爱得稳重理智长久。他爱得无私不求回报,只是远远地守望着林徽因,是孤注一掷,还毫无怨言。想到这里,有流泪的冲动。关于爱情的誓言,很多人明明知道是个掩耳盗铃的神话,还是不厌其烦地吟唱着地未老天不荒,何为白头偕老?金岳霖没有和林徽因做一天甚至一时的夫妻,可是谁又能说他们俩没有真爱呢?平淡,经得起流年的风吹雨打,依旧不该初心,那才是让人仰慕的爱情美谈。

想着别人的爱情,睡意渐渐拢上了眼,手里的书卷慢慢落下,梦不管你是半夜还是午后小酣,就来了。梦里看到江南烟雨里那朵淡然的白荷花,林徽因一样优雅地开在红尘的荷塘里舞翩翩。

手机的铃声不解风情,惊醒了荷塘里的一帘幽梦。一段小睡,给午后的我补充精力,迎接下午的忙碌。

最爱晚风里,走一路晚霞相应,林荫成趣。双手插进裙子的口袋,高跟鞋踩出一路的花落花开。我在身边寻找那株会开花的树,北方没有开花的树。她只能静静地开在手机的屏幕里,不肯像田螺姑娘一样从童话里走下来。夜露来得好早,打湿我的脚丫,笑着脱下鞋,拎在手里,路不是很平坦,有些咯脚,我不怕,没人看得到我的放肆,我喜欢这样的潇洒!

夜来香粉墨登场,夜晚更是她独有的舞台,没有一枝花朵大胆敢在这个时间和她争奇斗艳。淡黄色的花蕊,不浓烈甚至有些依稀的香气。身边的太阳花,百合花都有些颓废,他们喜欢在阳光下和百花媲美,夜来香是夜里的精灵,摇曳着夜里的风情。让人不由的想起了,夜宴上,一个身着艳丽晚礼服的女子,惊艳地出现在人们的视线里,锁定了宾朋的眼。

夜给人安谧的享受,放下一天的忙碌,给身心一个舒适的空间。爱上了夜,这里我可以卸下白日里的包袱,尽情地呼吸。喜欢文字,却不是个很好的文字舵手,我的文字经常被纷杂的心情左右。我自嘲自己是个四不像。农民吧,不善种田,商人吧,我不奸诈,有人说我不适合做生意人。到底哪里下才是我的天堂?

夜里灯火通明,我是哪树灿烂的烟火?像是写了一段梦呓。真实而平淡的生活,我自安好,无论多么阴霾的雨,心里永远晴天!


美文由 笔下文化 编辑,欢迎转载分享!:首页 > 赏·美文 » 【美文阅读】夜里灯火通明,我是哪树灿烂的烟火?

夜里灯火通明,我是哪树灿烂的烟火?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