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化

【散文精选】梅花香自苦寒来

梅花香自苦寒来

岁月的风,又一季吹开了陌上寒梅点点。疏淡的梅影,浮动的暗香,薰染着旧年颜色旧年冬。尽管,旧年颜色有些暗淡,旧年的冬途经了寒流和阴霾,凛冽的北风瑟瑟,吹得人有些彻骨的寒,但终究还是被岁月的风,吹进了历史的天空。

时光的沙漏,静静地筛选和沉淀着美好,由浅春的寒梅,握一枝清瘦的笔,点染成一幅疏影横斜,暗香浮动的画卷。你立于骨清香嫩的梅花下,小心翼翼地折叠起染了梅香的旧年长卷,封存在一个叫做记忆的地方,从容走向春的方向,

初春伊始,千帆竞发,山一程,水一程,跌宕起伏着岁月的舟,汹涌澎湃着人生的各中滋味,随便掏一瓢水,都是五味俱全。在岁月的长河中,有几人能避开,途经的险山恶水?有几人能躲过,那人生浪潮的袭击? 又有几人能一帆风顺,到达生命的彼岸?现世从不安稳,旅途从不平坦,人在旅途,总是一边行走,一边修行。

有朋友曾经对你说,当她被人生的浪潮打得滴溜溜地转,失去了重心,失去了航向时,当她很痛很苦的时候,她会饮些小酒消除心中的痛苦,在醺然大醉中睡去,醒过来时,她会选择性地将痛苦遗忘在那杯的残酒中。然而,举杯消愁愁更愁,抽刀断水水更流,选择性的遗忘,只是冬眠的蛇,它总有苏醒的一天,再次噬咬的时候。 而你却不然,你喜欢,以梅的风姿,傲然立于岁月的舟头,迎着风浪,不逃不避。你用粒粒含着梅香的小字,修炼成千变万化的梅花阵,抵御着岁月寒潮的侵袭,不畏不惧, 瓦解冰消着挫折和痛楚。

你说,你的痛,只有那些含着梅香的文字知道。每当夜深人静时,你心中的苦便咬噬着你的肉体,那种钻骨的痛,会使你痛不欲生,彻夜难眠。于是你就起来点灯写文,你指尖流淌的文字有多明媚,多馨香,多暄妍,反之,你心中便有多苦,多痛。都说,梅花香自苦寒来,于是你用含着梅香的文字去抵制内心的苦寒。这几年来,一桩又一桩的祸事向本就瘦弱单薄的你砸来,你避无可避,咬紧牙关挺着,承受不能承受的重。你知道你不能倒下,你倒下了,你几十年苦心经营的大厦便会崩塌。有时候,虚弱的你会觉得好累好累,于是你便坐下来,与文字对话,你在文字的梅花阵中打坐,轻嗅着梅香,忘却一切烦恼。

什么时候喜欢上梅花的,那虬劲古朴的枝,神清骨秀的朵。你回想着,那一年也是年末春初,但春回大地的暖意,并没有让你觉得那一年的寒冬已过。那一日,你拖着疲惫不堪的身躯,驱车盘曲在山道上,漫无目的地行驶着。你看见了一座隐匿在深山里的禅院。飞檐凌空,青瓦白墙,一个大大的佛字跃入你的眼帘。那天,虚虚恍恍的你觉得生无所处,正徘徊在绝望的边缘,那个佛字却突然地出现,给了你一丝的希望。 我佛慈悲!你决定走进禅院,做最后的挣扎,找一个精神的皈依之所。

佛门圣地,清静无为,走在幽深而又洁静的小径上,禅院里的木鱼声声,梵炉烟长,浮生在静逐的烟中,迷迷幻幻。走到佛堂殿前,你迟疑着,停住了脚步,你问自己,佛能告诉你什么,苦海无边吗?四大皆空吗?还是那句人人念起皆可朗朗上口的南无阿弥陀佛?于是,你没有迈进佛堂,跪拜在莲花座上,苦苦哀求,求佛为你排除万难,给你一个现世安稳,而是向禅院的深处走去。

禅林花木,秀影扶疏,你渡步其间,看见了一树又一树的繁花,远看如火如荼,如烟如霞,近看却疏疏淡淡,朱朱白白、洗妆真态 ,不作铅华御。你从末见过梅花,却一眼认出她来,因她的疏影、她的暗香、在唐诗宋词的翰墨中飘逸飘香了上千年。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你在梅花树下,静默而立,泪水却盈满了眼眶。梅,清清、浅浅、静静,缕缕幽香飘散,香中别有韵,清及不知寒, 这香,是历经风霜雨雪的香,纵然是 零落成泥碾作尘,香却依然如故。那一天,你盘腿静坐在疏影横斜的梅花树下, 你的思绪穿梭在幽幽的梅香中,仿若穿梭在无边无涯的时空中,闻着梅香从寒霜中飘出,看着落梅从容飘飞,随风飘散,飘如迁客,成泥作尘。

梅中有禅意,梅中有乾坤,人生若梅,寒极香来,苦尽甘来,渡到生命的彼岸。恍然间,你似乎心有所悟。你抬眸望梅,脉脉花疏天淡,云来云去,瞬间,你的心中亦千朵万朵梅花开。 如果说冥冥中自有安排,那个禅院的出现,遇见院中的梅花,也不是偶然。那天,你明白了佛的无形,梅花引渡了你 ,梅便是佛;那天,你伫立在梅花树下,暗香盈袖,你环抱着双臂,暖暖的拥抱当下寒冷的自己,让生活的底色先泛起丝丝的绿意,你相信梅花开了,会迎来山山横翠微,水水春波绿的一天。

当岁月的风,再一次吹开了陌上的点点梅花,你已不再是那个虚虚恍恍的人。纵然生活并没善待你,但你学会了善待自己, 你将所有的苦难所有的挫折都提炼成一缕缕梅香 ,化做一枚一枚的温馨小字,柔软途经的山光水色,长亭短亭,然后,素面朝天,带着一身寒梅的幽香,摇撸在岁月的长河中缓缓前行,再一次走进草长莺飞的季节。
/浅影淡烟


美文由 笔下文化 编辑,欢迎转载分享!:首页 > 赏·美文 » 【散文精选】梅花香自苦寒来

散文精选哦!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