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化

【散文精选】烟雨江南,诉说一段前世今生的缘分

烟雨江南,诉说一段前世今生的缘分

三毛说:“每想你一次,天上飘落一粒沙,从此形成了撒哈拉。每想你一次,天上掉下一滴水,于是形成了太平洋。”

我说,天上每掉下一滴雨水,总会让我勾起前世的乡愁,让我想起 ,那个杏花烟雨的江南。烟雨迷蒙,而那里,山水环绕,小桥是流水的记忆,流水是小桥的过往,而每一场绵绵细雨,每一次雨水的洗涤,都像是心灵的甘霖。烟雨江南,是前世未了的宿愿,是前世的乡愁,更是此生最大的牵挂。

有的人,喜爱苍茫荒芜的沙漠,一如三毛,那个洒脱不羁、万水千山走遍,却唯有那一片沙漠,是她心灵温暖的家。有人爱那蔚蓝无垠的海洋,那滚滚滔浪,就像是心中澎湃激昂的热血沸腾;有人爱那广阔的天空;有人爱那葱绿辽阔的大草原,哒哒马蹄,牛羊成群,牧童吹笛,去和那成群放牧的牛羊,一同尽情地在草原上驰骋奔跑;有人则爱那寂静山林,那涓涓细流,那幽幽的山谷间,传来的声声泠泠清音,还有那从远方飞来的鸟儿,在林间轻轻歌唱。而我,却只爱杏花烟雨的江南,那“上有天堂,下有苏杭”的江南水乡。

“江南好,风景忆曾谙,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能不忆江南。”

江南水乡,那个滋长着性灵的地方,你无需踱步,只需闭目遐想,便能够邂逅那纯净的江南。想必此刻,江南也是烟雨迷蒙,淫雨霏霏,那青石小巷,长满了浓郁的青苔,或是茵茵绿草。那朦胧的烟雾,弥漫了整个村庄,房舍人家皆在水雾中,清晰又朦胧,隐隐约约,仿佛就像是置身云雾缭绕的人间仙境。而那青山,则连绵不绝,看不到尽头。那搁浅的小舟,在绿荫的垂柳下,寂寞无言。或是此刻撑一叶扁舟,泛舟于碧波荡漾的湖水之中,穿过那碧水云天,穿过那浓郁的烟雾,在轻舟之上,感受那清新洁净的空气,或是独自垂钓那一湖的江水,或是等待某条鱼儿上钩。此情此景,何不令人陶醉?

或是就那样居住在某个临水的村落,在江南的水乡,偶尔江湖泛舟,将山河踏遍;偶尔长亭折柳;偶尔帘下听雨,在潮湿的屋内,捧读一卷卷珍藏的书卷,将车水马龙的市井繁华,都掩在门外。任凭雨水从屋檐下滑落,风在外面穿行。而我独自守着这份寂寞,将轻烟细雨留在心底。任凭窗外雨阑珊,而我旖旎的心事,都可以付诸于纸间,书写几行小篆,或是挥毫洒墨,书写一幅水墨丹青的烟雨江南。或是用那朴素古老的茶具来沏茶,与家人在屋内沏茶畅谈,把话家常。如此生活,简约宁静,又有何不好?

自古以来,多少文人墨客,途经江南水乡,他们用敏感的心灵,用柔软的文字,用文字编织成一个美丽的梦,让途经这江南水乡的人,走进这梦境之中,就再也走不出来了。那途经江南的人,或是于江南水乡中成长的人,都是被春风墨绿的江南,都在这温润的水乡中,滋润长大的。因而江南水乡之人,大多心思温柔细腻,江南女子也更为柔婉典雅。而我,或许就是那个从那江南水乡中走出来的女子,撑一把油纸伞,走过那青石小巷,走过那长亭古道,泛舟于清波之上,划过碧水云天,划过似水流年,任凭红尘经世,仍旧婉约静好。

途经江南之人,或为落魄的江湖之人;或为历经磨难的遗民;或为告老还乡的重臣;或为漂泊仕途的秀才;或为息影林泉的隐士;或为怀古伤今的迁客。有陆凯赠范晔之词“折梅逢驿使,寄与陇头人。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亦有“更把玉鞭云外指,断肠春色在江南”的离别之苦;更有“春风又绿江南岸,明月何时照我还?”那诗人心中难以派遣的乡愁;或为“不道江南春不好,年年衰病减心情。”的忧国忧民,无可奈何的思绪。在不同人心中,都有着不同的江南水乡,词句风格虽各不相同,却也是有着相似的风貌,“雨恨云愁,江南依旧称佳丽”,无论是以何种方式,何种风貌尽情展现于我们眼前,我们的心灵都同样被江南温润细腻的情感所浸润,成为我们心灵的精神家园。

烟雨江南,如若有缘,此生愿与它结下一段不解之缘。即便只是有过一次短暂的邂逅与交集,亦足矣。如若有缘,你我能够相聚于江南水乡,聆听我,诉说一段有关于江南水乡前世今生的缘分。

笔下文化:撑一把油纸伞,走过那青石小巷,走过那长亭古道,泛舟于清波之上,划过碧水云天,划过似水流年,任凭红尘经世,仍旧婉约静好。

美文由 笔下文化 编辑,欢迎转载分享!:首页 > 赏·美文 » 【散文精选】烟雨江南,诉说一段前世今生的缘分

散文精选哦!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