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化

【经典美文】江南,记忆里的那抹绿茶

江南,记忆里的那抹绿茶

六月, 一袭阳光,一帘烟雨,如一场纷纷扬扬的心事。

刚刚,骄阳如一柄蓝晶晶的宝剑灼人双眼;转瞬,劲风穿树,落叶飘零,银梭如织。

很多天嗅不出文字的墨香了,肤浅地怪沉闷的空气里,徒生了一场凛冽的台风,还有苦涩的暴雨,把不胜枚举的心事拉得幽长。

搁浅的砚池里,渐渐落满灰尘。恰如一些不同寻常的事,像一把芒刺鞭打着心灵。

看不透的时事,猜不透的人性,让人迷惑、困顿。有时,很想逃离,却又不得不被俗事拉回。虽厌恶浮世的喧嚣,却又无力改变什么!

罢!沏一壶小青柑,看窗外飘摇的风雨溅起无数的水晶花,于是,心灵有种被沐浴的感觉。

路边,高大的芒果树上,早已挂满郁郁青青、沉沉甸甸的芒果。一阵风吹雨打后,坠落的芒果,如一颗颗翡翠色的大鹅卵石,静静地点缀一地。

街道的两边,全是芒果树、荔枝树、黄皮树、龙眼树、玉兰树、细榕树,以及紫荆花、三角梅构成的风景。平时在那穿行,熟视无睹,倒也没觉得多少情致。

今日的一场洗礼,全然变成了油画里的袈裟,打坐的那些绿荫,成了一棵棵禅意的菩提。这时的世界,静谧、斑斓,且又清新。

小青柑的醇香里,此时窜进了故乡的味道。让我想起江南那边的青山绿水,还有那里的那抹绿茶。

十四岁那年的一个周日,正是春茶才露尖尖角的气节。我同闺蜜阿菊一早坐矿里的货车,绕过108道山弯,去桃花湖大坝附近的狮山湾准备收购土鸡蛋补充家人的营养。

那时,肉类食物都是计划物质,按人口分配。每次去肉食站砍肉,都要去得很早,并且排上很长的队伍。母亲在碎石场工作,总是早出晚归;父亲在井下三班倒,一有休息时间,就去水库里垂钩钓鱼回来补给生活;零碎家务就落在我的身上。阿菊家的兄弟姐妹比我家还多,也都是长身体的时候;于是,她邀我去山上捡菌子、挖胡葱,到离矿山约20多里路的狮山湾用上3-5元钱收购一小筐土鸡蛋回。

好心的司机大叔,把我们放在狮山湾的路边,说回头再到这里接我们回去。我俩兴高采烈地沿着小路,朝路边的农家奔去,像一只只欢飞的燕子。

山区的农舍,与矿区的风格不一样,大部分都是土胚打钎的单家独院。条件好的,会在土墙上批上白石灰面。那间间白墙黛瓦隐匿于翠竹婆娑的路边或半山腰间;虽是孤单,却很像果画里的一方仙境。

我生性好奇。那样的挨家挨户逐个收集鸡蛋,对我来说是件有趣的事情。

阿菊个子比我高,嘴也很甜。还没到农户家门口,她就亮着甜甜的嗓子叫道:“东家,有鸡蛋吗?”

可是,东家还没出现,一条大黄狗却“汪汪”地闯了过来。吓得我和阿菊抱着一团。

还好,女主人及时出来吼住了大黄狗。

女主人四十开外,皮肤白净,身材丰盈,典型的桃花江女子风韵。她客气地把我们两位小客请进家里,并麻利地给我们泡了一碗毛茸茸的绿茶。她笑着说:“两位小客几,喝下我刚做好的毛尖茶。”

山里人好客,无论来了亲朋好友,不是倒擂茶,就是用上好的绿茶来招待客人。我们虽和她素未生平;但那时,方圆几十里,似乎同一风俗:生人如亲人,来了一样亲。

我平生第一次喝毛尖茶。看一片片青幽幽的茶叶,在沸水的浸泡下慢慢变成鹅黄色,在碗里像针尖似的立着,很是惊讶。那淡淡的熏香,让我忍俊不住地轻轻吸了一口上来。丝丝凉苦滑过喉咙甘润到心田,至今回味悠长。

父亲也爱喝茶。特别是当他坐在方桌前挥毫写字的时候,他会用那只“先进生产工作者”的搪瓷杯泡上满满一杯绿茶。那绿茶,细长如丝,乌黑醇香,捻一丝放入口中轻轻细嚼,微苦之后,有种凉凉的甘甜涌上心来。可那时,无论茶也好水也罢,我是极少品味。

那次的毛尖茶,还有女主人的热情,在我的脑海中烙下了最甜、最美、最纯朴的印象。

参加工作后,每到谷雨季节,总可以见到当地的山民大婶拎着一包包绿茶出来赶集。

那时,我开始爱上了喝茶。

经过多年的买茶、品茶,在我的师傅那里也学会了鉴茶。

听卖茶的茶婶介绍: 上好的绿茶,除了采撷谷雨前的嫩芽外,重在手工与烘焙技能上。

茶叶采撷回来后,用山泉水浸洗干净; 然后用炭火在锅中轻轻翻炒至半干,再盛到竹箩中用手揉搓。揉至条状,再用木屑、桔皮等烘焙。或用竹篮吊在土坑灶上的竹节钩上烟熏而成。

那样烘焙和烟熏出来的绿茶,其香无比,甘畅淋漓。

因此,梁师傅的父亲特中意我们山区的绿茶。她父亲虽是广西人,但每次来这里,都会买上好几斤绿茶回去。梁师傅说:最好的绿茶,应数桃江雪峰山的毛尖茶!

雪峰山在安化、桃江、宁乡三县交界处,那座海拔700余米成梅花状的高山,终年云雾缭绕,传说是王母娘娘避暑的地方。    

那里的茶山原野辽阔,绿如云梯,仙意盎然。特别是雪峰山茶场生产的雪峰毛尖,条索紧细、泽润、汤色黄绿明亮、香气清爽持久、滋味鲜醇回甘、叶底绿活嫩匀,更是难得的高山云雾茶。

每年,梁师傅都会托朋友给她父亲悄带一点雪峰毛尖。

绿茶,不仅呷如甘露、清热解暑、消食化痰、降火明目,还是健康之液,灵魂之饮。

夏天的时候,每次去县城或省市,若我忘了带绿茶,我都会在街道上的茶摊上,花上五分钱喝上一杯绿茶。

绿茶,成了生活中离不开的甘泉。

九十年代后,来到广东,在这片热土上找不到家乡的那抹绿茶,这里全是红茶。加上工作太忙,便舍弃了喝茶的习惯。

眼前的小青柑,唤醒了记忆里,江南的那抹绿意。

穿越时光的隧道,往事的烟囱里,总会飘出一些淡淡的吹烟。有时像一首远方的诗,落进思念的窗口,带出隐藏在心中的故事。

“江水西头隔烟树,望不见、江东路。”

儿时的山山水水,一草一木,如今都长在了灵魂深处。见也好,不见也罢;都无时不在心头眺望。

江南,记忆里的那抹绿茶呀,其实,我时刻在异乡为你樽得满满!

文:金贵妃

美文由 笔下文化 编辑,欢迎转载分享!:首页 > 赏·美文 » 【经典美文】江南,记忆里的那抹绿茶

美文美句哦!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