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化

【美文摘抄】冬雨潇潇,江湖路远

冬雨潇潇,江湖路远

这几日阴雨绵绵,微寒。冬天可能就是以这种方式宣告着自己的到来吧!岁月匆匆过,不觉已入冬。冬天,给人的感觉是寒冷,是白雪皑皑,是西风烈骨。当然,那不是属于现在的冬天的。现在的冬天,微寒,不见白雪,偶尔西风。正是因为冬天也变得愈发友善了,所以对于冬天我们少了几分畏惧。

你那里下雪了吗?我这里没有雪。有细雨,有寒风,有严霜,就是没有雪。记不清多久没有看到雪花了,那是很遥远很遥远的事情。听说别处下雪了,真想去看一看。大地白茫茫的一片,世界便干净了。

没有银装素裹,只有细雨微风。雨,丝丝缕缕,不绝入耳。隔窗听雨声,几分销魂。忽而想起岳飞有诗曰:昨夜寒蛩不住鸣。惊回千里梦,已三更。起来独自绕阶行。人悄悄,帘外月胧明。夜深人静,月色朦胧,秋虫苦吟,独步阶下,心事悄悄。岳飞心系的是大宋的万里江山,怎奈大宋积弱已久,朝堂之中又有佞臣昏主,空悲切罢了!

同样是深夜不眠,晏殊却言: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欲寄彩笺兼尺素。山长水阔知何处。几番心事缱绻,终是山长水阔无寄处。独倚栏杆,高楼望断,天涯路茫茫。

此心悄悄,琴声杳然,尺素无言。雨,不知疲惫。云,暗藏凄迷。雨魄云魂,有着怎样的缠绵?雨一直下,云不曾散。

冬雨潇潇,给十一月也镀上了淡淡的哀伤。记得前几日充斥着朋友圈的消息是金庸大师去了,江湖沸腾一片。金庸的武侠世界,我也曾痴迷过。他笔下的许多人物,都是我深深喜爱的。金庸去了,却留下了江湖。

江湖路远,爱恨成殇。哪个是真,哪个是假,已然分不清楚。只有情之所系不可解,只有情天恨海难以平,只有数不清的无奈和别离。潇潇江湖路,苍茫爱恨间。有情的,无情的,也在闲谈间。

那些神功盖世,那些痴男怨女,不曾随着金庸而去,依然活在故事里。当我们在为故事唏嘘的时候,却不知道说故事的人也会有说不动的一天。不管是平淡的一生,还是轰轰烈烈的一生,终将迎来同一个结局。曹雪芹说“一抔黄土掩风流”,何尝不是?

风雨如晦,鸡鸣不已。既见君子,云胡不喜?如此风雨,不禁让我想起了金庸笔下的那个青衣女子。如兰似麝,风姿绰约,却拂不去眉间的一缕清愁。没有深情的表白,只有素笺上一句“既见君子,云胡不喜”。那么淡,那么淡,却深深地打动了我。尘世间的邂逅,有多少是心悦而不能言的?到头来,三分春色,半随流水,半入尘埃。

这雨却是太半入了尘埃,多了几分干脆利落,少了几分缠绵哀怨。烟雨朦胧,楼台不可细数。模糊中的黛瓦红墙,叫人想起遥远的江湖,淡淡的伤,淡淡的怨。江湖何曾远,风雨不曾歇!


美文由 笔下文化 编辑,欢迎转载分享!:首页 > 赏·美文 » 【美文摘抄】冬雨潇潇,江湖路远

美文摘抄哦!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