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化

【美文阅读】初雪物语

初雪物语

“朝霭藏晖,客袍惊暖,天巧无竟。杳杳谁知,包含造化,忽作人间瑞。儿童欢笑,忙来花下,便饮九春和气。急拿舟,高人乘兴,江天助我幽思。

缤纷似翦,峥嵘如画,莫道冬容憔悴。恍象含空,尘无一点,疑在天宫里。酒楼酣宴,茶轩清玩,旦待桂花来至。有馀光,明年待看,明红暗翠。”

读关于雪的词,最喜欢的当属宋代黄裳的。一阙《永遇乐·玩雪》,描绘出了金庸笔下一代武学宗师历史上真实的另一面。

“客袍惊暖,儿童欢笑;恍象含空,疑在天宫里。”恍惚间看见,初冬时分,这位武学宗师在园中习完“九阴真经”,待真气行满一个小周天,正在调息凝神,抱元守一。此刻,看着园中如梦如幻的冰莹世界,望着远处玉洁冰清的似翦初雪,这位渊渟岳峙、气定神闲的宗师巨匠、武学泰斗,也一改往日安忍不动如山岳、静虑深密如秘藏的正大和平,按捺不住地“急拿舟,高人乘兴,江天助我幽思。”

所以,一直盼望一场初雪来圆这北国冬天的梦。否则,总是会留下些许遗憾和寥寂,仿佛一个美丽的女子却没有遇到一场憧憬中浪漫而梦幻的爱情一样。其实,也不止爱情和梦想。

所幸昨天一场跚跚来迟的雪,圆了这初冬的梦,为这初冬添了一份别样的韵致。

雪来的时候没有一丝的征兆。行人正在这北风的肆虐中瑟瑟发抖时,谁也没有注意到,一粒粒的雪屑就随着北风晃晃悠悠吹到肩上、飘在发梢、落入掌心。等你细看时,那洁白的小东西却仿佛害羞的少女般化为水珠,悄然间钻进了肩头、溜进了发间、融入了掌心,竟没有留下一丝的印迹。

雪屑一粒粒地融化,却又一粒粒地飘落。悄然间,眼前就幻化成一片,白茫茫、净皑皑,整个眼底都在这纯净中,心满满的,银装素裹,却俏丽枝头,挂在红梅唇角,依在松柏肩头,相携曼妙地舞动了一场爱轻柔。

轻柔,爱轻柔。初雪缤纷,落英似翦,让这初冬多了一丝温柔。爱轻柔,那漫天飘飘落落的初雪,映着园中的数枝腊梅,在雪花之中,是如此的美。初雪映入心里,落入掌中,梅梢轻轻地颤动着,冬雪柔柔地拂试着,那缓缓的情,如霏霏细雨,丝丝润入心田,那轻轻的柔,似弱弱清风,缕缕绕耳。“你终于来了,我一直在这等你。”轻柔的话语伴着轻柔的初雪在耳边飘过,这是冬对初雪的问候,也是雪向初冬的表白。

“这些雪花落下来,多么白,多么好看。过几天太阳出来,每一片雪花都变得无影无踪。到得明年冬天,又有许许多多雪花,只不过已不是今年这些雪花罢了。”难怪小龙女面对终南山上的落雪,会喃喃地这样说道。

轻柔,又轻柔。恍象初雪,含空尘无,给这初冬添了一抹韵彩。又轻柔,洒洒的初雪落在手心,一丝的清凉,又一丝的温暖。暖暖的味道,似给这冬散发出淡淡的柔润,满满地萦绕着众生万象。那种温暖,拟是一个温婉的女子,顾盼生辉,罗袜生尘,和着箫竹琴音,在向你款款走来。浅笑在眉梢、盈语在心底,幻影如梦中,长发飘飘,素衣白襟,那轻盈,那柔软,那温暖,氤氲在每个角落,荡漾在如黛眉眼。

“我的眉毛太淡,你给我画一画。”当赵敏向她的无忌哥哥嫣然说出当初约定的第三件事时,应是望着窗外的初雪,心底涌起阵阵的暖意。因为,从此,在如诗如画的冰火岛上,他为她轻描着眉眼,任四季流转,看雪飘雪落。

轻柔,再轻柔。海棠依旧,清音绕指,为这初冬增了一缕禅意。再轻柔,如阅经年素卷,如聆老僧谈禅,褪去了骈丽与斑斓,举目苍溟,思绪如冰凌般澄澈,视线如晴雪般洗练。飘雪红尘,雪映寒冬,舞一曲霓裳羽衣,谱一首雪月风花,让轻柔温和了这萧瑟浮华,淡雅了那渐远步履,重塑了那平静本原。“凡所有相,皆是虚妄。”却不知,这飞舞的精灵挂在了谁的眉梢?又落在了谁的心头?

“一切恩爱会,难得无常久。生世多畏惧,名为如晨露。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若离于爱者,无忧亦无怖。”总是幻想着,面对曾为袁紫衣的圆性轻念佛偈时,纵为“雪山飞狐”的盖世英雄胡斐,也只能空望那袭缁衣,弹刀清啸,让皎皎初雪还他心头一方清平。

推开思绪的天窗,留心头一方洁白,给惆怅几方平静,听初雪飘诉说着心事,念初雪轻柔地叹息,应初雪浅淡的温润,那一片片雪,翩然起舞,舞起一抹嫣然,舞起盈盈衣袂。

不妨,燃起可人的火炉,酿好淡绿的米酒,望着雪意渐浓的天色,轻柔地与你煮雪夜话,在十里初雪中赋一首雪韵,听一曲初雪的低吟浅唱,看花开花谢,望几度初雪……

作者:泰山

美文由 笔下文化 编辑,欢迎转载分享!:首页 > 赏·美文 » 【美文阅读】初雪物语

美文阅读哦!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