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化

【散文精选】只记花香,不问流年

只记花香,不问流年

记忆总以一种或明或暗的状态出现在我的生命中。风吹来,那些痕迹,常常在我的指尖重复着或古典或狂放的舞蹈。远方阁楼上的弦乐还在继续,那些唯美的曲调,忽远忽近的传来,向我表达着一种讯息。夜晚的天空,没有月亮,但月亮的圆缺是亘古不变的。这是一种命里注定的循环。月圆的时光,我们在月光下喜悦。月缺的时刻,我们就静静的坐在黑暗里等待,一任灵魂在黑暗中肆意组合成各种各样的形式。其实,生活就是如此,我们都有逃不开的劫。

这种劫,无法摆脱。我们无法重新演绎那些丢失的故事,也没有办法重新编制那些若即若离的心结。春天对我说,丢开吧,既然无法重新开始,那么就选择丢弃。人生需要清减,丢掉一些东西,才能轻装前行。

春天来了。远方阁楼上传来的弦乐,还带着冬天壁炉里火焰的温度。这个时节,寒冷还在。但是路旁的行道树,已经在风中大声吟唱春天的诗行,这声音犹如大提琴上的跃动的海水。我想,在潮涌到来的时候,撑着一支桨,借着春天起航。我手中握住的桨,就是我的春天。

我试图将尘世过往所有的记忆倾倒出来,在春天里燃尽,化作肥料,滋养我脚下的这片土地。我渴望脚下的土地,盛开出如梦一样的花树。我努力积攒着勇气和信心,那强烈的信念,竟让我泪水如注。

梦想如同艳艳的花朵。我伸开双臂,想紧紧地抱住,却被花枝长长的青刺狠狠地刺痛了。痛并美丽着的东西是很容易让人记住的。我翻遍身上的所有口袋,想找块纱布,将伤口紧紧包扎。但是,没有。我就这样静静的看着,血一滴滴,顺着我的手指,落到地上。我想,这褐色的土地上,会不会盛开一朵朵花,那花枝上,会不会有我的影子?

一个人在回忆里生活的太久,心窗会长满青苔。我很累,但是春天用一个温暖的声音告诉我,我需要奔跑。是的,我要在春天奔跑!

风不停地穿透我的灵魂,一道道伤口重新被撕开,又被缝合,那些疼痛的伤口,像一朵朵鲜艳的花,散发着春天的馨香,在我身后长长的旅途中次第盛开。

春天到了,花一定会开。奔跑在春天的路上,我只记花香,不问流年。

文/紫云烟

美文由 笔下文化 编辑,欢迎转载分享!:首页 > 赏·美文 » 【散文精选】只记花香,不问流年

散文精选哦!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