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化

【美文摘抄】用皮糙肉厚打败这个世界

用皮糙肉厚打败这个世界

人的自虐往往胜于他虐。

被别人打了一拳,可能打的人忘了,看到的人也忘了,自己却忘不了。一遍遍地回忆,就是一遍遍地把自己重新打过。

也就是说,别人打了你一次,你打了自己无数次。

无力去战胜别人,就无休止地折磨自己。这样的人往往懦弱。越是懦弱的人,越渴望英雄主义。只是,所有的英雄主义,不过是自我脑海中的风暴。

这个世界每天都上演着怒火和仇恨,也同时发生着宽恕和忘记。

别人跟你过不去已经够没意思了,你若再跟自己过不去,就更没意思。胯下之辱,唾面自干,在古人那里是伟大,在自己这里就成了屈辱。当看客的时候个个有胸怀,戏一旦唱到自家门口,便又满腔的小肚鸡肠,既没有示弱于眼前的能力,也没有放眼于将来的智慧。

话说回来,在人生的某一刻,你也曾有过对他人的恶意,甚或还发生过欺侮,然而你早已把那些事丢在了脑后。人的选择性记忆和选择性失忆,反映的都是自我的气度和胸怀,自私的人大度不了,狭隘的人宽阔不了。

一人临危,感叹道,这一辈子算下来,真正让自己烦恼的事连五件都超不过,但,过往的五十多年,好像都活在烦恼之中,真傻啊!

如果,人生还能重新来过,我宁愿活得像某个画家所说的那样:世间所有破事,都去他个娘!

可惜,人往往在不能重来的时候,才想着好好来过,明明知道烦恼都是自虐,依旧自虐不止。而且,人在自虐的时候,还可以对自己变本加厉:一秒钟撇下的事,能在心中翻江倒海一个月,针尖大点事,能撕扯到没有尽头。好多时候,不是逃不过,而是放不下,不是剪不断,而是理到乱。

开始是跟别人生气,到后来是跟自己斗气。因为气急败坏,所以气象全无。

这个世界上没有以自戕为乐的人,却有乐于自戕的人。人在感觉自己无能的时候,往往会管不住自己的愚蠢,而自戕,就是反复地用愚蠢解释自己的无能。

是的,他虐早已过去,自虐却绵延不绝。

敏感是一种气质,太敏感就会有失气度。前者严谨不过是细密,后者严苛则会显得锋利。

锋利的不好玩之处在于,自己活得痛苦不说,有时还会划疼他人。

敏感的上游是在乎,在乎的源头是尊严。每一次伤及尊严的事都值得在乎,但并不意味着每一次在乎都有意义。在无所谓的事上在乎得太多,就会对自身尊严一次次稀释。也就是说,你时时敏感,处处在乎,还要冠以扞卫尊严的名义,其实人生已无尊严可谈。

换句话说,在鸡毛蒜皮的事上,别那么斤斤计较睚眦必报,你小气,别人也对你大气不了。太把自己当回事与太不把自己当回事,在尺度的把握上都是不合适的。

最合适的态度是,在大事上毫不含糊,在小事上毫不在乎。这样,在大事那里就会被人尊重,在小事那里就会被人欣赏。

皮糙肉厚实在不是一个好词,却是活下来的好武器。

这么说也不是不要脸了,恰恰是要给这个世界点脸色看看:敢于冲锋陷阵,也就不惧明枪暗箭,猝然临之而不惊,无故加之而不怒,从不轻易受伤,从不轻易倒下。这样,方不给坏人以机会,不给看笑话的人以笑柄。在这个两面三刀的世界,必须得活到威风八面。

是的,人家在恃强凌弱,你那么不堪一击干什么!哆哆嗦嗦的从来都是孬种,哼哼唧唧的始终皆为软蛋。


美文由 笔下文化 编辑,欢迎转载分享!:首页 > 赏·美文 » 【美文摘抄】用皮糙肉厚打败这个世界

美文摘抄哦!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