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化

【经典日志】行进的列车

行进的列车

我此刻坐在榆林开往西安的K655列车上。此时夜已深,我周围鼾声四起,很是热闹。但我的内心很平静。

大多时候坐在火车上,我是不睡的。就在刚才,一位邻座的大哥说:“火车司机也困了,睡着了。”火车停靠在这个不知名的地点,已经20多分钟了。每个醒着的人,内心是焦急的。

每个人所携带的行李不同,每个人的目的地不同,每个人的面孔不同,连每个人的打鼾声都不同。但人生的终点都一样,从出生要走到死。这是个严肃的问题,有时候却好笑。你仔细想想,你冒着生命危险来到人间,却要冒着生命危险走到死。无论是严肃的,还是搞笑的,此刻睡着的人不会察觉。

火车就好像一个实验场所,你能看到各种人在一起的景象。首先,现在是当兵季节。他们统一的蓝色制服很抢眼。来的时候,见到了很多送行的人。我还为一对情侣拍了照片,我意识到这可能是他们这一生重要的一张照片。女孩不断给当兵的男孩拍照,数量不会低于50张。也有哥们来为哥们送行的。他们在栏杆的两边,一直在聊,舍不得返回候车厅。

火车一开,天各一方。人生的不同,往往就是这样开始的。我在想,当兵挺好的。与其迷茫流落在社会上,不如迎接一场新的洗礼。

其次你会注意到农民工,他们的行李总是最多的。我对面一个师傅,就背着厚厚的被子。放不到行李架上,只能放在地上。他们总是急急忙忙,跑步前进着登车。同样的经历,我在上学时候有的。母亲总是为我打包满满的东西。她总是说:“车拿呢,又不是你拿呢!”她也会说:“这些东西,到了地方上都得买。又贵又不好。”

我相信所有携带重行李的人,身后都有这样一个母亲。生活的不易,生活的压力,也是从过去传递到今天的。后辈的我们,背起了父母们再也背不起的行囊。也许这就是为什么,历史学家说历史是沉重的。

一上车不久,我就看到一个小伙坐在洗手台上。他戴着耳机,似乎在玩游戏。他应该注意到了,我旁边的座位空着。但他迟迟没有过来坐。我猜他担心座位有人。所以我就叫了他。我说:“这有座位,你先坐。人来了,你再让。”于是他坐下了。

坐的累了,我起身走走。发现空位还有。可是在走廊两边,还睡着人。靠着车门厢睡,身下又什么都不铺,有多冰冷可想而知。可是这两位农民工,一睡就是一两个小时。

旁边还站着一个小伙。我问他去哪?他说:“我去杭州。”杭州是这趟车的终点站。起码得30个小时。30小时竟然没有坐。我跟他说:“里面有很多空位。”他有点不相信我,看看车厢里说:“没有吧?”

我说肯定有,甚至还有几个人一个人睡三个座。他点点头说:“我一会去看看。”

我似乎从他的眼神里,读到了他的想法。他是不自信,不敢去找。也是害怕打扰别人,或者说被人拒绝。每个人都是这样成长的。我之前没有买到座位的时候,也是站着。没有想过还有空位,是跟着一起站着的人学会的。这个阿姨经常坐火车,她说:“每一站都会下人,车厢这么大。肯定有很多空隙时间,座位上没有人。你就可以去坐一下。”

贫穷是一个问题,但不是最大的问题。因为就算人人有能力购买卧铺,可是有那么多卧铺吗?就算人人可以买车,可是有那么宽的路吗?看待穷富的方式,似乎比穷富本身有深意。不否认每个人都渴望富裕,因为富裕是获得资源的一个工具。

人生就是一次次出发,一次次到站。火车是一个工具,载着你到达你想去的地方。所有你之外的东西,都是工具,你要控制工具,而不是让工具控制你。你快乐,你就快乐,你痛苦,你就痛苦。你——是你的一切。

众生觉得自己很累,但这并不是一件悲伤的事情。因为经过一些劳累的旅途,会实实在在得到一些东西。我们把这叫做成长。

你确定了,这不是悲伤的事情,当然就确定了,人生不是悲伤的事情。冒着生命危险来,是为了悲伤吗?是为了等死吗?反正都是要耗费生命去生活的,那么还有什么好怕的。所以生命的诞生和终点,都不重要。过程才精彩,才重要。

来的时候,什么都不懂,像个婴儿。归去的时候,体味了人生百态,什么都可以理解,可以坦然,就算是一种大觉悟。

火车在几百年前是不存在的,那么古人从呼呼浩特走到杭州,得走多少天呢?有首韩愈的诗歌叫《左迁至蓝关示侄孙湘》:“一封朝奏九重天,夕贬潮阳路八千。欲为圣明除弊事,肯将衰朽惜残年!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关马不前。知汝远来应有意,好收吾骨瘴江边。 ”

这个时候韩愈已经是晚年了,他的小女儿,就死在了路上。这大概是韩愈最悲痛的一首诗歌了。所以从这个角度讲,人类确实得到了解放,拉长了生命的长度。倘若那个时候有火车,韩愈的小女儿估计可以存活。速度是可以触摸的,所以我们一直在努力。不过速度有限制,永远不能超光速。所以我们还要拓宽生命的维度,让他在各个方向上成长,那就更精彩了。

行进的火车上,茫茫夜色中,依然能看到星星点点的灯光。有灯光的地方有人,有人的地方就是目的地。一定会有人在这个地方下车,一定会有人在这个地方守候。


美文由 笔下文化 编辑,欢迎转载分享!:首页 > 赏·美文 » 【经典日志】行进的列车

经典日志哦!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