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化

【美文摘抄】无非

无非

原来。

当一个人真正放下的时候,心竟可以如此沉静。

突然就原谅了过去的自己。偏执,不切实际。我曾诚惶诚恐地承接,郑重地对待,因为懂得人最大的孤独与无助莫过于,一扇心扉,守尽黄昏,无人推。曾经的戏,都是演给别人看的,究竟给谁看,我也不知道。也许是害怕孤独,却又非孤独本身。

然这些最终都没有意义。

陪衬多了,心就乱了。最终当累了回头的时候,谁也没有留下,心却因负记忆而痛楚。这种痛沉闷而缱绻,让人不可言说,无法言说,不敢言说,不能言说。

晚上,熄灯。眼睛总不能很快适应黑暗,在那近似盲的几分钟里,黑暗一丝不漏地罩住我的孤独,直到它在苍白的挣扎后陷入最终的窒息,我总忍受泪水,不让它落下。因为如果我的眼泪落了,我的忍耐与孤独就会被惊醒。

在越来越了解人与人之间的薄弱,游戏规则的冷漠之后,渐渐对许多事情接受得更自然。时间在流,人也会走。有些人,留与不留,都会离开。一些拥抱曾在夜里温暖,覆盖孤独,几乎令我感到有生可恋,但在那幻觉消失以后,那仅仅是幻觉。

有人做陪衬也好,无人做陪衬也好,终究是过眼烟云的事情。往事是冈么?低低吹过,似长笛,吹得好远。种种世间往事,都让风吹起了好远。追上了,以为握在手中,打开一看,空空如也。人生原是寻常的声裂金石。在夜雨的黄昏里,一个人走到深夜。走到深夜。再往更深里走。

清醒的内心其实更为荒凉,孤独从来只是一个人。

如果收拾一片旧山河,才终于发现,那些心中的过往,即使是疼,即使是碎,却仍然美到心惊。我本无所求,只求这删繁就简的人生中,低眉的瞬间,有人能懂得。

我知道抑郁只是生命中的一场温柔提醒,我知道今日的妥协只是站在疼痛之上的,前者决定不顾一切,后者决定不顾一切地去顾及一切。站在川流不息的人群中忽然抬起头,感到头发被风吹乱并深深淹埋了我的双眸,笑容悲凉且含蓄。我望向一个预知的终点,站在一个不预知的起点上。疲惫的长跑永无终止,我们一生只停下一次,那便是死亡的时刻。青春的憧憬与怀念是天平,当它倾斜而倒下时,那些失去了目光的夜晚该用怎样的声音去安慰?

人是没有孤不孤独之分的,只有对孤独害不害怕之分。毕竟,在与世界的比照下,人太微薄渺小,一生又太短暂。喜欢拼命付出感情和索要感情来证明自己的存在,结果只是更深刻地证明了自己生命本质的孤独。所谓,有话可说的时候无人可说,有人可说的时候无话可说。

经历了一些静水流深之事,在生命的荒原上陷入时间的流沙,万劫不复直至窒息。

我学会了安稳学会了谎言学会了冷静学会了沉默学会了坚忍。

辗转中的快乐在百转千回中碎成一地琉璃,我站在风中把它们扫进心底最阴暗的角落。再也没有关系。那样明目皓齿地对人微笑,灵魂喷薄影子踟蹰。只剩坚强无处不在。

因为我与别人的沉默,有着一些本质上的不同。这也是为什么我会问,缘何我们总喜欢以在别人生命中留下印记的方式,来证明自己的存在。其实,答案早在我们提问前就昭然若揭了。

有时候明白人的一生当中,思念是维系自己与记忆的纽带。它维系着所有的过往。悲喜。亦指引我们深入茫茫命途。这是我们宿命的背负。但我始终甘之如饴地承受它的沉沉重量,用以平衡轻浮的生。

所以。

作者:落蓝

美文由 笔下文化 编辑,欢迎转载分享!:首页 > 赏·美文 » 【美文摘抄】无非

美文摘抄哦!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