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化

【美文摘抄】西湖,四月天

西湖,四月天

“乱花渐欲迷人眼,浅草才能没马蹄。最爱湖东行不足,绿杨阴里白沙堤。”春天的杭州,是一篇抒情的散文诗,字里行间写满了诗情画意。春水初涨,春林初盛,,当春天透过一树一树的繁花告诉你她来的时候,没有人不欣喜万分。

这个时节出门,任何人都可以成为画中美景。你会看到樱花胜雪,桃花红艳,海棠花忽尔勃发的春情;会象遇见普罗旺斯薰衣草花田一样,遇见开满蓝紫色花朵的二月兰花海,感受到同样气息的温馨浪漫;你会被主题公园里花色繁多的郁金香拉住了裤管,甚至会像席慕容偶遇一棵开满了花的白色油桐那样,无限感慨地为一树一树开满了花朵的白玉兰发出喝彩。

杏花、梨花、绣球花;牡丹、芍药、杜鹃花……杭州的春天,以无数春花的名字命名,等待着与有心的路人不期而遇,而那遍地金黄的油菜花和缀满枝条的迎春花,更像是无边春色中如歌的行板,为姹紫嫣红的世界注入了大段明亮的基调。

“湖上春来似画图,乱峰围绕水平铺。松排山面千重翠,月点波心一颗珠。”杭州的春天,除了花红柳绿,更不缺盈盈碧水的环绕,婉约着江南水样的柔情。

说到盈盈碧水,许多人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西湖了,千百年来,那桥,那水,那塔的故事随时光流转,早已不只是美丽的传说,无数历史文化的遗存,更是让西湖成为了世界的遗产,而西湖春天的味道,也早已被虎跑泉水浓缩进了一杯清香的龙井里。

无须刻意地找寻,在细腻温婉的风里,在润物无声的雨里,在不知被谁裁出的叶里,正如大诗人白居易《春题湖上》所描写与热爱的那样,站在春天的原野里,看明媚的鲜妍在一汪碧水的衬托下,正以星火燎原之势在你的面前铺展,你的内心,怎能不为之所动,不为之倾倒呢?

西湖,旧称武林水、钱塘湖、西子湖,宋代始称西湖,景区总面积达49平方公里,水域面积约6.39平方公里,绕湖一周近15公里。南宋开始,西湖十景因西湖山水画而开始广为人知,到了元朝后期,因疏于治理,富豪贵族沿湖围田,而日渐荒芜。清代,康熙、乾隆两皇帝多次南巡到杭州,促进西湖的治理和建设。

“天下西湖三十六,就中最美是杭州”。它是白居易眼里的烟波澹荡摇空碧,是苏轼眼里的淡妆浓抹总相宜,是杨万里眼里的映日荷花别样红,是欧阳修眼里的绿水逶迤,芳草长堤,如今,它更是世界的明珠,耀眼在东方。

当你初次抵达时,它在你的心中或许只是一个景点的代名词,但是当你走进它,看到泼墨流淌着唐诗里令人醉心的烟雨山水,工笔细描着宋画里朱颜未改的亭台楼阁,听到群山环碧中回荡着的南屏晚钟,触摸到历史赋予它的厚重时,你的内心,定然会涌起千万个不舍离去的理由。

一座孤山,三条长堤,把偌大的湖面分成了五个水域,按面积大小排列成外西湖、西里湖、北里湖、小南湖和岳湖,其中面积最大的外西湖由苏堤和白堤抱拥而成,它是整个西湖的核心游玩区,湖中的三个人工小岛:小瀛洲(三潭印月)、湖心亭、阮公墩就鼎立在此。而面积最小的岳湖湖面,则是张艺谋执导的大型水上实景《最忆是杭州》的舞台,曾为二十国集团(G20)领导人杭州峰会献演。

“人间蓬莱是孤山,有梅花处好凭栏。”说到孤山,自然就会让人想到林和靖和他的梅妻鹤子。它东接白堤,西连西泠桥,是一座蕴藏着杭州历史文化精髓的宝山。孤山的南坡曾是清代多位帝王南巡杭州时的行宫,这里有林逋的放鹤亭,有珍藏四库全书的“文澜阁”,有清行宫御花园“西湖天下景”,有御花园原址改建的“中山公园”,有一代国学大师俞樾的旧居,有闻名遐迩的西冷印社,有百年老店楼外楼,有国家一级博物馆。

在孤山南麓与白堤交界处,有一处月白风清的风水宝地,它是一处狭长的庭院式景观,包括御碑亭、水面平台、四面厅、八角亭、湖天一碧楼等建筑沿湖一字排开,背倚孤山,面临外西湖。

唐朝时,这里就有了望湖亭,南宋时,随着孤山皇家道观四圣延祥观的建造,这里又建望月亭。明万历年间,复建西湖旧景,大修望湖亭。清康熙三十八年,原有的龙王堂被改作御书楼,楼前铺建挑出湖面的石平台,围起石栏杆,正式命名“平湖秋月”,并悬挂康熙御题的匾额。

可想而知,每当秋夜,皓月当空之时,捧一杯香茗,听江南丝竹声声入耳,凭栏远望波平如镜的浩淼湖水,所有的烦恼与疲累都随着桂花香而去,是何等轻松与惬意的事,难怪清康熙皇帝六次南巡,要五次光临此地。

平湖秋月御碑亭外,就是国内外知名的风景区,素有“十锦塘”之称的白堤了。爱玩,能写,守候西湖四十余年的文人张岱在《西湖梦寻》中如此说道:十锦塘,一名孙堤,在断桥下。司礼太监孙隆于万历十七年修筑。堤阔二丈,遍植桃柳,一如苏堤。岁月既多,树皆合抱。行其下者,枝叶扶苏,漏下月光,碎如残雪......

白堤全长1千米,西起平湖秋月,经锦带桥而止于断桥,堤上两边广植桃柳。春暖花开时节,整条白堤桃花盛开,垂柳依依,绿草如毯,是春天观赏桃花的最佳处。

人生能得几回醉?行走在画桥烟柳间,总会勾起你无边的思绪,尤其是行走在这条富有传奇色彩的白堤上,面对笑迎春风临水初照的粉嫩桃花,让你联想最多的,恐怕还是白娘子与许仙的断桥相会,是梁山伯与祝英台的十八里相送,是苏轼与王朝云的情意绵绵,是何处结同心,西陵松柏下的钱塘名伎苏小小,是一味清新无我爱,十分孤静与伊愁的清高隐士林和靖。

明人汪珂玉在《西子湖拾翠余谈》有一段评说西湖胜景的妙语:“西湖之胜,晴湖不如雨湖,雨湖不如月湖,月湖不如雪湖,能真正领山水之绝者,尘世有几人哉!”

雪后的西湖如入仙景,亭台楼阁皆被银装素裹,美到不可方物。作为历史景观,无论是象张岱那样,用文人的细腻去感受月光从桃柳树婆娑的叶子间遗漏下来碎成残雪,还是寒冬腊月瑞雪初霁时,站在宝石山上向南眺望,看白堤横亘,雪柳霜桃,断桥都是游人为之魂牵梦绕的地方,最为关键的是,它是中国四大民间爱情传说之一的《白蛇传》发生地。

一把油纸伞见证了“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的爱情佳话。白娘子为报救命之恩,在断桥边与许仙游湖偶遇,同舟避雨,借伞还伞之后结为夫妻,还在清河坊开设了一间中药铺,无偿为附近的穷苦百姓看医问药。然而封建势力的纲常,容不下人与蛇的爱情,几番打斗过后,白娘子被法海镇在了雷峰塔下。

当然,矢志不渝的爱情,终究感天动地,故事最终以白素贞的儿子仕林得中状元后祭塔救母,法海遁身蟹腹以逃死而告终,断桥因此而凭添了许多神奇色彩,成为人们心之所向之处。它是西湖上最有名的桥,也是游客心目中,必到的情人桥。

断桥东堍有康熙御题景碑亭,亭侧建有水榭,题额“云水光中”。站在断桥上,一想到《白蛇传》,就会想到端午节的雄黄酒,想到昆仑山上的灵芝草,想到水漫金山,想到雷峰塔,而“一湖映双塔,南北相对峙”,说的就是断桥对面夕照山上的雷峰塔与断桥背后宝石山巅的宝俶塔。

“湖上两浮屠,雷峰如老衲,保俶如美人。”基于美丽的传说,许多人都有雷峰塔情结。清朝前期,雷峰塔以灾后苍凉凝重的砖砌塔身呈现的残缺美以及与神话故事的密切相关,成为了西湖十景中为人津津乐道的名胜,连康熙、乾隆二帝也多次前来游览和品题。清朝末年到民国初期,民间又盛传雷峰塔塔砖有辟祸镇邪的“神力”,故而屡屡被盗挖,导致年久失修的砖塔身轰然坍塌。现塔为原址重建。

西湖,是自然山水与历史文化的完美结合,有许多美丽的风景是人类情怀与智慧的结晶。西湖之上,有一条贯穿南北风景区的堤,位列西湖十景之首,它就是北宋大诗人苏东坡任杭州知州时,利用疏浚西湖时挖出的葑草和淤泥堆积而成的苏堤。

苏堤南起南屏山麓,北到栖霞岭下,全长近三公里,如长虹卧波,纵跨整个西湖水域,堤上建有六座桥,自南向北依次为映波桥、锁澜桥、望山桥、压堤桥、东浦桥和跨虹桥,合称“六吊桥”。每逢阳春三月,苏堤六桥烟柳笼纱,簇簇红桃娇艳欲滴,不甘寂寞的黄鹂在翠柳间轻吟浅唱,苏堤春晓由此得名。

如今,当我们走上这条长堤,或者只是把它当作了一条观赏全湖景观的最佳地带,可是当年苏东坡却是从民生大计出发,彻底改变了西湖的命运。甚至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如果没有苏东坡的赤子之情,就不可能有今天秀美的西湖。

“杭州之有西湖,如人之有眉目,盖不可废也。”这是苏东坡时隔8年之后,再次到杭州担任知州时,看到湖面已有一半成为葑田,难掩心头的焦虑,向当朝皇帝哲宗呈上的《杭州乞度牒开西湖状》中的开篇。他预言:“水浅葑横,如云翳空,倏忽便满,更二十年,无西湖矣。使杭州而无西湖,如人去其眉目,岂复为人乎!”

他从为国为民的角度,列举了西湖不可荒废的五条理由:城中饮水来自湖水,如果西湖都变成葑田,则举城饮水断源。城中运河赖西湖挹住,若湖水不足,必取借钱塘江之水,而江潮多沙,河道淤塞,数年淘河一次,官吏借此欺民,为民大患。杭州产名酒,每年酒税为全国第一,如果西湖浅涸,酿酒必大受影响。

这是一个有情怀和担当的人的贡献,也是一个政治家该有的魄力。在奏议生效后,他动用了人工二十万,并亲自参与了西湖的疏浚工程,还为治湖的百姓赠上了一道今人都难忘的美味—东坡肉。艰苦奋战了半年之后,原本干涸荒凉的湖面终于焕发了新姿。

“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难怪林语堂先生在《苏东坡传》里如此感慨:“我常想,倘若西湖只是空空的一片水-----没有苏堤那秀美的修眉和彩虹般的仙岛,以画龙点睛增其神韵,那西湖该望之如何?”

是啊,如果没有历朝历代以民生大计为己任的官员的努力,如果没有许许多多为守护蓝天碧水而不懈努力的人的奉献,西湖该望之如何?而在仰望历史的同时,我们又该为后人留下些什么?

是精神,抑或是物质?

作者简介:婉约,本名:沈莉,浙江杭州人


美文由 笔下文化 编辑,欢迎转载分享!:首页 > 赏·美文 » 【美文摘抄】西湖,四月天

美文摘抄哦!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