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化

【经典日志】母爱悠悠,我心悠悠

母爱悠悠,我心悠悠

窗棂上有一丝曙光,窗外的竹子被风吹得沙沙响,关掉被窝里的手电筒,还沉浸在故事的凄凉结局中,枕巾被泪水浸透。又是一眼未眠,昨天看的《飘》又长又吸引人。合上眼,想静静地睡一会,却听见房门被轻轻推开,母亲蹑手蹑脚地走进来。母亲是来取米的,家中七人,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哥哥妹妹加上我,一升半,堆得满一点就可以了。听到窸窸窣窣的两小下,然后又闻到一股酸酸的咸菜味。一会儿,房门又被轻轻掩上。陈旧的木板门,还是忍不住发出两下吱呀声。

多年以后,当我坐在窗明几净的办公室,听到那些肆无忌惮关门的哐当声,或是书本重重地砸在桌面上的啪啪声,不禁皱起眉头。留恋,留恋那些年的清晨母亲带给我的温馨。多年以后,我走上工作岗位,我总会微笑着面对我的学生,告诉他们,“教室很安静,开门关门时,请轻一点;讨论问题时,请轻一点。你的修养就在你的举手投足之间,不要惊扰了他人!”

老屋的很后面有一条小河,河水清澈见底,河床很矮,两岸砌有一丈多高的石坝,石坝的上面是田地。河中间有大大小小的石块,大的像山丘,小的模样可人的,就被搬来搁置在河边当洗衣板。

很小的时候,就喜欢跟着母亲去河边玩。但去玩不是没有限制的,母亲只有一条规定:大人说话,小孩子不许插嘴。要是乱说话,以后就别想跟她去河边凑热闹!那好吧,我就站在河岸或爬上旁边的大石块,看大妈大婶们一边洗衣,一边说笑;看小鱼小虾在石缝间钻来钻去。倦了,就躺在石块上,大山里的天空很小,却很蓝,就如山里人质朴纯洁的心灵。

再大一点,可以帮母亲提装衣服的小水桶了,有时也洗洗毛巾和袜子;更多的时候,是光着小脚丫在水中捉小鱼小虾,每次一只都还没抓着却蹚洪了河水,就被洗衣服的笑骂着赶上岸。

后来,再大一点,家里农忙时期,洗衣的重担就由我一人完成。在众多大妈大婶之中,我可是很独特的小鲜肉,一边洗衣,一边沉浸在与自己的对话之中,全然听不见周围的家长里短,唧唧歪歪。

那时候,只是谨记母亲的嘱咐,认为女孩子就该如我那般腼腆文静。经年之后才明白母亲的良苦用心——多思考,多做事,少说无意的话是做人之根本。她是希望我成为一个实在的人。

我们家是个大家庭,爷爷奶奶年老体弱,父亲为了生计长年在外奔波,母亲承担了家里的所有农活,一边还要陪伴我们兄妹三人。她教会了我们许多,教会了我们如何和人相处,教会了我们如何让自己更优秀。农村人的勤劳、善良、坚韧,好像从来到这世间的那一刻我们便学会了。但她又教会了我们许多其他农村家庭容易忽略的习惯。

“五一”回家,因为行程匆匆,住一宿就要回来,说好了第二天不烧早饭,母亲却在天不亮就起床准备好了早餐和几盆兰草。母亲笑着说,知道你们喜欢吃麻香粑,喜欢养兰草,所以之前每次去山上都是左肩上的袋子装挖的兰草,右肩的袋子装掐的麻香。母亲边笑边说,我的心里却酸酸的。长大了的我们,每日都是忙自己的工作和生活,何时在意过身在故乡的父母亲是否真的过得好,可对于母亲,儿女的幸福就是她的一切。

作者:潇潇

美文由 笔下文化 编辑,欢迎转载分享!:首页 > 赏·美文 » 【经典日志】母爱悠悠,我心悠悠

经典日志哦!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