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化

【散文精选】时光物语

时光物语

人的状态和心境,与时光,季节不无关系。春萌夏长,秋收冬藏。其内涵,不仅适于自然界,也适于人的心性。

一年里的十二个月,无论哪个月份,都是时光,季节不可或缺的链条。月与月,日与日衔接勾连,环环相扣,将一年时光循环往复,率性流淌。

天人合一,是中华传统文化的精华元素,源远流长。这,不仅是一种情怀,一种境界,同时涵盖了,人的生命境况,生活习惯,精神状态,情感流向,都与寰宇,时光,季节,月份息息相关。这不,生机勃勃的人间四月天,春风染绿了柳枝,吹红了花朵,也激活了我的心田。冥冥之中,有一双无形的翅膀,承载着我的思绪,在苍茫的时空里,无规则地漂流。

四月初的清明节,作为烟火人间的一个重要时间点,不仅是生命绽放华彩的时节,也是中华民族,以虔诚祭祀的仪式,扫墓祭祖,缅怀故人,生死对话;踏青郊游,亲和自然,回归人性的时节。

审视归去来兮,不能不感慨时间的威力。

时间一意孤行,将光阴,季节,月份携来流去,鲜活与衰亡无情转换,亦不留任何余地。

时间,让春风拥抱新泥;让万物茂盛欢歌;让无边落木萧然而下;让白雪皑皑天地寒彻;时间,让岁月与山水瞬间变了体态容颜;让生命与性灵猝然消逝无痕。

时间的气场,于不动声色之中,诞生新的生命与风物,又摧枯拉朽,不容分说地呼啸而去。其不可一世,无可匹敌,让人倍感卑微绵薄。

人活在时间里,时间也消耗着人的元气与所爱。

时间的流逝里,我,对一去不返的旧日时光,心生惆怅。此时此刻,不过转瞬而已,彼时彼刻,去者繁多。

令人悲怆的是,此时此刻与彼时彼刻,已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世界。

朝夕两重天,今宵依梦寒。

农历二月二十九,是父亲90周岁生日。往年的此时,母亲,兄弟姊妹及配偶,晚辈,还有若干亲属,欢天喜地为父亲庆生。今年的此时,我的老父亲,那个经常骑一台老式自行车,后座载着老伴,在辽阳市东京陵街巷,自如穿行的瘦削老头儿,再也不能作为主角,在场接受老伴、子女、孙辈及亲属的生日祝福了,也看不见亲人对他发自于心的灿然笑容了。

在凶悍的时间面前,我,只能无可奈何地承受旷日持久的心痛了。

那么,人,除了承受,就没有一点指望了吗?

究其实,人,任凭时间宰割的羔羊,也不是一无所能的。

任何事物,都有双面性。时间,也是如此。时间摧残人,也磨砺人。时间携来猝不及防的悲哀,也一点点淡化消减心伤。

人在痛失所爱,伤离别的凄然无助中,刀割般痛楚的心,如善于回味反思,会有幡然的顿悟与升华。

渺小的我们,拽不住时间流逝的缰绳,也拽不住亲人离去的身影,却能做到,在有限的,短暂的生之途,让每一个日子,有爱有暖,在给予与付出中,踏实,安妥地度过,珍爱,珍视,珍惜,珍存,一路的相遇与相知。

我们予以珍爱,珍视,珍惜,珍存的,不仅仅是亲人与友朋,贵人与知己的相遇与相知;不仅仅是人与人,生命与生命,灵魂与灵魂的相遇与相知;也有人与季节,人与月份,人与自然,人与环境,人与物质的相遇与相知。将其具体化,就是善于惜福,乐于付出。

惜福与付出,是人生的一种姿势,也是人生的一种品质。

毋庸置疑,我的生命与福祉,离不开祖先,父母,兄弟姊妹,老公,孩子,友朋,花草,阅读与写作的赐予和润泽。

现在的我,将对父亲的思念,对母亲的关怀,对老公的呵护,对大小孩子的疼爱,对兄弟姊妹的牵挂,对知己的追随,对书、文字、电脑与花草的不离不弃,对博园与小菜园的辛勤耕耘,视为应有的回馈与精神寄托,嵌入生命与性灵之中。

设若没有这些情愫支撑,自己真是一无所有,多么苍白空虚啊。

说到底,我的珍爱,珍视,珍惜,珍存,就是依托,与我生命不可分割的这些亲情至爱,在惜福与付出中,享受心安理得的深度快乐。

人,要活得好,须有担当。

随着岁月老去,负重的担当,也不是一成不变的,依年龄段次第缩小。宅家的我,一段时间以来,履行担当,就是对亲人友朋的施爱与送暖,对文学文字的学习与创作。宽容,慈悲,友善,谦和,亦是不变的求索。努力让自己愈来愈好,富有亲和力,是我对未来岁月的期许。

在我看来,一个人是有磁场的。其面目表情,心魂形态,言行举止,包括衣着,组成了独一无二的磁场。人在一呼一吸,一举一动之中,磁场的振波,不由分说地发出固有的信息。

文字发散的信息,不可小视。

一个人抒写的文字,是生命与心性磁场的信息外露。而这,也是双向的。你抒写什么样的文字,就有什么样的信息传递出去,必有什么样的信息,随之反弹回来。如兰似蕙的生命与心性磁场,抒写的文字,发散的信息,必有真善美的情愫。这个人也会经常与真善美相遇。即使面对一无是处的垃圾与浊水,也会与花开似锦,风景旖旎,灵犀有约。

中国的传统文化,无论是老子的无为之道,还是孔子的克己之礼,无不激人向上。 “慎终如怡,则无败事。”抑或“朝闻道,夕死可矣。”说的都是一个人,什么时候明白了做人之道,能够将之身体力行,都不晚。

知晓这些经典语录的内涵,我,不再纠缠过去的错误或愧疚,会迅速地将其翻页;即使被误解,也不争辩解释,自信满满的,在洒满阳光的路上,气定神闲地前行。

这样一来,虽有心痛,却不沉重;思绪活跃,并不迷乱;宽人严己,也不委屈。

如果一个人,与抱怨和责难自然疏离,习惯于反观自省,在日复一日的生活中,将惜福与付出,形成习惯使然,其心也明,其情亦真,其志则远矣。

长此以往,祥和清静,丰富单纯的沧桑童真,会常驻心胸。不期而至的豁达洒脱,促使人在老去的岁月里,越发坦然自若,爽朗飘逸起来。

常常的,无论身边有人无人,我都会不由自主地微笑。

不仅近在咫尺,相依相伴的老公、书籍、电脑和花草,经常看到我笑容满面;与我相隔甚远的母亲,五个大小孩儿(儿子、儿媳、孙女),就连刚过五周岁生日的孙女朵朵,也会感应到我透亮的欢笑。

我确信,祥和喜悦的生命气息,能给远方,血脉相连,今生最亲的人,无法取代的温暖和抚慰。

常常的,我在键盘独自起舞,沙沙敲字,内心有蓝波轻漾。

一个人在文字的城堡里,以梦为马,纵横驰骋,不亦快哉。

那么,我的笑容和文字,那些传递给寰宇,时光,自然,季节,月份,人们,生命,灵魂的信息,会有一丝乐感与禅意吗?

作者:黎燕

美文由 笔下文化 编辑,欢迎转载分享!:首页 > 赏·美文 » 【散文精选】时光物语

散文精选哦!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