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化

【美文摘抄】愿时光能缓,愿故人不散

愿时光能缓,愿故人不散

黄四娘家花满蹊,千朵万朵压枝低。留连戏蝶时时舞,自在娇莺恰恰啼。

春光明媚的日子里,诗人在江畔独步寻花,忽然发现农家小院的路径旁,一树一树的繁花开的正艳。柔韧的花枝旁生逸出,被密密匝匝的花朵压的低垂下来,几乎要盖住了整条小路。花丛中,有彩蝶在翩跹起舞,有娇莺在婉转啼鸣,好一派迷人的景象。

春意盎然,春风满座,没有人不喜欢春天的。尤其是冲破严冬桎梏的樊笼后,春天带给人的温暖和希望,更是许多人为之幸福的源泉。

最美人间四月天,许多人都这么说。春天那么美,可是真正任由我们驻足寻芳的日子却并不多。从乱花渐欲迷人眼,到乱红飞过秋千去,匆忙间,没几日,花说开就开罢了,仿佛一眨眼的功夫,春天就已老去,繁花落尽,绿满天下。

四季的轮回,多像是生命的轮回,宿命一样地存在。不管你愿不愿意,也不管你接不接受,不管你有多少条理由,也不管你如何去挽留,它都要老去,老在奔赴的路上,老在迟暮的途中,老在一厢情愿的等待与无休无止的相忘里,别无选择。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读到李商隐的这首诗《锦瑟》时,已是谷雨节气,窗外,啼血的杜鹃,正开的如火如荼。

谷雨,雨生百谷,万物生长,本是一个美好的时间段,可是行到这里,我们如此眷恋的春天,就要与我们挥手道别了,虽然牡丹依旧,国色天香,然而荼縻过后,隶属于春天的二十四番花信风,就只剩下最后一番楝花风信了。

南朝梁宗懔在《荆楚岁时记》中记载:“始梅花,终楝花,凡二十四番花信风。”也就是说,冬去春来,从小寒到谷雨的八气二十四候中,每一候都有一种代表这个花期最为准确的花朵,在春风的吹拉弹唱下,以花开的名义点到。等二十四番花信风吹完之后,引领我们走过整个花季的春天,就要随流水落花而去,取而代之的,将是以立夏为始的浓烈的夏天了。

“不是爱花即欲死,只恐花尽老相催。繁枝容易纷纷落,嫩蕊商量细细开。”不是不知道春天的稍纵即逝,只是实在迷恋于它的太过美好,才不舍得与它就此别过,才想要它走的慢些,再慢些。

春天里,每一朵花都是应了花季的邀约,满怀虔诚而来的,一生只为这一季。许多的花儿,怕错过了花期,就再也没有机会与春诉说,于是紧跟着风的脚步,赴死一般,蓬蓬勃勃地开,义无反顾地落。哪怕来的再晚,也不愿错过绽放,哪怕走的再急,也不愿将满腹柔情都付与断井颓垣。

那些藏在花心里的秘密,原本只属于花儿自己,不料却在赶赴的途中,被多情的春风解析,于是春天的信笺里,便落满了一行行耐人寻味的花语。纵然有些花语,注定曲高和寡,让人难以读懂,纵然有些情深,注定要被嘲弄,一半赋予了流水,一半随了风去,那又如何?

这世间,所有的柔肠百结,有朝一日都要化作一阵轻风,随时光烟消云散,而所有的愤懑惆怅,也都会在一次又一次的感怀伤悲之后,拼凑不出一个完整的答案。

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住在春天里,谁都有自己的欢喜与忧愁,我也想做一回风,走到哪里都能够遇见美好,走到哪里都可以看到花开,然后醉倒在一片锦绣里,途经着最美的盛放。可是我不是风,做不到挥洒自如,也等不来花团锦簇。

有人说风会记住一朵花的香,因为风在,花香就在。对此,我一直深信不疑。直到有一天,当我在花香氤氲的时光里倚风小息,准备记录一场春风与花蝶的相遇,突然发现,风在吹落了一地残红之后,毫无表情的冷漠眼神,我忽然明白,花与风的相遇,只不过是时间恰好的安排,至于风过之后的记得或记不得,那只是一个美丽的传说。

对于花来说,或许唯有尽情地绽放,方不负春天这一程热情的相邀。而对于解落三秋叶,能开二月花。过江千尺浪,入竹万竿斜的风来说,或许风过无痕,才最符合思维的逻辑。至于风到底有没有记住一朵花的香,那是风的事,而我,只怜惜那一地残留在记忆里的红。

开到荼縻花事了,尘烟过,知多少?

原本想要把春天,每一笔都写得灿烂,可是写着写着,就觉着莫名的伤悲。站在春深处,回望四月天,心里感觉空空的,那些美好,真是匆忙,想留也留不住。于是不敢多想,也不敢多问,更不敢知道,当花瓣离开花朵,香消在风起雨后,那片片残留的暗香,是否已瘦尽了一生的相思?

一生看花相思老。一生到底有多长,不知道。只记住了电影《霸王别姬》中程蝶衣对师哥段小楼说的这句话:“我这辈子,就是想当虞姬!”

这个把演戏当成了人生,全然不知人生如戏,戏却不是人生的人,这个坚定地以为,说好了的一辈子,哪怕差一年,一个月,一天,一个时辰都算不得一辈子的人,这个不疯魔不成活的人,穷尽一生的相思,只为与花同老。

虞姬是真虞姬,霸王却是假霸王。这是局外人的感慨,也是局内人的悲哀。很多人痛苦的根源,与蝶衣一样,入戏太深,自欺欺人!

荼縻不争春,寂寞开最晚。这几日,知道春要走,心里难过,有事没事的,常想起程蝶衣,眼前晃动的也全是头戴如意冠,身披围花黄铍,顶带巨型金锁,下着百折裙,虞姬造型的程蝶衣。这个入戏太深的蝶衣,这个被辜负太多的蝶衣,这个为戏一生,为爱一生的蝶衣,这个让我热泪盈眶的蝶衣,那一道凄迷的眼神,那一剑决然的自刎……

这个世界上,有些东西是可以被忽略的,有些东西却是万万辜负不得的,然而戏永远都是戏,戏唱完了,我们,还在红尘中。

水是眼波横,山是眉峰聚。欲问行人去那边?眉眼盈盈处。才始送春归,又送君归去。若到江南赶上春,千万和春住。

作者简介:婉约,本名:沈莉,浙江杭州人


美文由 笔下文化 编辑,欢迎转载分享!:首页 > 赏·美文 » 【美文摘抄】愿时光能缓,愿故人不散

美文摘抄哦!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