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化

【美文摘抄】抚以长琴醉今宵

抚以长琴醉今宵

弹一曲新词旧赋,倒一樽醇浆老酒,欲绝凡尘须勤醉,难慰平生醒不闻。

解忧需取杜康酒,抒情更借古筝琴,自古独酌多自醉,弦断不闻指先知。相思需取酒,既已无人诉离别,何患今宵枕桌眠,一曲曲,一幕幕,涌上心头的既不是醉意,亦不是那对过往的追悔,都言世情薄,芳尘一去才知此情厚,唯以忍泪贪杯,不乞尘缘依旧,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我猜那些所谓的无可替代,都只是一厢情愿所造成的结果,非醉而不能领悟,非醒而不能诉说,似醒似醉,仿佛身在梦中,人无千古醉,情无万年长,此憾譬如砒霜,却又不得不尝。

拂袖去,欲求洒脱又岂能踌躇,只盼化作琴音而走,三分醉意可忘往事前尘,恰似飞鸢,戏过清晨日暮,岁月慢,光阴长,难有几番轻狂画残阳,耳旁再无市井俚语,两眼不见三教九流,于琴音中忘我,于醉酒中痴狂,长琴如似我知己,金樽溢满从我心,若问酒醒何处去,天涯浪子无相倾。也罢,像我这般乐天之人,何须在意归宿何方。

仲夏之夜多好梦,蝉鸣蛙叫柳塘风,大概陶渊明笔下的桃花源也不过如此,不用刻意去找寻,这乡间秀色亦能使人留恋几分,童时的稻香,依旧不变的味道,切莫笑我纵酒高歌,也不问他人生几何,可知这一生多有蹉跎,全凭这般自娱自乐最能用来消遣,明月清风可为伴,酒困人乏倒影长,自打辞职还乡以来,还未如此逍遥快活,纵然岁月欺我年少,纵然世事多余纷扰,最后还不都是付笑谈中,成为回忆罢了。

莫道琴音不销魂,怎催闲人笑红尘,我虽是个多愁善感的人,却也不解时光的风情万种,醉留三分醒,是对自己的一份尊重。

作者:君懿

美文由 笔下文化 编辑,欢迎转载分享!:首页 > 赏·美文 » 【美文摘抄】抚以长琴醉今宵

美文摘抄哦!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