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化

【美文摘抄】时光恋情

时光恋情

时光一度悄如梦,犹有痴人长相思。

我想这应该是我第N次扯到关于时光的话题了。都说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可我竟然能够容忍自己这个坏习惯直到现在,真的很不容易呢。

一直以来,我总是喜欢思考和时间有关系的问题。而卧,也不厌其烦地写下一段又一段悲凉孤寂的文字来纪念那些在角落里逝去的时光。不知道我这么做是为了给自己辜负大好时光找理由还是别的什么原因。我承认自己是一个很懒惰的人,以前初中班主任曾说人生来就是有一种惰性的。我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的的确确被吓到了。

在某年某月的某个恍惚的瞬间,我发现自己真的已经无可救药地恋上了时光。无论是已经消失的还是正在进行的,我始终是包容以爱。正是这样的缘故,我才会每天陷入思维的漩涡去想那些令我头疼得想撞墙的玩意儿。人们都说习惯成自然,尽管我每天都和时光纠缠不休,却还是常常觉得自己的怪异思想与旁人格格不入。真是一件令人费解的事情。

杜拉斯说,十七岁开始苍老。现在扳着手指头一算,那么我今年就可以苍老了,连同我最亲爱的时光。其实我一直都很夸大地认为,人从一出生就开始苍老了,只不过表现出的形式不同。回顾我以前的青葱岁月,猜想我以后的未来时光,都是我对时光毅然决然离去的一种报复。然而在时光面前,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如此的软弱无力,就像小孩子的单纯天真面对成人的世故老练一般。

谁在记忆里永生,在时光里垂垂老去?

如果时光一去不再回来,那些用尽一生一世守候的人该怎么办呢。

郭敬明的《猜火车》里齐铭说过一句话:“也许年轻人是无论如何也不肯回忆的,喜欢回忆的人都已经老了。老得必须用回忆来祭奠一些东西,缅怀一些东西,埋葬一些东西。”如果这是真的,我就可以合理怀疑自己到底有多大年纪了。这是一个未解之谜吧,答案除了时间知道之外再无其他人了。但他也不会轻易告诉你,等你知道答案后,就真的已经是暮年了。

在经历那么多的波澜以后,我发现自己对时光的迷恋只是一种单相思。单相思是很辛苦很委屈的。这就像一场盛大的赌局,我用自己很有限的一生去赌个毫无可能性的结局,输定了。奇怪的是,我喜欢孤注一掷。

我用泛黄的纸页和稚嫩的面孔作为礼物送给我钟爱的时光,却没有得到时光的任何回应。徘徊再久,换来的只是我一厢情愿的悲伤。多情自古空余恨。

几千年前庄子就说过,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如果是这样,我就得很严肃很慎重地考虑一下要不要忘了那段时光,并且同它分道扬镳,然后再以十分超然的姿态继续走下去。但可笑的是,我想来想去发现选择权居然并不在我的手上。时光也在选择着是否将我遗忘或是埋葬在它的伤口深处。我记得谁说过,喜欢一个人只需要一个小时,爱上一个人需要一天时间,忘记一个人却要一生的时间。难道我就注定要花去自己的一生来忘记那些时光?我此刻想到了三思而后行这句古老的哲语。

我想,最好的方法还是结束这段时光恋情,不要再去想念它了。不如等到很年以后吧,等到那个时候再去细细回想,一定就变成了最亲切的怀念。

至于,我和我的时光以后会不会各自流落在海角天涯永难相见,这也很难说。

时光自是飞若絮,不似伊人长相忆。

作者:花卿如夏

美文由 笔下文化 编辑,欢迎转载分享!:首页 > 赏·美文 » 【美文摘抄】时光恋情

美文摘抄哦!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