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化

【美文摘抄】跨越千年的愁与美

跨越千年的愁与美

漫步中国古典文学的长廊,缕缕惆怅蔓上心头。文人们浮思杂念唱人生,留下些百感交集的文字,有着很强的传染性。每每细读,都仿佛回到了那个醉生梦死的年代。然而深深烙入我心的,不是别的,而单单是一个字,一个很重很重的字---情。

开辟鸿蒙,谁为情种?人世间总有太多太多的情,这些或深或浅的情唤起了一代又一代文人的愁怨。“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慨当以慷,忧思难忘,何以解忧,唯有杜康”,这是英雄慷慨的情怀。“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这是文豪豁达的情怀。沧桑巨变,斗转星移,年轻的心不再,却多了一份淡定,安逸。

人生,总是变幻无常,盛与衰,乐与悲,总是交替地运行着,这是万物发展的规律,可到了多愁善感的文人身上,竟许就多了些哀怨。“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昔日的玉台歌舞不再,幽静深远的庭院成了他唯一可以释放愁的地方,一片芳心千万绪,人间没个安排处。无奈。某个深秋月夜,他沉吟,“凭栏惆怅人谁会?不觉潸然泪眼低”。古人说,男人的眼泪为国而流,今人说,男人的眼泪为家而流。我想此时的李煜该是家与国的愁都交集在心头吧。

面对惨淡的人生,一个男人尚且如此的软弱,何况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然而在多少年后,李清照,以黄花般瘦弱的女儿之身,扛下了同样的苦与痛。

“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溪亭畅饮,这是少女无拘无束的天性。上天待她不薄,给了她一个完美的家庭背景,更赐予了她一个如意郎君。但丈夫却因公务常年外出,寂寞,女人心。“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灭了少女梦。仓皇南渡,丈夫离去,命运给她开了个玩笑。在染柳烟浓,吹梅笛怨的元宵佳节,谢了酒朋诗侣,独自守着窗儿,向帘儿底下,听人笑语。如此一个多愁善感的女子,怎能不叫人怜惜?

文人的一生总是坎坷的,他们不安于生命的定数却又无可奈何,对这个世界有太强的欲望却只有太弱的力量。唯有将这些深深浅浅的愁寄托于文字,化愁为美,跨越千年。每次品读这些钻心的文字,总不免有些感伤,或者感动,每次小小的感动,都斩断了潜藏在我内心深处的一段劣根,植入了新的情肠。千年百年,一样的文字,一样的愁。

物成空,情难了。

作者:花卿如夏

美文由 笔下文化 编辑,欢迎转载分享!:首页 > 赏·美文 » 【美文摘抄】跨越千年的愁与美

美文摘抄哦!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