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化

【美文摘抄】谈风说月只因痴

谈风说月只因痴

佛说,人有三毒:贪、嗔、痴。要是有人一生能免去这三毒,应该就能达到六根清净,超凡脱俗的境界了。试问这世间又有几人能真正解脱了的?想必我也是难逃此劫了,到底是中了“痴”这一毒,而且毒得不浅。

一直都钟情于古典的东西,古典的镜台、古典的木器、古典的楼阁,尤其是古典的情,大概就是这些癖好让我养成了好读浓词艳赋的习惯,而且几乎已经到了走火入魔的境界了。也许该有人在心底暗自笑我附庸风雅吧?其实我也搞不清楚自己到底在迷恋些什么,有时候甚至会拿着一首看不懂的词发呆,嘴里反复吟念着,却只晓得那是在谈风月。我始终无法猜懂词人们的心思,也不想去猜,因为每个人的情感都是不同的,况且写词作赋的大多是性情中人,我总不忍让这个随意的“猜”亵渎了他们的真性情。但我却总是自作多情地融入到角色里面去,等到曲终人散,才带着淡淡的忧伤,回来安慰这个现实中的我。没想到这“入乎其内,出乎其外”的道理竟让我在读词一事上卖弄了一番。有些时候,我觉得自己是多情的,因为我敬仰那些为爱而死的薄命女子;有些时候,我又觉得自己是无情的,因为我总是贪婪地享受每一场悲剧带来的撕心裂肺,肝肠寸断。我甚至希望看到那些以遗憾终结的爱情故事,只因那是中国爱情史上最古典的情,也是最古典的美。

我爱看唐宋时代那些才子与歌姬舞姬们的罗曼史,但我仅仅是爱那些为爱痴、为爱狂的贞烈女子,而恨那些衣冠楚楚的风流才子,他们总是仗着自己对那些风尘女子的“懂”来玩弄她们的“痴”。既然早已知道世事变化无常,为何还要许下海誓山盟,来毁灭一个个曾经潇洒的生命呢?你说她们自作自受吗?我却不以为然。这些想法单纯,唯真爱是图的小女人又怎么招架得住那些才情并茂,满腹经纶的成熟男人们的油嘴滑舌呢?说到底,让我心痛的不是杜十娘的怒,也不是霍小玉的恨,而是爱本身的被糟蹋。不变的承诺,永恒的誓言,也许当初错的,不是欺骗,而是相信。

多情的女子生来就是薄命,这好像已经成了一种共性了。我突然想起了《京华烟云》里的红玉,她是一个寄人篱下的女子,好在寄的不是别人,是她姨妈家,一个显赫的大家族。她爱看《红楼梦》,从她懂事开始,就与《红楼梦》形影不离了,她的言谈举止娇气可人,像极了林黛玉。她也爱她的表哥,爱得死去活来,但是那个接受了西方人文主义教育的男人讨厌像林黛玉这样娇滴滴,病怏怏的人。无奈父母早已为他们定下了婚约。她知道她的表哥深爱着另一个女人,她气得咳血。结局是,订婚当天,她写好了绝命书,然后纵情一跃,沉入了王府花园的池里。一肠痴情,终于付水东流了。看到这里,我顿时就义愤填膺,我气她愚蠢,她当真是把自己演成林黛玉了,要一死才能终结这场没有结果的爱情?但是她为的是一个不爱她的人,不值得!现在,我却觉得她是可敬的了。她比薛宝钗聪明,她用离开成全她爱的人的幸福;她比林黛玉坚强,她把眼泪永远地带走了。但是对于这样的结局,还是有点让人心碎的,难怪林语堂在最后会说“全书写罢泪涔涔”,太多的身不由己,太多的心不由己,单是在写红玉这一笔上,就下得够狠了。我现在觉得那些作小说的人大多是有点人格分裂的,总是喜欢塑造一些完美无瑕的形象,然后,亲手将他们一个个毁灭。这在郭敬明的小说里更是屡见不鲜了,恰好印证了鲁迅那个悲剧即美的毁灭的观点。

回到现实,突然觉得空虚了。可能我真的应该活在那个年代里,醉也逍遥,醒也逍遥。如果今生注定是一个沉迷风月的人,我也无怨了,只因这“痴”的毒中得太深太深。

作者:花卿如夏

美文由 笔下文化 编辑,欢迎转载分享!:首页 > 赏·美文 » 【美文摘抄】谈风说月只因痴

美文摘抄哦!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