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化

【美文摘抄】死党

死党

死党,就是一起去河沟里游泳,被爷爷插住院门,拿着藤条追打而哭着喊着连连告饶,并保证誓死不再游却趁着大人午休悄悄溜出,跑到水边鞋子一扔衣服一扔相顾哈哈一笑“扑通”钻入水中的人。

死党,就是一起逃课去看电影,还要趁乱浑水摸鱼不买票就潜进去的人。死党,就是上课一起玩闹被老师轰出罚站,却在走廊里挤眉弄眼相谈甚欢老师出来装模作样互打掩护的人。死党,就是因为打架差点被学校开除,自己也心灰意冷决计退学,而在背后推你一把并说“上吧,不上学咱们什么都不是”的人。

死党,一定是玩着尿泥一起长大的人,一定是相伴上过好多年学的人,一定是单位里厮磨过无数日子的人。然后,在漫长的岁月里,彼此被同化被感化,无论贫穷还是富贵,始终不离不弃的人。

死党,一起喝过酒,一起吹过牛,一起骂过不着调的上司,是见过彼此最大酒量,也见过酒喝到酩酊大醉而“出溜”钻到桌子底下的人。死党,是你走了错路走了歪路,当头棒喝,把你骂个狗血喷头而你还得乖乖听着的人。死党,就是一起臧否他人,是其是,非其非,不避讳,不遮掩,有什么说什么,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三观高度一致的人。

死党,是你有了困难,要跟他借钱,可以张口说“我需要多少多少钱,下午就给我送来,一刻也不要耽误”,对方准时屁颠屁颠抱着钱来还满嘴“够不够,够不够”的人。当然了,死党也是有了钱连夜也不愿隔马上气喘吁吁跑到对方家里,把钱放在桌上举酒开怀畅饮喝到相拥而泣的人。死党,是你富贵了远远地看着你,你落魄时才走到你面前说“没事没事,还有我”的人。死党,是愿雪中送炭而未必喜欢锦上添花的人。

死党,是能跟你聊到深夜的人。死党,是把深爱过某人而未果的秘密只告诉你的人。死党,是愿意把自己的愚事蠢事烦心事难以启齿的事向你倾诉的人。死党,就是无论他说出什么,知道你都能为他保守秘密的人。

死党,是三年五载不见一次面,见了依然如故,任何他人也无法超越此种亲密关系的人。死党,是能一拍即合,也能心有灵犀不谋而合的人。死党,是各自独立,却可以通过感应而合体的人。

死党,是心性相融灵魂契合的人。两个自私的人,不会是死党。两个刻薄的人,不会是死党。两个圆滑的人,不会是死党。两个睚眦必报的人,不会是死党。两个斤斤计较的人,不会是死党。死党,看起来是简单地结合,但结合起来不简单,他们对彼此很挑剔,也很苛刻,是差一点都无法走到一起的人。

死党,一定有共同的坚守,也一定有相似的憎恶。他们能说到一起,能做到一起,能玩在一起,只是因为他们在情趣、审美和追求方面高度一致。因利益而结合在一起,利益在的时候看似是死党,利益不在之后就会是死敌;因臭味相投而形影不离的人,聚不过一丘之貉,散则猢狲奔逸,都不能算真正意义上的死党。

历史上,“义不食周粟”的伯夷和叔齐是死党,“高山流水”的俞伯牙和钟子期是死党,“桃园三结义”的刘关张是死党。真正的死党,都响当当,他们像一首歌,在这个世界传唱。

文/马德

美文由 笔下文化 编辑,欢迎转载分享!:首页 > 赏·美文 » 【美文摘抄】死党

美文摘抄哦!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