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化

【散文精选】生如夏花

生如夏花

从来到人世间的那一刻起,每个人其实就像一张洁白无瑕的画布,至于会涂抹成素描或水墨画,完全取决于每个人后天的喜好和修为。生平不喜欢扎堆凑热闹,并非自命不凡,仅仅只是不喜欢而已,每个人兴趣爱好的差异,就决定了今后人生的格局,也许因为天性的使然吧,换个时下比较流行的说法,就是情商低,不善于玩弄权术。

于是,除了认真完成属于自己的本职工作而外,便喜欢一个人静静的,或码一码文字游戏,或听一听安静的音乐,或手挚一管竹笛,再不就一把破吉他,用音乐从指间抒发着自己内心的独白。有人说这世界上最可怕的是鬼魂,或者某种动物,而之于我,感觉上除了人而外,这世间就没有可以让我感到害怕的事了。

人到中年,经历了人生中太多该与不该的沧桑,感觉上人心才是这世界上所有生物中最残忍和最可怕的存在,上帝在造人的时候,也许觉得单一的世界太过枯燥无聊吧,所以才把人性塑造成一种善变的生命体,温柔时可以让坚冰顷刻之间融化崩塌,而残忍的时候,却能够同室操戈,甚至于手足相残,兵戎相向。

自有人类以来,有人的地方就一定会有利益纷争,有人的地方就一定会有肮脏的交易,人类社会无论有多么发达,精神文明建设如何高度的文明,可到头来,最不文明的却又总是人类自己,人作为一种生物的存在,永远都不可能摆脱生物界最基本也是最原始的生存法则,弱肉强食永远都是生物界永恒的生存定律,千百年来哪一个朝代都不可能做到和平共处,利益均衡。( 文章阅读网:

有时候,生活就像个无耻的无赖,当我们不得不融入到生活中来的时候,每个人都恨不能把自己修炼成孙悟空的样子,既要有一双火眼金睛,也得具备非凡的聪明才智,偏偏自己情商不高,难以具备那样的聪明才智,也没有一双洞悉一切的火眼金睛,所以,便只能“躲进小楼成一统,任尔东西南北风”了。

人生从坠入凡尘的那一刻起,我们谁都没有权利选择自己的命运,可我们却有权选择自己的爱好和兴趣,喜欢丹青的,生活就成了一幅水墨画或素描,喜欢创作的,生活就成了一串串精美的文字,而喜欢音乐的,生活就是一首首旋律优美动听的歌,或激昂欢快,如轻盈跳跃的脚步;或安静舒缓,如秋日蜿蜒流淌的小河,不急不躁,亦无大起大落的波澜壮阔。

生命许多时候其实是需要安静的,身处喧嚣不堪的尘世,心灵如同身上的物件一般,时间久了,便会沾染上一些尘埃,所以是需要净化和洗涤的,如若不加以清理,尘埃便会越积越厚,以至于灵魂不堪承受之重。一个人,可以没有财富,没有工作,甚至于没有朋友,但一定得有一颗纯净的灵魂,一个没有灵魂的人,即便富可敌国又如何?人生百年,弹指之间,大限之日的到来,一切都不过只是过眼云烟。而一颗纯净的灵魂,却能够让生命的精神得以延续,激励着下一个生命轮回的季节,即便岁月久远,依然可以恒久留香。

生命如同一树花开,每个人都想活成自己喜欢的样子,有人喜欢春天的娇艳,有人喜欢秋菊的高洁,也有人喜欢凌寒傲雪的腊梅。而生活却若满汉全席一般,酸、甜、苦、辣、咸,五味杂陈的样子才是生活本来的面目。只是不管生活用什么样的方式来对待我们,我们却更应如同池中的荷莲那般,于淤泥中长成自己的模样来,不受环境因素的影响,就那样于天光碧波中亭亭玉立,不骄不躁,不依不靠,不畏酷暑,亦不惧风暴,骄阳似火的炙烤时,给予世界一片绿色的清凉和超然脱俗的静雅。

即便秋日过后,满塘生命的翠绿只剩下一池枯萎的残枝败叶,而那深藏于泥土之下的故事,却又把生命的意义以另一种方式承献给这个世界,回馈给这个世界,生命的美不仅仅只是索取,更多的是于时光流转中付出那份不变的坚定与执着,正若那位雪域情郎一般:“你见,或者不见,我就在那里,不悲不喜。你念,或者不念我,情就在那里,不来不去……”!即使这世界从未把我们温柔以待,我们依然会把生命长成一树花开。

文/黄林刚

美文由 笔下文化 编辑,欢迎转载分享!:首页 > 赏·美文 » 【散文精选】生如夏花

散文精选哦!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