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化

【经典日志】知己天涯

知己天涯

导读:有段时间没有好好写文章了。大概一个月的时间吧。因为我骑行了一次,为期20天。从西安到成都,从成都再返回西安。途中所见所闻,感受颇多。可以写成一些文字,分享给大家。

知己天涯

——灵遁者

今天发了一个视频,视频内容是我在通江县买菜饼。我从西安骑行到通江,再骑行到四川成都。一个从未谋面,也不知道姓名的朋友给我发了一条微信,写道:“未见面的知己,到眉山看苏东坡哈。”

然后问:“你来不,好等你。”

我回道:“我已经返回西安。骑行了20天。前两天返回的。谢谢你。”

他让我想起了王勃的诗句:“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我从未一个人远行这么久。这20天是我活到现在,算是走的“最远”的一次吧。不是说西安到成都的距离“最远”,而是我好像一路看到了“很多很远很远之外的东西”

这位朋友还说:“我全程关注你了。寒溪追韩信的故事,一般人无法相信。我们都不相信。咋在不该涨水的时候就涨水了呢?”这是我在萧何追韩信处拍了一个照片,地址应该属于汉中境内了。

我虽然坐在家里了,但我感觉当时我也不是一个人在骑行。中国人都说汉语,都写汉字,祖国处处有亲人。我在问路,或者吃饭的时候有人会问我:“你从哪里过来?”我说我从西安过来。大多数人都会说:“你一个人撒?”我说是的。有人会说:“不可能吧。就骑这个踏板?”我说是的。还有人给我竖大拇指说:“你厉害。”

老人们常说“五里不同音,十里不同俗。”我这次真真体会到了。一路走,翻越秦岭过来,当地人的话我就听不懂了。听不懂我也竖起耳朵听。看到他们笑,我也很欢乐,觉得旅途的累瞬间就能缓解。

我原来也和各地的人打过交道,但大家都说普通话。可是当你深入到一个县和镇子,甚至一个村子的时候,你会发现用普通话交流是吃力的。当然年轻人都是没有问题,当他意识到你没有听清他在表达什么的时候,他会主动说普通话。

一个人的一生不会有很多知己的,因为一个人的精力和时间是有限的。就像今天这个朋友,我不知道他在哪里,叫什么。但我们进行了很愉快的对话。我也没有问他你在哪里,你叫什么。就像他说的:“只能在寻缘了。”

对的,一个人遇见一个人了,就是缘分。但不是每个人遇到的人都是你的知己。真正懂你的人不会多,甚至你自己也不了解自己。所以在同一个国度,同一种教育体系和文化背景下,遇到了能够温暖你的那个人,也可以称之为知己。知己是知道你需要什么的人,而你时时刻刻需要“温暖”。很多人虽然只谋面一次,但却终身难忘,称为“知己”也不算夸张。

就在这骑行的20天里,我感到了很多温暖。我说两个例子。一个是我从成都骑行到绵竹市的一个村子的时候,下起了大雨。我就把摩托停在一个农户家门口避雨。我说:“我避会雨。”一个阿姨直点头,给我拿了凳子。这家男主人问我从哪里来,我说:“从西安过来。”然后我就跟坐在门口的阿姨聊着。

雨下的大了,雨水开始穿透树叶,落到门前。这个时候,男主人从屋里拿出一把很大的伞,我以为他要出去。结果他走到树底下,用伞把我的摩托罩住了。然后走向我说:“你可以把包拿到这里来,不然淋湿了。”当然他说的是当地方言,我还不会形容,不过大意就是这样的。

我当时心里很暖,男主人看着瘦瘦的,还沉默寡言。因为我和他姐姐聊天的时候,他一句话也没有插。但他这个动作,对于我这个陌生人而言是无比细腻的。

还有一个事情,我也很感动。出了镇巴县走到一个镇子上的时候,摩托竟然熄火了。再也打不着了,可把我给急坏了。因为一旦摩托坏了,我肯定走不了。而且当地是无法维修的,肯定得运回西安或者临近的一个市里面才能修。

当时中午1点多,我草草吃了点饭。吃饭的时候,从老板处打听到前面100米就有一家修摩托的。我抱着试试的态度去修。果然师傅看了摩托说,打不着火很可能是传感器的问题,只能运回西安或者看镇巴县能不能修。他说了这话后,我开始犹豫了,不知道该怎么做选择。修摩托的是个魁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