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化

【美文摘抄】雨季不再来

雨季不再来

雨季年年依旧,只可惜十七岁那年的雨季却不再来,正如曾与我并肩同行过的故友你,一旦转身离去,便是各自陌路天涯,再无归期。夏天的雨年年都如期而至,只叹那青涩懵懂的韶光,终是一去不复返了。

幼时的我只爱晴天,最厌烦雨天。直到慢慢长大,方才真正爱上雨,更懂得享受雨天,乃至懂得每一场雨所来临的意义。虽是每一次雨总是不期而至,甚至总是猝不及防地将我淋湿,可我不曾有过半分的厌烦,只因我知晓,人生之路漫漫,不可能一路上只有晴天,而没有风霜雨雪。若一味的只有晴天,而没有雨水的洗礼,心灵的土地又该是何等的枯竭而贫瘠。

是从几时开始,结束了爱做梦的年纪;又是从几时开始,不再将悲喜溢于言表,而是深藏于心?十六岁那年的花季格外璀璨艳丽,你笑靥如花,而他阳光开朗犹如明媚的春光。

而十七岁的雨季烟雨迷蒙,少男少女的心中都早已产生朦胧的情愫,却总是欲言又止,为人处事总难免冲动鲁莽,而不计后果。只管追求心中所爱,或为追寻心中理想,而为此热情奔放,无所顾忌地往前冲,往前跑,纵一身是伤,也绝不气馁,绝不放弃。原来,这就是属于我们的青春,我们的十七岁。

有谁的青春不迷茫,又有谁的年少不轻狂?活力四射、热情奔放,也曾拥有一腔热血,也曾浴血奋战;也曾跌跌撞撞,也曾迷茫无助。多少次蜷缩在某个无人的角落,独自啜泣,又独自将苦水咽下,擦干眼角的泪花,不断在心里告诉自己∶一切大不了从头再来,我还年轻,我不怕失败,只怕误入歧途,只怕行差踏错,只要肯努力,总会有所成就的。

可那段令所有人都缅怀的青春岁月,究竟又去了何方?那年的雨季,又将谁与谁淋湿过?又曾有过多少人宁愿冒雨奔跑前行也不打伞。也有人并肩躲在屋檐下,两颗心互相碰撞擦出爱的火花,永远也忘不了那个下雨天。因而才有了无数的感叹∶“最美的不是下雨天,而是曾与你躲过雨的屋檐。”

或许时间如雨,我们都是在雨中行走的人,去承担人间的祸福,去和暴风雨奋战,学会了在雨中行走,更学会了独自一人去面对所有的离合悲喜,承受所有的苦痛。不再似年少时那般,桀骜不驯,肆意而行,诸多世事,都是三思而后行,立下种种计划,一步一个脚印,踏实稳重地往前行走。成长的意义,是学会承担,更是学会独自去面对。无论晴光雨日,都注定是一个人的旅程。

我自是喜爱雨的,喜欢赏雨,更爱听雨,尤其钟爱宋朝诗人蒋捷的《虞美人?听雨》∶“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

此听雨之过程,犹如人生三重境界:一是看山是山,看水是水;二是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三是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其实山一直都是原来的山,水一直都是初时明净的水,只是心境不同,所看到的风景就不同。

雨不是如此吗?无论是细雨霏霏、还是夏雨澎湃、又或是秋雨绵绵、冬雨沉寂,任凭四季如何轮回更替,每一场雨水的到来都自有它的安排与意义,它始终都是它。只是看者无意,听者却有心。故而才有了无数诗人笔下不同“性情”的雨,不同的听雨境界。

每一场雨水的到来,都自有它的安排,正如人间离合,自有定数。而我们这一生都是在雨中行走的人,有的人一路上寻觅可以躲避风雨的屋檐,有的人却为寻找到一柄属于自己的伞,而有的人却甘愿冒着大雨前行,同暴风雨奋战到底。其实无论是选择何种方式,只要努力朝前走,不回头、不放弃,终会迎来风停雨住,美好晴天。

眼下的雨,下了那么多日,却从未将我真正弄湿,是我心底的雨季,我自己弄湿了自己。可其实这样也好,无论处于何时何地,总会有一场雨水,一场甘霖下在我的心里,能消除我的焦躁不安,亦能冲刷走内心的尘埃。有了每一场雨水的洗礼,心灵才会愈发的纯净;正如被泪水浸泡过的笑容,才更加明媚而灿烂。

“莫听穿林打雨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料峭春寒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就让我,手执一柄属于自己的伞,带上一抹希望,乃至一腔热血,纵风雨再大也无所畏惧,一往直前。只管朝前走去,走到风停雨住,走到美好晴天。

作者:落梅拂雪


美文由 笔下文化 编辑,欢迎转载分享!:首页 > 赏·美文 » 【美文摘抄】雨季不再来

美文摘抄哦!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