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化

【散文精选】最忆是杭州

最忆是杭州

春花、秋月、夏荷、冬雪,杭州,是一个无论阴晴雨雪都不影响其气质的城市,无论早霞晚辉,都能变幻成景,尤其是杭州的春季和秋季,虽分属两个不同的版本,却有着相同高贵的气质,美丽如斯,精彩绝伦。

曾在杭州担任过刺史的白居易,在即将离任赴洛阳前夕,对眼前这片倾注过他无限深情的山水写下了“未能抛得杭州去,一半勾留是此湖”的心中眷恋。到了晚年时分,依然忘不了江南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又在洛阳寓所挥笔写下了着名的《忆江南三首》,其中有一首就是专门写给杭州的秋天的。

或者人的天性都如此吧,走过无数的路,阅过无数的风景,只有几处是留在心尖上的,对于企盼重逢的人来说,有些东西一旦入心便再难抹去,念念不忘终成必然。对于游历其中的人来说,走过的每一步都是在翻开崭新的一页,满满都是惊喜的味道。

“江南忆,最忆是杭州。山寺月中寻桂子,郡亭枕上看潮头。何日更重游?”

是啊,从浅秋香浓的桂花中走来,走到澎湃的江潮处,走过芙蓉倾城,芦花飞雪,走到红叶满地,银杏飘零,正如白居易《最忆是杭州》所描述的那样,比起花团锦簇的春天,杭州的秋天有更为高涨的热情,有更为耐读的成份,而更让人称绝的是,就算走到了季节的深深处,依然还有一枝残荷保留着绵延不绝的诗情,让你心生欢喜,慰你寂寞相思。

“竹坞无尘水槛清,相思迢递隔重城。秋阴不散霜飞晚,留得枯荷听雨声。”

李商隐的留得枯荷听雨声,被才貌双绝的林姑娘改成了留得残荷听雨声,便成了红楼深秋最有意境的一种存在,也成了黛玉心中最有意义的存在。虽然她说她不喜欢李义山,可是又有谁比她更懂得李义山,又有谁比她更懂得寂寞的滋味,又有谁比她更懂得借物抒怀的妙处呢?

叶落凋残之时,人心难免会染上轻愁,尤其是阶前听雨的日子。那淅淅沥沥的雨声,更像是弹在心间的琵琶,低眉信手续续弹,说尽心中无尽事。此时,那一塘风韵犹存的残荷,便是与自己促膝相交的友人,在凄凄风雨迷人目,别有幽愁暗恨生的暗夜里,给多愁善感之人带去多少文字以外的温柔启迪,抚慰过多少寂寞的灵魂。

有人说,生活在别处。其实,生活中不是缺少美,而是缺少发现美的眼睛。这个秋天,走在落满秋叶的小道上,看春天的花朵结成了秋天的果子,看青绿的叶子染上了秋天的风霜,当我再一次默念起白居易《江南忆》中最忆是杭州时,对罗丹之说,更深有感触了。

不得不承认,生活在杭州,秋天的美是耐人细细品味的,那么杭州的秋天,又是从哪一天开始的呢?

抛开季节历法,从气象学标准来定义,杭州真正入秋大多在九月下旬。此时,草丛中秋声已入佳境,梧桐更兼细雨的场景也屡见不鲜,等到连续五天的日平均气温低于二十二度时,杭州的秋天正式起步了。

几场秋雨,几度秋凉。时逢国庆、中秋前后,湿润的空气里便落满了桂花的香气。如果说杭州的春天是被歌舞和暖风熏醉的,那么杭州的秋天一定是被浓的化不开的桂花香拉开的,那浩浩荡荡的香啊,飘满整个杭州城,比春天的暖风,更熏醉游人。

说起浓的化不开的桂花香,不得不提灵隐寺,也就是白居易心心念念的山寺。灵隐寺早在宋代就是江南禅宗“五山”之一,清代更雄踞“东南之冠”,古籍有载:“杭州灵隐寺多桂。寺僧曰:此月中种也。至今中秋望夜,往往子堕,寺僧亦尝拾得”。因此灵隐寺的桂花相较于其它地方的桂花,要多一份禅意的芬芳。

“桂子月中落,天香云外飘。”此时许多人会不约而同闻香而来,在通往山寺的路上,循着桂花的踪迹,追逐禅意的芬芳。聪明如你,一定不难想象,在古朴幽静的山寺捡拾桂子,问禅悟道,或坐在小道边的石凳上,听钟鼓声声滤去心中烦恼,是何等明心见性的事,那么你就一定不难理解,为什么白居易会在离开杭州那么久之后,还如此心仪山寺的桂子。

桂花,清可绝尘,浓能远逸,是集绿化、香化、美化为一体的中国十大传统名花之一。作为杭州的市花,房前屋后,林荫小道旁都遍植此花,不论走到哪里,都可以见到它的倩影,闻到它的幽香,然而每到花开时节,虽花香满城,杭州人最惦记的,还是去满陇桂雨赏桂。

满觉陇,是江南三大赏桂胜地之一。南宋时,就有"桂,满觉陇独盛"的记载,到清代,满觉陇仍然是西湖赏桂的最佳胜景。又因桂花逢露水湿重,往往随风洒落,密如雨珠,人行桂树丛中,沐"雨"披香,别有一番意趣,故又称作"满陇桂雨"。

坐在桂花树下喝茶聊天,看桂花点点落进盛满龙井的杯盏里,看粒粒金黄落在自己的衣襟上,看密密雨珠落在你顺手去接的一刹那,那种身心愉悦的感觉油然而生,浪漫与惬意涌遍全身,那感觉,只有亲临过的人才有最真的体会。

对于桂农来说,桂花初盛时期,除了招徕顾客,闻香赏月外,更是收获桂花的好时节。一顶大纱帐,一根长竹竿、一面筛子,一只竹箩,便是收获桂花的工具了,人们通常会趁着清晨露水未干之时,背着竹竿去山上打桂花,因为沾了露水的桂花湿重,更容易脱落。

此时,若起个清早去满觉陇走走,随便走到哪一棵树下,都能看到桂花雨落的场景。那雨点一般密集而下的桂花,在竹竿轻轻的敲打声中,连同收获的喜悦,落在撑开的纱帐上,也落在打花人的心里。

当然,打桂花是桂农的专利,作为游人来说,多半是坐在沁人心脾的桂花树下喝茶聊天,打牌娱乐,或者是行走在公园的花径里,发呆远眺,任思绪远游。期间也有人禁不住花香袭人,会偷偷伸出手去折桂花,或者拿个布袋大把大把地撸桂花,或者拿一把小伞倒挂在枝桠上,摇动花枝来收桂花,这种损毁花木的行径,看似爱花,实则是极不可取,极令人反感的。

桂花花期短暂,盛放过后,花朵随风而落,尤其是被雨水和露水打湿后,花雨铺满一地,多少是有些令人伤感的。这诗意而又芬芳的花啊,不仅留住过整个秋天的味道,也印证过飞逝而去的时光,同时更将点滴记忆,以色香味形的方式保留,那沐雨披香的浪漫,怎能轻忘?

“八月十八潮,壮观天下无。鲲鹏水击三千里,组练长驱十万夫。”

杭州的秋天,除了桂花盛事,还有被誉为“天下奇观”的钱塘江大潮,正如白居易《忆江南》中所津津乐道的郡亭枕上看潮头,那排山倒海、声容俱壮的钱江潮涌,确实让人见之难忘,心潮澎湃。

钱江潮是世界三大涌潮之一,观赏钱塘秋潮,早在汉、魏、六朝时就已蔚然成风,至唐、宋时,此风更盛,传承至今,已经成为地方一种独特的文化习俗。

每年农历八月十八,受天体引力和地球自转的离心作用的影响,杭州湾典型的喇叭状海湾里,宽深的湾口一下子吞进大量海水,由于江面迅速收缩变浅,海潮易进难退,加上江底沉沙的阻挡和摩擦,前潮前行受阻,后潮急速推进,浪叠浪涌之下,潮水在江面迅速直立起一道三四米高的水墙,以万马奔腾之势逆江而上,奔涌向前。

“十字交叉潮”、“一线潮”、“回头潮”、“冲天潮”…不同的观潮点,潮景以不同的姿态呈现,潮水所到之处,惊涛拍岸,浪花四溅,潮声如雷贯耳,尤其是遇到海塘、丁坝之类的阻挡物时,潮水更是势不可挡,以雷霆万钧之力爬坎过堤,翻江倒海,让人瞬间明了什么叫波澜壮阔,什么叫惊心动魄。

千百年来,钱江潮一线横江,气势磅礴,以雄伟雄奇的壮丽景观,吸引了千千万万观潮人。

乾隆皇帝六下江南,曾四次到海宁盐官观潮,白居易、李白、苏东坡等历代文人墨客也都折服于钱江潮涌,留下了千余首咏潮诗词。孙中山、毛泽东等一代伟人以及许许多多党和国家领导人也都一睹过钱潮胜景。

如今,钱江潮已不只是一个让人叹为观止的观景符号,它已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抒发着弄潮儿英勇无畏、搏击风浪的豪迈气概,成为了生生不息的时代精神,催人奋进。

作为拥江发展的主阵地,杭州已从“西湖时代”全面迈入“钱塘江时代”。钱塘江两岸风起云涌,一座座高楼拔地而起,开发区、高新产业在此云集。G20峰会、亚运会,一个个国际性会议在此召开,昔日苍凉的滩涂,已投身到时代改革的最前沿。

弄潮儿向涛头立,手把红旗旗不湿。

我一直在想,如果时光能够穿越千年,那个伟大的现实主义诗人白居易再一次回到他心中最忆的杭州,站在浪奔浪涌的钱江两岸,看弄潮儿手把红旗,独立涛头,引领着时代的浪潮高歌猛进,或者行走在这座创新活力之城,生态文明之都,有着最具幸福感城市美誉的街头,端起一碗溢满清香的桂花酒,又会作何感想呢,或者,又会写出怎样流芳于世的千古绝唱呢?

作者/婉约

美文由 笔下文化 编辑,欢迎转载分享!:首页 > 赏·美文 » 【散文精选】最忆是杭州

散文精选哦!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