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化

【散文精选】风文笔素,笺信一书

风文笔素,笺信一书

指染喧嚣,温情愫。风文笔素,笺信一书。纸短情长,不躁扪声,是不是,有多少的刻骨铭心,就会有多少撕心裂肺;有多少流年忘返,就会有多少逐宕失返。一一题记

假如爱存在着天意,我们又是否还会错过?假如爱有天意,又是否可信姻缘,在这世上。

最为遥远的距离,许是,不是什么,明知真爱无敌,无法与之披靡,而是我们仍然却只愿,装作毫不在意,若无其事。常言道“缘分”,既天注定,一旦错过,那即便是一辈子了。

谁人与你立黄昏?又还有谁人,会问你粥可温?脉脉情深。将万事藏于心而不表于情,将千言匿于魂,而学会不表于口,纵使众矢之的、若市门庭、众口铄金、景象楸构,勿忘始终。词中缱绻,有心有意。均匀章法,不偏不倚。

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没付出,何来回报。没有辛勤园丁的呵护,何来遍地开花的山花烂漫,百花齐放,璀璨而又夺目?!前人种树,后人乘凉,莫忘吃水挖井人;粒粒皆辛苦,莫忘盘中餐。德字难写,须福泽,恩字难记,须牢记。

梦里红楼、净度心阅、耳听八方,眼观六路,赋诗一首《好了歌》,清代,作者,曹雪芹清:世人都晓神仙好,惟有功名忘不了;古今将相在何方,荒冢一堆草没了。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金银忘不了;终朝只恨聚无多,及到多时眼闭了。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姣妻忘不了;君生日日说恩情,君死又随人去了。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儿孙忘不了;痴心父母古来多,孝顺儿孙谁见了。

谁见了?!该出手时,何须沉溺于音色美食,乱了心跳、又乱了你、正当芳华绝代年,顾天风姿,秀雅脱俗。秀外慧中,才貌双全。不等黄花菜凉歇,趁双亲健在,父慈子孝,就算用你那臂膀的柔弱,与声音的温柔。

旋一柱,思华年。非报效无以恩师,非明志无以还巾,谁说女子不如男?“谁说女子非英物”无才便是德。四德三从,自赏孤芳,若“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便,出自:老子今本《道德经》第五章。

一律一信一孝悌,一音一符一春晖。寸草心谁言,手中慈母线。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就算用你那笛韵复古,琴音瑟瑟,犹抱琵琶善先行,以一颗纯净的心,瀚月苍穹。空灵淡雅,质朴无邪。

曲夜有语,听一段过往澄清,经心静心,暗暗盎盎,弹而忘忧。悦人悦己,涤荡境外。一世一生一双人,举杯望、明月邀、你那,似是山涧慧智的风、奔放自由、舒畅透明。仁者爱人,若可,便请携一抹浅笑,于静好时光里的淡淡,独辟一方浩渺,大刀阔斧,无极无界。素延传统。代代相传,心意至高。万道来归,墨涅染。可好?艺人。

作者:清风


美文由 笔下文化 编辑,欢迎转载分享!:首页 > 赏·美文 » 【散文精选】风文笔素,笺信一书

散文精选哦!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