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化

【美文摘抄】梦醒人间看微雨,江山还是旧温柔

梦醒人间看微雨,江山还是旧温柔

深夜静谧,临笺思量,百里山河回转,相识过客渐远。秋风起,寒意升,烟雨锁城,不知何时湿了黛瓦,老了青砖。前路杳杳,余生漫漫,尝遍苦涩,终有回甘。一场微雨湿帘,梦醒人间,宿醉江山。

记得苏轼的词里那句:“但屈指西风几时来,却不道流年暗中偷换。”夜间执笔临帖,当写到第三十二帘,便搁笔去沏一盏茶。在一首熟悉的曲子中,落几份遐想,半醒半醉。人的一生是百里山河,来往无数过客;亦是数载春秋,满目流转星辰。万物沉浮,归去来兮,繁华深处,可是人间归途?

四年前我走在长江边上,折取一缕柳枝,植于滨江。身前是顾盼绥步的故人,身后是云霞凋色的余晖。而今只身一人他乡流转,故人却已辞别人间,坟没蒹葭。从前觉得生死离自己是那么的遥远,当其突然出现在自己身边,又是那么的猝不及防。人终究会离散于时间的尽头,但是我不会忘记在这条路上那些温暖的岁月。未来的某一天如果你的朋友对你说:“怎么感觉你越来越来冷漠了。”你可能觉得自己成长了,其实不是。真正的成长应该是无论世界怎么变化,我对它越来越温柔。

都说诗人多愁,一语泪双流;都说戏子多秋,一处情深旧。我本闲庭散人,他乡求学,眉挑烟火过一生可否?曾行迹于雪域高原,一顾艽野尘踪。只是一望青山长相待,不是故人踏雪来。曾驻足南桥街头,红尘客摩肩接踵,只是归人辞过客,秋风难掩留。曾执笔千年古樟树下,许余生一诺,只是风雨染墨,与君难以再聚首。你我沉浮一生,行迹数载,走了那么远,一定很累吧。故友相辞,此去经年,一定很想念吧。只愿淤泥染夏荷,秋叶堆离散,举杯当月饮,凉风扫酒凋,冬又逢故人。还记得唐温如的满船清梦满眼星河吗?还记得李白的月光赵师秀的灯花吗?山有峰顶,海有彼岸,漫漫长路,终有回转。终有一天你会踏上那条归家的青石路,旧雪烹茶相与留客,闲庭共赏三分月色。

都说往事如烟,可我记忆犹新。我将曾经推杯换盏的友藏于撰写的文,子夜执卷,消减孤单。我将难以忘怀的情谊,藏于缭缭远去的笛音,黄昏玉,如斯释怀。寻常日子里自有清欢可寻,一如冯唐《可以不可求的事》里所述:“后海有树的院子,夏代有工的玉,此时此刻的云,二十来岁的你。”我们能说服别人最好的方式,就是坚持在原来一直在做的事上。若如素日用心去听一首歌,用心去看一本书,甚至用心去爱一个人。将每一件至简的事都反复用心的去做,找到那份难得的温暖,珍藏一生。

儿时喜欢抱着一本破旧的读者杂志闲,独坐于密雨斜倾的窗边。而今习惯沏一盏含烟氤氲的茶,执笔于微风挑帘的案前。幸得风雨如故,江山温柔,盛世长安,与君共鉴。

作者:南风解愠


美文由 笔下文化 编辑,欢迎转载分享!:首页 > 赏·美文 » 【美文摘抄】梦醒人间看微雨,江山还是旧温柔

美文摘抄哦!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