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化

【美文摘抄】要的就是一个自在

要的就是一个自在

古人追求隐居生活,闲云野鹤,要的就是一个自在。

深山茅屋,桌上粗茶,屋外有竹有菊,然后是一琴一箫,然后是漫卷诗书。从地理坐标到心灵坐标,入世亦是出世。

这种自在,是一个人的自由。头顶是诗书的光辉,心底有先圣的丘壑,以去世俗化来自我边缘化。他们远离喧嚣,就是希望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

事实上,如果没有头顶上信仰和道德的星光照耀,人是很难听命于谁,或臣服于什么的。

这不是不服谁的问题,而是谁也不愿意服。

本质上,人都喜欢绝对的自由。我不去管谁,最好谁也别管着我。看起来,这是在追求自由,其实是在实现自我。

以我为尊的人,必然会以邻为壑。

这样的人,标榜自由,实则自私。自私,是自由的大敌。狭隘,并不会让一个人获得完全意义上的解脱。

真理之下,也会有乌合之众。

他们的最大特点,不是谁的对就听谁的,而是谁有用才听谁的,谁管着自己才听谁的。

实际上,他们并不在乎对与错。他们笃信,有用就是对,有权就是真理。

这是一群无是无非的人。他们极好管,又极难管,极爱说理,又极不说理,会一拥而上,也会一哄而散,容易脑袋发热,更懂得明哲保身。

他们兢兢业业,也浑浑噩噩,活到了平庸,却觉不出自我的昏庸。他们渴求诗和远方,但诗在远方,远方还在远方——千里万里,不过是风景地,而非心灵的原乡。

也许每个人都是乌合之众。狮子在自由的版图上奔跑,多少人,都是风雪中的羔羊。

必须看到这样的博大和宽广:有的人,自己这里惠风和畅,也希望别人一样沐浴在煦暖的春光里。他们遵从规则、制度和法令,是一种内心的规范。他们约束自我,是希望惠及他人,而不是扰及他人。

真正的自由,是让彼此舒服,是让每一个生命互相尊重,并获得各自的尊严感。

爱自由的人,从自我出发走向无我。因此,它是反功利主义的。这样的人,除了有良知,还有一颗热爱世界的心。

从这个意义上讲,看热闹的人,冷眼旁观者,不会是爱自由的人。他们要自由,不过是希望自己这里自在,并且,他人不影响到自己的自在。

每个人都可以是别人的老师,只是因为,谁都喜欢居高临下。

道德,是一块最容易站得上去的高地。在这块高地上,你可以跟着别人一起指手画脚。指责别人,不是因为自己做得好,而是总看不惯别人做不好。

其实,以道德绑架人本身,一点也不道德。

不能深切地理解别人,就一定不能深刻地省视自己。所以,理解不了别人的时候,也要原谅别人不理解你。人世的好多事都是这样的,你拿出冷漠,收到的是对等的冷漠,你拿出宽恕,得到的是双倍的宽恕。

自由不是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批评的自由,有时候,只会让别人不自由。何不走向另一种境地:不去批评,给彼此自由。约束自己,自会激越出庄重感,而放开别人,必将回荡着清正的力量。

不为人师没有那么难,谙透人世的艰辛和不易,就会心生许多敬畏。

自由不是想去哪儿就去哪儿,而是每条路于你都是畅通的,每扇门于你都是敞开的。岁月翻遍,册页写满公平和正义。

然后,你珍惜这一切,却从不僭越。

有自由的世界,还得有无数秉持自由精神的人。

他们深深懂得:想拥有光明的世界,必须要先从自己这一角亮起。也许,会看到黑暗,会触碰到肮脏和丑恶,但依旧心怀热烈。

然后,知行合一,始终不渝。

作者:马德

美文由 笔下文化 编辑,欢迎转载分享!:首页 > 赏·美文 » 【美文摘抄】要的就是一个自在

美文摘抄哦!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