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化

【美文摘抄】在薄情的世界里深情地活着

在薄情的世界里深情地活着

时光把一些东西放大,又把一些东西缩小。放大的是光阴中的悲欣交集,缩小的是少年时见过的那些具体的人或者物。

最美的时间、人、场、物都有定数、天意,如琥珀的形成,如卤水点豆腐,刷就凝固了。就那一时,就那一刻了。

在年少的时候,总是会喜欢一个人,无论这个人好与坏,无论与这个人相聚或离散。总会有这样的一个人——他印证了你的青春,你一回头,他霸占了你的青春,但却越来越模糊。随着年龄的增长,你发现你爱上的不是他,而是自己那永远不可再来的青春。他的在与不在,只能证明你的青春里有过爱情,或者不是爱情,是你一个人对于青春的长相思。

每一个出色的女子,都曾在感情路上磕磕绊绊。在每次飞蛾扑火里烧成过灰烬,转而春风吹又生,爱情让内心丰盈的女子更丰盈,而让无力承受的人迅速枯萎。

缘分尽了,感情再深也是陌路。我们像野草、野花一样活着,不是人们想象中的小资、文艺、优雅,我们都能吃苦,担得起风雨,也享得了彩虹,这是一个人的精神强度与内核。它是岁月所赠,并无多少意味。

往事不断被提及,偶尔有伤疤展示,很快云淡风轻。都是深一脚、浅一脚往前走的人,那些波澜壮阔与逼仄疼痛都同时属于我们。耽美于每个黄昏、清晨、器物的女子,活得像一株清丽的植物,内心里充满热爱。甚至,热爱生活中每一个刹那。

女子一旦有了英气,便会显现出格外与众不同的格局,那格局便是胸怀、情义、气场。这人生,也便是肃阔壮美、深丽洒然。

人早早晚晚会活成一块枯木。与江山无猜、与天地无猜、与时间无猜。没有计较了,没有风声鹤唳了,也没有花红柳绿了。只活成这有了风骨的枯木,心寂寂,身寂寂,但断然有了空间与时间的绝世风姿,端然于田野上,或者立于永定河两岸,任雨打风吹,千年风雨。

茶为嘉木,能成为茶人,心中必有一段春风、一朵清淡之莲、一截阔气豁朗,那浓烈、放肆、鲁莽之人,哪里能称为茶人呢?没有一份澄澈的清丽,也绝非一个好茶人。

受过伤的果树会结出更甜蜜的果实,被砍过的香蕉林会结出更多的香蕉,而人心饱经挫折则更贪恋人世间的美与好,格外的珍惜与珍重。

把自己活成一种方式,活得没有时间和年龄,这是最美的修为。与光阴化干戈为玉帛,把光阴的荒凉和苍老做成一朵花别在衣襟上。

自渡彼岸,以光阴为楫,任风吹,任雪来,很多光阴,你必须一个人。以为过不来的万水千山,一定过得来。

我们穷尽一生,不过是走向内心的幽兰——走到了,推门进去,看到自己内心里,那浩瀚的、温暖的故乡。


美文由 笔下文化 编辑,欢迎转载分享!:首页 > 赏·美文 » 【美文摘抄】在薄情的世界里深情地活着

美文摘抄哦!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