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化

【经典美文】邂逅

邂逅

是偶然间走进一个小山村的。

正是秋深时节,山上的红叶如火一般,山坡上的柿子像极了红色的小灯笼。只有满坡的草,已然枯黄。

一条小路,隐隐约约,在草丛和树林间曲折延伸。我们一行几人,背着背包,拿着手杖,穿行在丛林间。

一次很普通的户外活动。

路是早就探好的,虽然难走,但是两边的景致让我们留恋。一切都是自然的样子,横斜的树枝,没过膝盖的茅草,深得看不到底的树林,更有一丛丛黄得耀眼的野菊,那份舒展的美丽,让心里的感动也一点一点拉长。

不知什么时候,天开始淅淅沥沥地下起了小雨,路面开始变得湿滑起来。于是,我们临时改变路线,顺着一条看起来宽一些的路向前走去。

转过一个山角,一个小小的村庄出现在前面的山坳里。薄薄的雾,在树梢上弥漫着,房子散落在高高低低的坡上,如同一些随意撒落的石子。远远望去,在灰蒙蒙的天的背景上,倒像是一笔水墨洇晕开来。

已是午饭时分,房顶上有淡淡的炊烟,和雨雾融在一起,在微微的风里慢慢飘散。

柴禾的味道,还有饭的味道,引我们走进了村边的一户人家。

石头墙,灰瓦的屋顶,二间房子坐落在坡上一处平坦地方。院墙有半人高,粗的细的树枝编的大门,很随便地靠在门口。几只鸡在墙上走来走去,见到有人来,扑愣扑愣跳到院里去了。

有人对着屋里喊:“家里有人吗?”

半掩的门,“吱扭”一声开了,一个老人走了出来,紧随身后,又出来一个老嫲嫲。

老人说,爬山的吧?这个天,路不好走。

领队和老人说话,隔着矮墙,一里一外。

我站在一边,心里似是被什么触动了一下。这样的情形,有时出现在文字里,质朴得让人动容。

老人穿着一件黒色的薄袄,头发白了,说起话来,山羊胡子一翘一翘的。

想起了爷爷当年的样子,爷爷的胡子也是这样,经常惹的我家小孩子趴在身上捋来捋去。

爷爷每每乐呵呵地骂:“打你个熊孩子。”

老嫲嫲说:“快进来吧,喝点热水。怎么还站在个边说个没完没了了?”

老人说:“对了,对了,快进来。屋子小,别嫌弃。”

屋子真的很小,没有后窗,黒乎乎的。虽是开了灯,但我还是过了一段时间才适应过来。

没有什么像样的家具,里边靠墙是一盘土炕,炕上铺着一层人靠革,被褥很整齐地叠放在墙跟。一张旧式的方桌,桌上的东西有些凌乱,一些瓶瓶罐罐之类,墙上还贴着几张旧挂历。

老人放倒一张小桌,拿出来几个玻璃杯,又拿过来几个小板凳,招呼我们坐下。

老嫲嫲在院里的一个草棚子底下,点上了火,咕哒咕哒地拉着风箱。还是老式的锅台,老式的风箱。老妇说,人多,大锅烧水快。

有人过去帮忙,有人帮着清扫院子。

雨早就不下了,天还阴着,树叶上不时还有水点落下来。

闲聊中。知道了老人家里的一些事情。

老人已经七十八岁,老伴也七十六了。有儿有女,有孙子,有孙女。孩子们都进了城,他们两人还留在老家。

老人指着墙上的一个镜框,给我们看,大人孩子笑得开心,很是幸福的一家人。

像我知道的一样,老人过不惯城里的生活,不愿意跟着孩子们。有时候去,住不了几天就回来。

老人说,他们都忙,我去,也干不了什么,待在那里难受,哪如在家里自在。

村外的山坡上,有一点地。老人说,每年自己会种一些谷子、地瓜,秋天收了,就给孩子们留着。

“这些东西养人。”老人说。

“屋后还种了几棵南瓜,长得很大,又面又甜。每到熟了,就叫他们回来拿。有事回不来,就给他们留着。”

“平时反正也没有什么事,干点活,还能活动活动筋骨。庄户人,不干活,心里不踏实。”

“没事时,邻居家里串串门,自在。”

“养了几只鸡,下的蛋,够吃。孩子回来,就让他们带回去。自家鸡下的蛋,比城里商店里买的好。”

很为老人的开朗和质朴感动。

院子里老嫲嫲的风箱还在咕哒咕哒地响,透过屋门看出去,那个衰老的身影,在淡墨的天光下,映着红红的柴火,让人心里温暖。

本来心里有些烦躁,才跟着出来散散心。日子如同外面的雨,丝丝缕缕,单薄成不堪回首。许多的过往,有时像想擦去一滴落在脸上的雨水那样,不留一点痕迹。可是那清凉的感觉,早已经渗到心里,无法躲藏。

简单的小屋、小院,咕哒咕哒的风箱、锅里翻滚着的水汽,还有淡淡的炊烟、和善的老人 ,在心里慢慢凝成了一幅画,画的名字油然而出——暖。

想起看到过的一句话:借一缕他人的阳光,温暖自己的心。

于是,心里长满的云雾,在袅袅的烟里,折叠成一笺清瘦的诗词,缓缓展天在小院里。

抬起头,看看天,开始晴了,云淡得如一片白纱。一只公鸡站在墙头,拉长了声音——喔喔——喔——

邂逅了最平常的生活场景,却懂得了一个最深刻的道理,生活原本内蕴浓厚,个中道理又总在最浅淡处。心在,情就在;情在,心就暖;心暖,哪一个日子也有滋有味。


美文由 笔下文化 编辑,欢迎转载分享!:首页 > 赏·美文 » 【经典美文】邂逅

经典美文哦!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