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化

【经典美文】遇见路边的一棵菊

遇见路边的一棵菊

一棵菊,长在路边的树荫下,有些孤零零的。紫色的花瓣,短短的,每一片都努力地伸展开,几点黄色的花蕊,成了很好的点缀。

染了秋霜的树叶,或红,或黄,或紫,在渐凉的风里完成最后一次优雅的展示,然后层层叠叠地堆在它的旁边,似乎专为渲染它的孤独寂寥。

它没有开在谁家的篱边,也无缘被人移进花盆,或栽在庭院。瑟瑟的风,吹过并不大的花冠,没有作半点停留。没有蜂,也没有蝶,一抹淡淡的黄,在寥落的路边有些突兀。

秋日的一朵黄花,让人赏心悦目,只是风中孤零的身影让人生出许多的怜惜,也容易牵惹许多的相思。“故乡篱下菊,今日几花开”,“多少天涯未归客,尽借篱落看秋风”,一抹凉意心头婉转,南去的雁,北来的云,带不来家园花信,惆怅花径,一袭长衣掩瘦影。

最早喜欢菊花,还是课本上学过的诗歌带来的影响。东篱采菊,本就是儒雅风气,更有南山淡影,悠然入的胸怀,翩然陶家君子,清静境界,不染尘埃,留给后人无限向往。东篱把酒,却是另一番伤心景象,又兼黄昏冷清,西风卷帘,黄花瘦似人面,惹出昔日才女许多眉头心头无法抹去的愁绪。也有豪放之士,怜惜菊花开于飒飒西风中,发誓若为青帝,自当让其与桃花同开。当年叱咤风云的农民将领,也有一番怜悯情怀,借一支冷菊,抒写凌云之志。“露湿秋香满池岸,由来不羡瓦松高”“宁可枝头抱香死,何曾吹落北风中”,菊之情怀,被诗人赋予了更多内涵。

菊讨人喜欢,实是造化神秀,萧瑟秋风,落木无边,曾经枝头争艳的花儿早已不见了踪影,唯有凌寒而开的菊,独领此时风骚。看惯了世间繁华的双眼,哪里经得起满目苍凉,这遍地的黄花,聊可慰藉,便成寄托情怀的载体。“秋丛绕舍似陶家,遍绕篱边日渐斜。不是花中偏爱菊,此花开尽更无花。”同样爱菊的元稹毫不遮掩,菊惹人爱,并不在于它无意与百花争春的谦退与淡泊,而在于它开后无花,在于它萧瑟深秋独斗风霜的风姿。

无意学古人风雅,实是家中别的花已经开过,只剩几棵绿叶植物,显得有些冷清。选购几盆菊花,顿觉热闹了许多。硕大的花,如牡丹,似绣球,雍容华贵,还有淡淡的药香。纯白的颜色,清奇不俗,翩然如仙子。还有一种黄色的,细细长长的的花瓣,如炸开的烟花,花瓣尖处弯转,如倒挂的金钩。

午后的阳光,透过落地的窗户,照在盛开的花上。恍然间,似是有盛装的女子轻轻起舞。一杯茶氤氲着温暖的气息,几句诗随着光影跳跃。

忽然觉得,这盆中的花,虽然美丽优雅,但总归少了灵气,如同浓妆的女子,尽显妩媚,却少了清新可人。又想起那支路边的野菊,更多一股精气神。

菊本隐逸君子,适宜开在山野中,清风、和露,洗去铅华,成就飘逸脱俗姿态。园里的花,迎合了人的好恶,沾染了俗世的尘埃,多出了几许妖娆。就算是陶家篱边,也难免尘世烟火,哪有野畔溪边那般明净。

菊,还是那菊,心不是那心,心生万境,又与菊何干。且放任一番自由,莫把菊拘于庭院,真正的爱和喜,是蓝天白云下的偶然相遇。

喜欢路边的一支野菊,实是尊重一个自然的生命,感动于油然而生的一种心境。


美文由 笔下文化 编辑,欢迎转载分享!:首页 > 赏·美文 » 【经典美文】遇见路边的一棵菊

经典美文额!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