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化

【美文摘抄】不觉流云过千山,月盈梁前少年返

不觉流云过千山,月盈梁前少年返

人生一世,草木一春,来如风雨,去似秋尘。江海游不尽,星河无可渡。回首万里,故人渐离,负上一身月华,冉冉而去。你说世间何物最易催少年老,半是心中积霜,半是人影杳。

儿时仰星光,举手若能摘;于今七尺身,天高不可及。闲暇时候回看《武林外传》,吕秀才说:“一辈子很短,如白驹过隙,转瞬即逝。可这种心情很长,如高山大川,绵延不绝。”直至现在才渐渐的对这段话有更深的理解。往事再美好,都有尘封的时候。没有人能在苍穹下划过一道永不磨灭的痕迹。流云过千山,本就是一场转瞬即逝的梦幻。

二十年前我在外婆家不足一百平米的小庭院里蹦,朝采芍药,夕扑流萤。渴了便用外公的军用搪瓷杯子在水缸里搅合,饿了便悄悄的去刚围的火堆里掏小土豆。只觉世界美好,如梦似幻。二十年后我辗转于各个不同的城市之间,或他乡求学,或异地取职。只觉山河隐晦,杯酒难欢。若如《海上钢琴师》里的那句话:“绵延的城市应有尽有,却唯独没有尽头。”前尘隔海,古屋不再,纵如今万般思量,也只攒得眉间千度。

记得海子说过:“夜晚我用呼吸,点燃星辰。”心随境转是凡夫,境随心转是圣贤。我啊,既非凡夫亦非圣贤,落于芸芸之中,被平庸磨炼,锻造属于自己的惊鸿。《大明宫词》里写到:“长安细雨,沐浴着太平;大明宫景,多少宿命,世事沉浮,无常无情。”既然世事无常,又何不自己执笔自己的宿命。权且斟酒三杯,对月问尔为何不醉;权且拂袖遥指,对风问尔为何不退。九州寒月阻挡不了李白涉访名山大川的脚步,塞北飞雪淹没不了苏武执旄护汉的气节。一个人的惊鸿绽放于人间烟火之中,足以比拟星光,流转千载。

而今,我于疏窗执笔,听一场深街老巷的雨,写一段心事红墙,道一阙明月秋窗。往后余生,闲时点检寻常,心趋心之所向,可以无悔矣。

渐近年关,尘世的烟火气息也渐渐的浓了起来。返乡的游子遍布归途,辞别的过客涉舟而去。在每个人的记忆里或许都有着这样的场景: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抑或是:去时花如雪,来时雪如花。昔日离去的少年,人海几度沉浮,心中已然积满了风霜。那种历经天崩地裂之后的云淡风轻不言于表。

回想起几年前一个人回家,拎着大包小包的行李。在金陵城的那条小巷子里,一眼便看到了那家熟悉的店面。父亲劬劳的身影在店里穿梭忙碌着,银丝染鬓的母亲在人群中激动的向我拥来,不知不觉便湿了眼眶。凛冬之中,也只有这一种亲情的温暖可以贯穿全身,抵抗整个冬天的寒冷,抵抗在外所受的一切委屈。

世间尘,尘间事,七情有度量,七苦有人尝。流云过千山,飞雪落庭前。又是年关月盈梁,脚印落小巷,灯下孑影归来,还是少年郎。

作者:南风解愠


美文由 笔下文化 编辑,欢迎转载分享!:首页 > 赏·美文 » 【美文摘抄】不觉流云过千山,月盈梁前少年返

美文摘抄哦!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