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化

【美文摘抄】谁来轻扣我今生的门扉

谁来轻扣我今生的门扉

年轻的时候,我们都同样的敢爱敢恨,嫉恶如仇。也曾意气风发,仗剑天涯,只带上一壶酒、一把剑、一腔热血,便出门闯荡。但曾经的年少轻狂,傲慢不羁,到了如今皆被光阴削减,学会了收敛沉稳,含蓄淡然。曾经对着滔滔不尽的山河许下美丽的誓言,固执地以为爱如隔山海,山海皆可平。如今百味皆尝,历经风霜洗礼,方知山海皆可平,难平是人心。

年轻的我们,都同样做过美丽的梦,也曾有过一段纯真无暇的无果恋情,有过一段迷茫的岁月,在激情的年岁里,有人渴望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有人渴望闯出自己的一片天,但在此期间,都同样免不了磕磕绊绊。

每个人也曾有过一段所谓的“叛逆期”,看似离经叛道,桀骜不驯,实则我们一边试图反抗着世俗的摆弄,一边渴望着有人能闯进自己的心房,渴望有人能理解自己的真实想法和内心所需。渴望能有一人,从万水千山走来,能与你促膝长谈,也能与你同甘共苦,也许是知心解意的好友,也许是你曾偷偷暗恋过的某人。

为此一次次地奔跑,一次次地追逐,却又总是适得其反,到最后才明白原来我们始终都无法改变这个世界,只能先从改变自己开始。

在这人世间,我们的心犹如一间紧紧锁住的大门,在这扇大门的背后,藏着不为人知的暗伤,也藏着一处那最阴暗最潮湿的角落,始终不为人知晓。只是有的人生性豁达开朗,将其所有的悲伤苦痛都深埋心底;而有的人含蓄深沉,无论或喜或悲,在你看来一切都是不动声色,云淡风轻。而我我自是欣赏那些隐忍的人,可以在万象风云面前做到波澜不惊,淡定从容。

在这扇紧紧锁住的大门背后,住着另一个自己,那是连我们自己都不曾轻易触碰到的。你寻访千里,也许为的就只是那一把合适的钥匙,可以让你敞开心扉,可以安放你漂泊不定的灵魂,可以如候鸟归巢,得到一方心灵的归宿。

但很多时候,我们找到的那把钥匙,要么尺寸过大,要么尺寸过小,倘若只是随便敷衍,若用力过猛要闯入心门,换来的也只是两败俱伤。所以,我们只能一边遗弃那些不合适的钥匙,一边选择将真心与情意埋藏于心,等待对的人出现,找到那把开启心门的钥匙。

有人说,人与人之间的成见,就如同一座大山,一旦堆积到了无法抵达的顶点,即便你翻山越岭,也无法将其拨弄开来。这段距离,也许是别人对你的冷嘲热讽;也许是外界流传开来的流言蜚语;又或者,只是你不懂得与人相处,而将自己画地为牢,禁锢其中。

但在我看来,虽然这个世界总说“没有规矩不成方圆”,但很多时候,现实的种种磨难告诉我们,不必格格都入,你也不必讨好所有人。你不喜欢我,我也不喜欢你,但也不必记恨彼此,保持一定的距离,做好自己,将自己所做之事,所擅长之事,做到极致,便已是足矣。

人的一生,犹如万里河山,来往无数过客。有人给山河添色,有人使日月无光,有人该他江流,塑他梁骨,然火限到时,不过立在山巅,江河回望。而人与人之间那段若即若离的距离,我亦可以将寂寞舞成春秋,将孤独当做最丰盈的精神食粮,将众人欢闹的时间换作独处时的清欢,只为成就更好的自己。

张爱玲说:“海底月是天上月,眼前人是心上人。”而我想说,不是所有人都能在恰好的年岁里遇到与自己情投意合之人,纵然遇见了,他也未必能给予你如意的爱情。倘若爱而不得,得而又失,不如将此失去,当做一种必然。能弃便弃了吧,有缘自会相逢,无缘自当离散。

在寂静的夜里,若扪心自问:“往后余生,谁会来轻扣我今生的门扉,能让我有所依靠?”你不妨大胆且自信地告诉另一个住在心底的自己,“别怕,对的人一定会出现,只是时间早晚而已。那把钥匙,一定会在合适的时间里,将你的心门开启,让你为他敞开心扉。所以,别再为此而担忧了,好吗?”

作者:落梅拂雪

美文由 笔下文化 编辑,欢迎转载分享!:首页 > 赏·美文 » 【美文摘抄】谁来轻扣我今生的门扉

美文摘抄哦!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