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化

【美文摘抄】清寂古巷,秋梦夜长

清寂古巷,秋梦夜长

清寂幽风,温柔的穿过长巷,落了一地秋色。暗灰的细雨遮盖着一帘镇落的炊烟,倾城了凉雨。几声花音,依窗相偎,泛起夕阳西下的红韵,洒在古巷角落。一页页故事、一段段情缘,随长萧落月的漫悠声,从窗缝里飘零。轻拂着一墙的爬山虎、直垂木架的紫藤花,散发着盈香阵阵。

梦,落在秋夜,冰冷着清寂不尽的石巷。染湿露,漂寒凉。从廊桥环绕的丝音中,缀落秋梦里的零零碎碎笔划,稀释着暮色苍翠的缥缈落落。过尽千帆,红尘遍埃。经世的夜梦中,寥落了无言泛青石板路,遣散遗落的风月苍苍。

不醒的秋梦,夜长古巷。

月下,告别着梦的清醒,用短笛忧伤的一曲曾经,飘过黄灯下寂冷的薄云,送走了昨夜。无言的长路上,松开了温暖的手,落下了眸光里情,哒哒的声响里沉重着未来的无知,飘渺着年轮中无望的远方。

屋檐下冉冉升起的炊烟,卷着曾经的腊月寒雪,在一串串白梅盛开的冬日中,飞雪着朵朵冰冷的花。一扇冷冷的窗挤进了寒陌,吹灭了那圈微黄光韵的烛火,清寂了一卷白纸上所有笔划。几笔残落,几行淡墨,模糊了前世今生的过往。

总说无法割舍的是真情,无法抹去的是刻骨铭心。往事的千般柔情,被恶风吹瘦。过去的万般妩媚,被毒雨湿透。曾经的柔肠百转被冰封在冷冽的冬天,掩盖了真情的现在。点石山水成峰,敲窗醒月吟诗。一壶酒,醉头醉心醉了日月,星稀疏,冷窗冷灯冷了房梁。

总说过去吧,总说放下吧,哪有那么容易。一块石头在怀里时间长了都会捂热,指尖烛火都可以泡开一壶凉水。终归是舍不得的爱,也终归是留不住的情。只能轻轻的挥挥手,送一程祝福,暖一程明媚,照一程黑夜,告别着曾经有点冷的季节。

不是不懂爱,是爱过知道酒太浓。也不是不深情,是曾经的情太深。也许是不合适,也许是很无奈。一杯流年里,清欢苦涩,一壶淡泊中,云淡风轻。

没有不开的花,也没有不落的叶。石桥上的倩影渐渐模糊,青花下的离索会慢慢落去。记忆总会忘却,那支横笛还会响起。执笔着一片明日的霞光,照在桥上、留在水里,在烟雨的小镇上温柔的流淌。

清寂着古巷,一枕秋夜梦长……

作者:点线面

美文由 笔下文化 编辑,欢迎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