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化

【美文摘抄】凌晨雨声

凌晨雨声

最近总是忙忙碌碌,却也没有见着忙出了什么名堂,虽然有心想留些许文字,以芳此行,却很无奈,也很无力。

好不容易偷得一刻闲暇,静静地躺在旧木床上。凌晨的窗外,天还没有亮,雨声淅淅沥沥地,没完没了,把我从梦中唤醒,我揉了揉惺忪的睡眼,聆听老天飘来的柔和动听的小曲。

我最喜欢在静夜听雨了,很久没有好好享受这样的闲暇情致了,虽然今年很多雨。外面,太阳能电灯温柔的光线穿透漆黑的夜,穿透我的薄窗帘,映出窗帘简简单单的纹路,显得那样和谐与安然。

此时的我,什么也不用想,把自己完全置身于这份难得的闲暇与静谧之中,我忽的感觉全身轻松,少去了平日里喜怒哀乐和雍容繁杂,倒是增添了几分雅致,诗意了周生,仿佛此时的我已经不再是我,而是窗外的雨了。

我打开昏黄的灯,拾起桌上的老书,静静地翻阅,那泛黄的书页透着书香,跃动着古老的故事。

许久,我站起来掀开窗帘,朝着窗外眺望,夜色,将外面的山野遮蔽得严严实实的,我看不清这雨究竟是急是缓,只能凭它的声音来判断,只听到淅淅沥沥的雨打在了不同的地方,发出不一样的声音。

“刷刷刷”,那是雨落屋檐的绵长,软了檐前灯光;“砰砰砰”,那是雨打芭蕉的声音,带着几分轻软;“叮叮叮”,那是雨打窗棂的清响,轻抚着听雨人的心肠。

雨声不断,随着风变化,忽而飘飘洒洒,忽而急急匆匆,如变幻的音律那般动听。我微微闭上双眼,心田霎时间更加澄澈起来,思绪如脱缰的野马一样飞奔。

我感觉这夏夜的落雨是不一般的,它是带着温度和感情来的。我忽然想到古人对雨的感悟,有杜牧梦想中烟雨迷蒙的江南;有“夜阑卧听风飞雨,铁马冰河入梦来”的回味;有“雨中黄叶树,灯下白头人”的幽怨;有“卧听疏雨梧桐,雨余淡月朦胧。”的多情,有“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的遐想。

雨丝总能牵动人们的情思,叩响人们情感的门扉,把人带入更深的意境。雨声,激发了孟浩然“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的感怀;激起贺铸的“空床卧听南窗雨,谁复挑灯夜补衣”的哀思;摇曳着李清照的“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怜惜。

不管是青荷,还是芭蕉,不管是雨落青檐,还是秉烛夜听,诗人们都把雨入了心,把心入了雨,把雨融入了诗,把诗汇成了雨,用雨寄着内心的喜悦,载着离别的相思,唱着人生的豪情,演着境遇的跌宕。

倚窗听雨,雨声如歌,思绪如雨,心声如雨。旧书里文字的清香,带着我与古人秉烛夜谈,谈山川的灵秀,悯人生遭遇,感世态炎凉,倾尘世情愁……

我不得而知,在这个雨夜里,会不会滴落忧伤,会不会欣喜若狂,会不会迷茫前路……我只想把尘世的喧嚣与浮躁置之度外,静静地回归真实,将过往执念伴着空灵的雨滴,缓缓的地释放,轻轻地落下。

作者:陌上迟归人

美文由 笔下文化 编辑,欢迎转载分享!:首页 > 赏·美文 » 【美文摘抄】凌晨雨声

美文摘抄哦!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