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化

【美文摘抄】山河走雪,浮生未歇

山河走雪,浮生未歇

寒灯一点静相照,风雪敲窗冬夜长。执笔写月,弦月无声圆又缺;执笔拟风,风惹兰焰燃复灭。流光一瞬,华表千年。那些看似不起波澜的日复一日里,藏着感动的故事,藏着生活的美。时光易逝,烟花易冷,山河走雪,浮生未歇。

听着毛不易的歌,想起他曾经说的那句:“你要允许一些人,有安静的青春。”若如有时候读书读到某个恍惚的时刻,会不知不觉的走进回忆里,见到许久未曾谋面的故友,回到十多年前的那个小山村。若如在公交站台听一首歌,听得入迷时错过了一辆又一辆公交车。若如独自一人走在大雨滂沱的小巷子里,走下桥的那一刻,回望身后朦胧之间逡寻某个熟悉的身影。

人年轻的时候,莫不希望这一生寄于琴棋书画诗酒花,只是很多时候却只能囿于柴米油盐酱醋茶。

这个世界除了朝九晚五的工作,还有很多人要加班到深夜。同一栋大楼里,有人家庭相聚和睦举杯同庆,也有人一人孤守点着烟在阳台发呆。所谓人生,千姿百态。富了有人讨论,穷了有人点检。岁月没有给谁才华,生命没有给谁胜利。那些恩恩怨怨,对对错错,真真假假,不过是一点执念而已,谁先放下,谁才是赢家。

很喜欢《德卡先生的信箱》里的那段话:“我本身是一个小格局的人,常着眼于眼前的烦心事和快乐事,一日三餐和父母健康。但我同样希望世界温柔,有些很好很好的人不应该受委屈。”

我所理解的温柔并不是那种言谈的温婉,行为的优雅,而是一些善良的人在历经种种磨难和委屈之后,用那颗受伤的内心去温暖和保护另一些人,让他不再经历自己经历过的种种。这份血淋淋的体贴我们称之为温柔。没有谁是天生温柔的人,都是在岁月中被一点点的打磨,一点点的蜕变。此后岁月但长,此情一往,寂静喧嚣,繁华简朴皆在自己一念之间。

望着窗外密雨斜侵,落叶纷繁,我开始怀念起一场雪来。千百年来诗人们赋予了雪很多美丽的名字。是范仲淹《依韵和提太傅嘉雪》里的寒英,是李贺《十二月乐辞》里的琼芳,亦是苏轼《小饮清虚堂示王定国》里的玉沙。

在苏州园林里曾邂逅过一场雪,黛瓦青墙,唐砖宋瓦,在雪的点缀下,是一副过目难忘的水墨画。在金陵小巷里曾邂逅过一场雪,去时花如雪,来时雪如花,雪掩门扉处,是游子数载归来的家。在布达拉宫曾邂逅过一场雪,经筒流转,梵音叠唱,耳边萦绕的是仓央嘉措转山转水转佛塔的情诗情话。

雪是一场浪漫,点缀着这落落人间。千百年前,人们相聚亭下,烹茶煮酒,赏雪景赋雪诗,堆雪人拟雪画。借着彼此的温暖融化肩头的白雪,呢喃私语也好,临歧饮饯也罢,皆在这雪中,皆融入这雪画。

千般寂静,踏雪无痕,只那一缕梅的暗香,牵动着无数人的身影。

是郑谷“离人南去肠应断,片片随鞭过楚桥”的别影;是华岳“梢波面月遥影,花落樽前酒带香。”的寻觅;亦是陆凯“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支春”的寄怀。

手握残杯,与月对饮。欲取琴瑟,梅雪知音。他乡过客,年末终究回到故乡的门前。那惹满铜绿的青锁,终于打开层层的思念。我与旧事归于尽,来年依旧迎花开。

作者:南风解愠

美文由 笔下文化 编辑,欢迎转载分享!:首页 > 赏·美文 » 【美文摘抄】山河走雪,浮生未歇

美文摘抄哦!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