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化

【美文摘抄】辞旧迎新去,一春还尽更一春

辞旧迎新去,一春还尽更一春.jpg

一个人离开的脚步,总是落在故乡那条,崎岖的小路,它就站在那儿,迎接着四面八方的来客,也在送别着属于它的子女。

唯有在别离之际,你才能真正体会到被故乡放逐的滋味,它让你清楚的知道。鸡鸣声处,云雾缭绕的小村庄,被贫困和山野围绕的村寨,它可以入你恬静的梦乡,足以安慰那颗伤痕累累的心。

我是一个恋旧的人,但凡历经我生命的每一个人,我都会收敛在内心深处。故乡,对于我而言,更像是一个难以忘却的故人,它没有闪亮的霓虹灯,亦没有一寸可以盛放我寂寞的土壤。

然而,我始终坚信,一个人的灵魂,从离开村落的瞬间开始,就注定了漂泊流浪,不论外面的灯火多么耀眼,不论外面的味道多么诱人。故乡,是唯一能够容纳一个人脆弱灵魂的地方。

回到隔了一年之久的故乡,心中处处是说不出的感慨。覆岁匆匆,365天的时间,看似稍瞬既逝,实则艰难无比。它足以让一个呱呱坠地的婴儿,成为牙牙学语的儿童,万物凋零,百草枯荣,一切都在无意中悄然变了模样。

离开时村寨的模样依旧,回来后的村庄依然。

面对这片被风渲染成荒凉的寨子,一切都是那么亲切,一切又得变得那么陌生。

一年前,我也满怀雄心壮志离开,一年后回来,好像也与从前没有多少区别。

然而,一个人活着,哪怕最简单的活着,都会不由自主的思考,一个人的脚步,落在哪儿,方才不辜负这仅有的一生。

回望这短暂而又漫长的一年,对于生命和生活,更多的学会了珍惜,而不是活在过往的失去中苦苦挣扎,进而不能自拔。

父母辛苦一年,养大了两头猪,家里的旧家具也换了几样,屋内暗淡的墙壁,被父亲重新刷了白,唯独厨房里面的火塘和母亲热水的热壶,沾满了厚厚的灰,以待我回来刷洗干净。父亲还是习惯性喝二两酒,母亲则是絮絮叨叨的叮嘱我的终身大事。以前总觉得他们唠叨,不够睿智,现今哪怕是听他们说着最普通的八卦,也觉得无比幸福。

三十而立,我已走到了二十九岁的路上,从前看不顺眼的事情,以前听不懂的话,都可以认真的倾听。不是明白了人情世故,而是深知世间事,除了父母与爱着的人的健康,一切与之相比,都显得微不足道。

临近除夕,陆续有在外的游子回了家。有的收获满满,有的不尽如人意,可是不论过往的一年过得如何,都会如约回到这个生养了他们躯体,安放了他们灵魂的故乡。

父母断断续续的询问,你妹妹什么时候回来,她在外面过得怎么样。其实,这么多年以后,父母对于我反而没有那么重视。他们知道他们的儿子脸皮厚,一张嘴能说,也断然不会吃亏。

唯独对于小妹,有着执着的溺爱,总是提心吊胆,一天不念叨几次,我反而也觉得不自在。

母亲早已备好了,让我带去我谋生的地方的特产。我知道,那是一个母亲对于子女一份沉甸甸的爱和牵挂,她总觉得你离开了她们的怀抱,哪怕你在外面锦衣玉食,她也觉得你过得不好。

母亲,拖着一身的疾病,养了十多只鸭,她的意识里最怕让子女为难,所以哪怕到了被病痛折磨得夜不能寐的时候,也依旧不忘关心远方异乡的子女,生活是否过得稳当。

除夕夜,照例完成了杀猪饭的事宜,父亲由于高兴,多喝了几杯,早早躺着去了。我和母亲,则坐在火塘边,唠叨生活的琐事。

记忆里,母亲弄的酥肉很香,今年也不例外,酥肉还没来不得出油锅,就被嘴馋的我,吃了几块,往往被烫得飞起,可依旧忍不住去尝试,那是一年中,最幸福的时刻了。

家的味道,始终贯穿着我的记忆,也一直在我的故事中流淌。

人过二十好几,心中的执念也慢慢消失了,以前总觉得非要努力的去证明什么,现如今往往羡慕那些平平淡淡的幸福。

父母尚在,妻儿在侧,也许对于普通的自我而言,该是最简单而又奢侈的梦了。

长辈的叮咛,父母的催促,慢慢成了生活的一部分。我特别能理解他们的顾虑,每个人都要历经那么一段漫长的过程。

父母的子女,别人的老公,孩子的父亲。那是一份自几千年来,流淌在中国人意识里的责任和追求。

我在这条路上,追寻了好几年,至今依旧孑然一身,今后也必将为这样的目标而继续奋斗。

窗外响起了献祖的爆竹声,等响过了这隆隆的鞭炮,一年也就有惊无险的过去了。

明天起来,太阳和所有遇见的人,他们都带着笑脸。一年伊始,是希望,是向往。

小时候,大年初一的时光最快乐的。我们几个小伙伴,邀约着挨家挨户的要鞭炮,东家一串,西家一包,总可以收获满当当的一袋。也舍不得多放,一次就一头,夹在老屋前门裂开的梁上,远远的拿着爷爷的点火绳,怕跑得不及时,被炸伤。

要鞭炮的传统依旧还在,可是他们却早已找不到可以炸的牛粪了,也算是失去了过年的一大趣事。

远方,近处,那些不小心走散的人,希望今夜的烟火,能够温润每一个日落黄昏的寂寥;那些还没遇见的人,希望在来时的路上,别忘记带上你的笑容。

你一笑,天就蓝了,水就清了,草木变得大慈大悲,每一次擦肩而过的错过,都是为了和你在人海茫茫的明天,邂逅一场淋漓尽致的人间情缘。

庚子鼠年已走,辛丑小牛已来。明天,太阳和月亮,都在起来和落下的瞬间,交织在一起,成了远方温柔的,美好的理想。

作者:扎西次仁绛秋

美文由 笔下文化 编辑,欢迎转载分享!:首页 > 赏·美文 » 【美文摘抄】辞旧迎新去,一春还尽更一春

美文摘抄哦!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