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化

【散文精选】楹联红褪年入梦,时有微凉不是风

楹联红褪年入梦,时有微凉不是风

秋月照人,春风过我,夏蝉鸣耳,冬雪盈肩。四季流转,变的是风是雨是圆缺无常的婵娟,不变的是离愁是闺怨是千里之外的思念。旧时楹联残褪,年关入梦,星河已非昨夜,山河依旧从容。

时常有过这样恍惚的时刻:一个人千里迢迢背井离乡,下了火车正是子夜,看到整个城市万家灯火的一瞬间,分不清自己是归人还是过客。或许是时间太长,走过云烟岁月的蹉跎不再喧嚣,看过半生风景的旖旎学会沉默。

我用我的执着点燃记忆里年关的烟火,等待着炊烟缭缭从青瓦房子里缓缓地升起。新的楹联攀上门梁,零星的爆竹声在小巷子里绽放。总角嬉戏随着风车奔跑,鹤颜展眉难掩嘴角微笑。每个人都在这人间烟火气中努力的寻找着自己的身影,若如陆游《除夜雪》中:“半盏屠苏犹未举,灯前小草写桃符。”若如文征明《拜年》里:“不求见面惟通谒,名纸朝来满敝庐。”亦或是李慈铭《临江仙》中“翠柏红梅围小坐,蜡鹅花下烛如银。”

万家灯火,每一盏灯下都有着不同的故事。有人残影相伴闲敲棋子落灯花,也有人风雪独立柴门听犬吠。最终一年的相聚正如王小波曾经说过的那样:“他们开始吃喝,谈笑,度过这漫漫长夜,当户外梨花飞舞,雪光如昼时,人不想沉沉地睡去,这种感觉古今无不同。”

或许你也曾走过很多地方,饱览名山大川,而记忆里的故乡,并没有江南水韵的风光,也没有塞北艽野的壮阔,只是那一座座小山依旧深深的屹立在你的心头,若如“轻舟过万重,青山依旧在。”

人的前半生走的都是离家的路。从小学到初中,从高中到大学,从大学再到社会,亦是从村落到乡镇,从乡镇到县城,从一个省再到另一个省。慢慢地愈走愈远,偶尔停下脚步才发觉,别来最苦,度岁茫茫。抿一口清酒,掬一月光,梦里回乡,或物是人非,或山水朗朗,只道一句:“风尘仆仆,别来无恙。”

我很少去探索生命中长远的意义,或许每个人曾想象过自己有一场电影般波澜壮阔的人生,可是人生最曼妙的风景,或许是平淡生活中的那些从容和恬静。

还记得屯溪古镇结识的好友,我们彻夜长谈,临别却没有问询对方真实的名字。还记得布达拉宫前为那个小女孩拍的一张照片,至今仍存在我的空间,每一次看见那高原红的小脸蛋,嘴角便会不自觉的泛起微笑。还记得毕业晚会结束后那晚,很多人哭成了一团,而我只是淡淡依靠墙角的一端。

在医院急症室外经历过很多个夜晚,也曾幻想过这个世界只剩下自己一个人的孤单,后来就不那么怕了。分别也会难过,只是挥手的时候,不再落泪,而是回以淡淡的微笑。因为最好的相遇,不问过往;最好的别离,不问归期。

这短短的一年里,我固执地辞去了家人眼中“铁饭碗”的工作,我不务正业,弹琴,练字,吹笛,学着各种网课。我用自己的所有去赌一个不知结局的未来。我不知道自己会不会输,但我清楚的知道自己不后悔。

花随风落,雨伴云晴,雪伴月消。过客匆匆,归期难定。这一生路过的风景,经历过的往事,无须做过多的说明,放在心间就好。偶尔回想起,有春风拂面的温暖,有叩人心扉的感动,已然十分难得。

静静地倚靠在窗户旁边看大街上车水马龙,看月光下树影斑驳,听帘外晚风漫漫。沏一盏茶喝到内心微熏,回想楹联残褪的旧年,时有微凉感触却非源于晚风掸眉,而是内心的恬静安宁。

惟愿案前不眠的你,梦里亦能点燃一盏酥油灯,照亮自己的前世今生。

作者:南风解愠

美文由 笔下文化 编辑,欢迎转载分享!:首页 > 赏·美文 » 【散文精选】楹联红褪年入梦,时有微凉不是风

散文精选哦!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