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化

【经典美文】你知道你这样有多丑吗?

你知道你这样有多丑吗?

我刚刚开始工作的时候,有次去找一个时尚自媒体人谈合作,才刚刚坐下,就被批评:“你看看你哦,女孩子,怎么可以这么不修边幅,你这样我怎么放心把书签给你?”

我那时候,窘迫的恨不得能够找个地洞钻进去。

作为一个资深女屌丝,经常头发乱糟糟,衣服也穿得乱糟糟的就直接出门。殊不知,在别人眼中,这就是对自己要求不够严格。

毕竟,我们展现在别人面前的,都是自以为最好的一面。如果连出门见人都邋里邋遢,又凭什么要叫人去相信,你这个人,有多靠谱?

在成年人的世界里,以貌取人,是最为快捷的一种识别人的方式。

不仅仅是看你长得有多好看,还要看你的身材和穿衣打扮是否得体。

能够数年如一日keep住身材不变,至少说明你没有不良的生活作息,身体健康,对自己要求严格;而穿着得体,至少说明是懂分寸识大体,关键时候不会掉链子。

作为一枚粗糙女汉子,我对打扮自己这件事开窍得很晚。

第一次穿高跟鞋,是因为那会儿交了个182的蓝盆友,走在人家身边怪怪的,只好十分不甘愿地去买了双坡跟的凉鞋。

然后分手了……立马很开心地把高跟鞋扔了……

第一次画眼线涂粉丝扑腮红,还是那会儿被室友们怂恿着跟男神去表白,被她们摁在板凳上强迫给我涂的……

我就顶着个粗黑眼线去跟人告白,然后惨痛地被甩……

在我的小伙伴们孜孜不倦地教(bi) 导(po)下,才开始跟着各种美妆教程,学着给自己化最简单的妆容,也终于开始尝试着护肤做面膜,跟自己时不时冒出来的痘痘做不懈的斗争。

这些年也并没有因此变得好看多少,但至少,看起来,是叫人感觉舒服的样子。

而只有真正到了后来工作时间长了,才发现,会化妆打扮这件事,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有多么重要。

那是一种底气,也是一种关于生存尊严的技能。

记得当初看《破产姐妹》,很多情节都印象深刻。

穷到哭的Caroline,住在破破烂烂的房子里,在餐馆里打工,生病了不敢去医院因为没有保险。

即使是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下,她也依然坚持让自己永远保持好看的样子。

高跟鞋断掉了没有钱买新的,用胶带粘上继续穿;口红用完了没有钱买新的用发卡挑出来涂上,用别针把不合身的制服鼓捣成曲线毕露的样子。

还有那部风靡一时的电影《穿Prada的女魔头》。

女魔头婚姻失败,躲在酒店的床上嚎啕大哭,让人觉得,这下子,她估计就被击垮了。

可是,第二天打开门,她依旧是那个妆容精致,踩着恨天高穿着礼服的女强人,跟人开会、撕逼、据理力争,保住了自己的地位。

她说:“想打败我?我不可能。”

也只有那张精致时髦的脸庞,带着无穷无尽的勇气和力量的她,才有资格说这句话。

认识一个大姐,年近四十,刚刚和丈夫办完离婚手续,独自抚养上小学的女儿。

旁人为她不值,多年一路打拼过来夫妻,好容易到了能够享福的时候,怎么可以白白让给小三。

大姐却笑:“不然呢?”

她每天上班,仍然一丝不苟地穿着套装,会根据服装的不同风格搭配不同颜色的口红或者唇彩,哪怕素颜的时候,也一定会用心画好口红。

大姐还教训我:“你看看你,年纪轻轻的,天天打扮得灰头土脸。”

渐渐的,我也养成了出门之前涂个精致底妆的习惯。

也学会了,不管任何时候,永远都会在包里放上一只口红,跟人见面之前,用心地涂上。

因为我知道,哪怕只是简单地擦了层隔离,涂上口红之后,气色看起来会比平时好上很多,更加因为,一支口红,带给我的,不仅仅是看起来好看,而是面对所有事物的自信和底气。

在北京开始写文之后,至今仍然坚持的一个习惯是:收到任何一笔稿费,只要超过一千,就会去商场,给自己买一支口红。

在镜子前小心翼翼地挑颜色,付款,装进包包,便仿佛有了独自去和这个世界较真的勇气。

对于女孩子来说,一套华丽的裙子,一双好穿又好看的高跟鞋,一脸精致自然的妆容,是最坚硬的盔甲。

这世界,永远是欺软怕硬。更何况,我们独自在外生存,多得是陷阱和诱惑。并没有一个人或者一个地方,可以让你一直做眼神清澈头脑天真的小女孩。

在职场上,哪怕刚刚被领导和客户虐哭,转过身,也要重新涂好睫毛膏和口红,步伐坚定地去跟人拼搏到底。

不管发生什么事,哪怕天塌下来,哭得多么惊天动地,只要把自己收拾妥当,让自己看起来容光焕发,就可以假装自己若无其事。

好像自己拥有了锋利坚韧的武器,进可跟人厮杀,退可保自己安全无虞。

越难过的时候,越需要这样来武装自己。

就算长相普通,就算明明遭遇困境艰难度日,也需要给自己体面,让自己在旁人眼中看起来光鲜亮丽,无坚不摧。


美文由 笔下文化 编辑,欢迎转载分享!:首页 > 赏·美文 » 【经典美文】你知道你这样有多丑吗?

你知道你这样有多丑吗?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