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化

【伤感文章】红颜殇,情已堪

红颜殇,情已堪

01、若,我只是你茫茫人海的过客,可不可以不让我痴迷?

我忘不了这个白衣男子,眉目间有一丝伤感,衣衫总是微湿,不知是否被杏花烟雨淋湿。他总是执一支毛笔,只身在桥边画着画。

我打伞走过断桥时,他正抬起头看我。顷刻间,四目相对,便一眼万年。

02、若,我只是你如花年华的点缀,可不可以不让我沉醉?

他把我绘进他的画中。我撑伞融进这片雨景,容颜倾国倾城。

我下桥时,他将手中的画递给了我,对我微微一笑。牵着马,转身欲离。

这一年,我不过十六岁,正是一片春心无处寄,闲愁万种的年纪。只是一眼,便沉沦了。

03、若,我只是你半世流离的起点,可不可以不让我离开?

细雨霏微,幽婉缠绵,打在他洗得发白的外衫上,平添了几许落寞,却显得更加气宇非凡。

我走上前,微微欠身,轻唤了一句,“公子。”

他停下脚步,转换了目光,一双清亮的眸子紧紧盯着我。此刻的我正撑着一把绿色的油伞,身姿曼妙,双颊飞上两朵红霞,轻柔的春雨正顺着发隙零落,水蓝色的绸衫在风中飘转如落花。不禁让他看痴了迷。

我始终不敢抬头望他,支支吾吾了很久,终于开口道,“这画……”

他醉眼望我,凝神片刻,便回,“这画就当我送给姑娘的了,七年之后,待我功成名就,定回来迎娶姑娘。”

语毕。便纵身跃马,扬起马鞭,朝北奔去,留下一袭白衣在风中飘转如旗。

04、看不到故事的结局,烟雨古城,有谁为我等?

七年之后,待我功成名就,定回来迎娶姑娘。

我一直记着这句话,可我却始终不知道他的名字。但我一直坚信,他定不是言而无信的人。

于是,这一等,便是七年。

时间一晃,七年已过。我已二十三岁,早过了婚配阶段。

时光漫长,我日夜站在相同的地方,从这一扇窗向北遥望,而他,终未归来。每逢春日,正是杏花烟雨时节,我就打伞走过断桥,在桥璧上镌刻下我对他刻骨的思念。

岁月流逝,时光辗转,我父亲在商场上遭小人坑骗,曾经如此富有的家族在一夜之间一贫如洗。为了生存,父亲把我卖到了京城最盛名的烟花之地,我沦落成了歌妓。

而再度见到他,是在一次宫廷宴会上,我因舞技无双被邀请进宫为众人表演。只是彼时,我是艳名冠绝京城的歌妓,而他,却是才冠天下的宫廷画师。我与他,隔了山水长空,已是云泥之别。

没想到,七年后,我真的见到见到了他,可却不是等到了他。而他早已不记得了我。

05、花无声,落满地,可知伤了谁的情,碎了谁的心?

彼时,是春末。

我着一水蓝色绸衫,绾一弯灵蛇发髻,淡妆轻点,银钗浅晃,与落花一齐翩翩起舞,而我的眼眸里,柔和得只剩下他。

“水剪双眸雾剪衣,当筵一舞媚春辉。”他缓缓开口,眸里有了几许惊艳。

之后,我回到那个烟柳之地,发了疯似的日夜想他。直到,他再一次在我面前出现。

他说,“你可以为我舞一曲吗?”

我和着琴声起舞,宛如飞燕。月色渐次漫上,他凝望着我,没喝酒却已醉了。

舞罢,我细步走向他,在他耳边轻声问,“公子,你可有妻室?”

时间仿佛凝滞,我甚至听得见自己心如鹿撞。

他缓缓点头。

我忍了忍,眼泪终是没落下来。

然后咬唇,淡淡道,“公子,你可曾记得七年之前,在杏花烟雨的扬州城,对一位女子的承诺?”

他握在手中的酒杯慌乱的掉落,惊诧地看着我,“难道你就是……”

凉风拂过我冰冷的双颊,我似乎感觉到它强烈地想把我眼眶里的泪吹落。我注视着他,目光渐渐绝望,“不,公子想多了,我不是。”

他只是静静地看着掉落的酒杯,“我回去找过她,但是听闻当地之人说那户人家早已搬走,她也早已嫁人。”

我心自成灰,忽然记起,当初父亲将我送至京城当歌妓时,对外谎称我已嫁人的情景。顷刻间,无言以对。

06、清风湿涧,酒香轻扬,重温旧梦,故人已去。

既然无缘做夫妻,早了断了也好。

只叹一句:但曾相见便相知,相见何如不见时。

我端坐在石椅上,微风拂起我耳鬓的发丝,晌久之后,我轻声开口,“公子,你愿意为我绘一幅吗?”

他不言,执起毛笔,行走在白色的宣纸上。

画中,女子轻眺远处,眉目伤感,风吹起她水蓝色的绸衫,容颜似年少般倾国倾城,只是,眼神却没了那种坚定。

他终究是走了。我知道他是个有妻室的人,出入这种烟柳之地,迟早会害了他。而我的心仿佛也随他而去了,空荡荡的亭子里,只剩下一副空无虚有的躯壳。

我给自己准备了毒酒,淡然地一饮而尽。然后,在无人的地方缓缓倒下,手里还紧握着他为我绘的两幅画。月光下,留下一袭水蓝色。

半生颠簸已过,却只是在赴一场无望的等待,而未至的半生,也许不过也好。

而后,据说,没有人知道我因什么而死,大多只是为我感到惋惜。后来,在每逢清明时节,草长莺飞时,我的墓碑前,总会有一位白衣男子,细致地擦拭墓碑上的灰尘,拔去荒芜的杂草……

孟婆问我,孩子,你怎么这么傻?

我不语。

只知道,这一世,我从雨中走来,涤尽俗世尘埃,下一世,我定将前尘封闭,沉淀于漫天湖海中。

如花美眷,也敌不过似水流年;心若磬石,也敌不过过眼云烟。这世间有太多的相濡以沫,太多的相忘于江湖。曾经爱过的一些人,把朝朝暮暮当做天长地久,把缱锩一时当做深爱一世。于是承诺,于是奢望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可是,阡陌红尘,终究一场繁花落寞。

红颜殇,情已堪,叹一句,相思苦。


美文由 笔下文化 编辑,欢迎转载分享!:首页 > 赏·美文 » 【伤感文章】红颜殇,情已堪

红颜殇,情已堪哦!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