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化

【散文精选】万千寂寞之,任由东西

万千寂寞之,任由东西

“如果有来生,要做一棵树,站成永恒。没有悲欢的姿势,一半在尘土里安详,一半在风里飞扬; 一半洒落荫凉,一半沐浴阳光。” 这是一个极致寂寞荒芜之后,臆想的结果,世间不是所有人都能真的寂寞,大多数被红尘名利所累的人是不会寂寞的,准确的说是所有的一切繁华要演绎给别人看,所以寂静不了,寂寞是高贵的,只有沉淀自我无意锦绣方可以寂寞。

而寂寞了,万千寂寞之后跟着风去远行,走过水岸碧连天,那里很干净,异常的干净,天地茫茫,一片肃静,那是故乡江南,清江河畔,闷热过后的午后,万物皆净,唯有水色连天,碧波无痕,一只水鸟荷上举,村庄午睡。这样子,大抵就是风烟俱净,天山共色的宁静,唯有河流潺潺自东去,从流飘荡,云自飘逸,任意东西。是的,寂静时人的思绪在极美的景致里,自然天马行空飘逸如云。

这时的夏特别的闷热,湖水自然安静,水鸟在乌篷船顶睡着了,然,那是山洪无由来,寂静里暗藏山河玄机,这会儿山河平静,上游已然波涛暗涌,这,方是自然,而我如僧人的沉寂,渴望,我有一天山洪暴发,爆发,因为万千的寂寞。

而我不是妖,跟着一个和尚就可以迷失颠倒,我还是比较贪恋着人间烟火,繁华如斯曾经如是说,在这如风样的逝水年华,是很沉静于亭台临水河畔,吟听风雨,摇曳船帆前去,寻那属于自己的一川山水,一路上不断的绣织美丽的衣裳。人都说,这人生有味是清欢。然,于我,清欢静怡太过,会于夏日午后忽然的就蔓生荒草,整个无趣极了百无聊奈,这无风无雨无牵无挂,会有了那清水无鱼的寡淡,潭水深深地寒!风烟俱净也未必畅意吧?

而这些美丽以及青山绿水都太过缠绵细腻,江南烟雨易伤感,藤蔓缱绻缠绵太纠结,如一杯清香的江南茶,品之太久,究竟会淡如水。 因此,忽然就渴望,渴望波澜四起,河流喘急,风沙卷起,因为这夏日蔓延的万千寂寞之时,很渴望,戈壁沙漠荒凉,净人灵魂空阔的旷世万里黄沙。

一缕游离的灵魂飘荡于沙漠,一望无际沙浪连城的孤寂。沙漠一场干净,干净的如佛语世本无一物, 是的,世本无一物,一切空空,空空的皮囊独自行走于沙漠古道听驼铃声声悦耳,站于沙漠高之巅,衣裾曼飞,许是,伸手可攀摘那一朵朵洁白的云,画笔可涂抹天际的彩霞,谁与天际飞舞的牛羊嬉戏?而我愿意是风,和云追逐,卷沙尘飞旋连城,愿意是树,老树秃枝,万里沙城无人来,独自看,天空辽阔,观四季变化,乌云满天春河涌动,听塔里木河又水声潺潺。

听,我就伫立于沙漠,那古道已然掩埋,无路,我站成了老去千年的黄杨,秃枝指向金色的太阳,晕了眼眸,沙子洗净我浊世的灵魂,空阔的沙漠有驼铃声声,远远的来,叮当,叮当,空阔,悦耳。隔世的音律。我的魂魄孤自游离,行于空寂的沙漠,旷世高贵的孤零,冰心无处可存知己。独行,渐行渐远,渐行渐远,入荒漠云天,如沙子极乐,自然,我是一阵风,吹落最后一片叶,落尽芬芳无人迹。

如若可以,我是千年胡杨,永久的伫立荒漠古道,金沙滩外,或者苍凉戈壁,春风不渡的玉门关,纵然老树秃枝,也是百般锦绣媚态生。

一个人的寂寞,一个人的孤独,魂魄迷失在沙丘万里,荒凉的世界!坐拥层层叠叠的金沙,炙热焦灼如火,也希翼以燎原之势将拥堵于心的一切燃烧,灰烬,泯灭。只是胡杨,只是风,酷暑沙漠山空的风,游走或安静,静于荒漠湖泊古胡杨,景观石膏玫瑰妍开,逐云涌动,鹰盘旋高飞,一任足下碧水欢畅,荒漠,驼铃声声轻灵入耳,孤自穿行于丝绸古道,侠骨柔情,歌音袅袅,袅袅。

月牙泉边,看路人感受清凉,调饮一盏普洱茶,看来路辽阔,看人影相似的象,别样滋味,别样的,悠长。

漠北黄沙,河浪卷起千层纱,旷阔,苍凉古道,踽踽身影,独上沙丘,看不见尽熟悉身影袅袅如烟雾!只是驼铃声声何处?痛彻心扉无言,恒河难永!沙漠狂野,鸣凤山的金光,许是渡我端坐酷热的沙丘之上,无悲无喜的寂寞。月牙泉边,水色连天,是风烟俱净的安然,不那里根本没有烟火。寂寞万千,孤自任由东西,任由东西的寂寞,寂寞之中长成一棵胡杨,在沙漠里,在风雨中站成永恒,或一缕风,与世水,相忘。

在这里我相遇三毛:

“如果有来生,要做一棵树,站成永恒。

没有悲欢的姿势,一半在尘土里安详,一半在风里飞扬;

一半洒落荫凉,一半沐浴阳光。

非常沉默、非常骄傲。从不依靠、从不寻找。

如果有来生,要化成一阵风,一瞬间也能成为永恒,而我,不待来生,此时,是极其愿意,化着一缕风,一个人,去远方旅行,在风沙中,永远的,站成一颗老树秃枝的树,或一缕风,与世水,相忘。


美文由 笔下文化 编辑,欢迎转载分享!:首页 > 赏·美文 » 【散文精选】万千寂寞之,任由东西

万千寂寞之,任由东西哦!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