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化

【散文精选】让心,在简约中安放

让心,在简约中安放

十月未央,多少碎碎念,聚集心头,却不知如何道来;阑珊秋梦,多少悠悠绪,缠绕心间,却不知如何倾述。

枫红醉秋,荻花纷飞,日子为何流逝得这般快,一闪就是一天,一晃就是一月,一愣就是一季,一盹就是一年。红尘过客,心似双丝网,总有千千结。没有人能改变宿命的方向,我们都在向着一个殊途同归的方向,循规蹈矩,义无反顾。

流光无迹,沧桑有痕。真的,生活从来就是最好的辩证论。成熟总在韶华褪尽后,阳光总在风雨之后;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年轻时做加法,随着年岁渐长,就很想要往很深的孤独里去静默,就很想要删繁从简,返璞归真,人生的真谛莫不如此。

文字,越写越薄,终是难诉幽深情思;心情,忽冷忽热,终是难断红尘俗事。仓促到生命之秋,终是懂得,所谓人生一场,就是从零归零;所谓生活觉悟,就是回归己心回归简约。

有网友发来信息,问道:好久不见你的文字了。我无答,但我记在心里了,那是感动和感恩。沉默且缄言,是我一贯的作风,且是性情。因为我总是相信,如若懂得,尽在不言中。文字,目前于我,还只是处于心灵憩栖的层次,所以,我只写我心,从不为了其他目的而写文字,当心未来得及清空,当灵魂没有得到安放,我就找不到文字的切入口,无从将它拿捏妥当娓娓道来。

生命,需要感动去唤发沉睡的激情;文字,亦需要感动去激发灵感。人是最奇怪的动物,有时候很容易被感动,有时候却显得足够麻木。很久很久了,没有听到撩拨心弦的音乐,没有能入心的文字,或许心灵也就像这秋天,渐行渐远渐无声,迫不及待想要进入冬眠了。

又有文友说:没跟你打招呼,我就拿走你的文章去发表了。我答:不用打招呼的,怎样方便就怎样好。她回:我就喜欢你的大气,和你的文章一样风格。懂我者莫过如此吧,除了感动就是感激。人讲人缘,物讲物缘,文字也讲文字缘,安安静静,简简单单地遨游于浩茫文海,我浅薄粗俗的文字,能得到有心者喜爱,是赏心乐事,是金凤与玉露的喜相逢,万幸也。

素来,我就是一个不喜欢繁文缛节的人。自小,就奉“踏踏实实做事,简简单单做人“为生之座古铭。知我懂我者,我自会以心相交,不懂我者,我无怨无责,只是,从来,心门只向灵魂同步者敞开。

当生活的枝枝蔓蔓多了,就需要修剪;当生命的牵牵绊绊多了,就需要放得下;当人生的条条框框多了,就需要依心就简;当背上的行囊鼓鼓涨涨了,就得减负前行。只有活得简单了,心才能得到自由,才能于生命的天空轻松翱翔漫游。

突然想起,学生时代诵读的《陋室铭》,其曰:“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斯是陋室,惟吾德馨。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可以调素琴,阅金经。无丝竹之乱耳,无案牍之劳形。“孔子云:何陋之有?

是啊,何陋之有!景之美,在于自然天成;物之美,在于静;心之美,在于真;室之美,在于简。简不是陋,而陋是简,因简而纯,因纯而真,因真而美。

收拾屋子,总会纳闷,想不通当初为何会按常理购来这多余而笨重的沙发,想不通当时为何就不让屋子空空如也,一张垫子,几个草垫,不就极好吗?只怪那时还是太年轻,还没悟到生命之真味——大道至简。本来我就从不购多余的东西,可如今,连沙发和电视也觉得多余了,不知道是精神境界的升华,还是年岁叠加的必然。

我们总是习惯将房子越换越大,总是期待占有越来越多的东西。殊不知,到最后,拥有的多了,失去的也多了。就像,一个空杯子,才有装水的可能,水满则溢。如果让我从新来过,重新设计一间屋子,我就会只需一床榻,一书柜,一桌台,一餐具,一茶具,就足矣。空空如也的房子,才会是最敞亮的,犹如心房,只有不时地清空,才能更加明亮,才能编织出更加美妙的梦的霓裳。

这个世间很复杂,这个世界很纷扰,但生而为人,其实,是可以简单到只“把命照看好,把心安顿好”的,一切表面的浮华皆是多余的附加。

时常,我总会冥想,若是一个人从出生之日起,就能知道有所为有所不为该是多好。如此,人在旅途,就会少走许多弯路,就不会为那些本不属于自己的东西而浪费精力,蹉跎生命。

其实,人之一生,只要信念不灭,就会活得充实而丰富;只要依心而行,终究会悟到心之所向;只要坚定真善美的自持,沉睡的灵魂就会被唤醒,潜在的激情就会被点燃,从而成为一束亮光,照亮自己前行的脚步,以及照亮一些同行的心灵。

生活是繁琐逼仄的,生命是短暂仓促的,但只要不失去希望,就会在平凡世界里开出花朵来,温柔着岁月,惊艳着时光。人,活的就是一种精神。只要精神在,活力就在,希望就在,生命就不倒。

今生,于我,惟愿,守着余下的流年,守着一个深爱的人,将心,于简约中安放,于文字里让灵魂独舞,于安静中盛享丰盈的人生,就算是圆满。


美文由 笔下文化 编辑,欢迎转载分享!:首页 > 赏·美文 » 【散文精选】让心,在简约中安放

让心,在简约中安放哦!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