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化

【散文精选】呓语

呓语

今夜,第一滴寒露打在了窗台时候,我听到一声最悦耳的声音,心思轻轻的碎了一地。一抹美好的诗意在云淡风轻的日子里悄悄开成了花。有你的江南,一定很美吧,立于深秋的边缘寻觅一种惬意的情怀,透过蔚蓝色的天空望向云心深处,在一片清水禅意里坐守流年。

哗啦啦的光阴在一阵风里唱响美好的岁月。长发披肩,着一袭素衣的女子眺望远山含黛。是谁美目间的清秀在一粒朱砂的点缀下美轮美奂,是谁将裙裾随着风儿的节奏舞动成一幅水墨丹青。我看到远方的江南在眼眸中变得风清云淡,顺手采一缕古色古香,长满青苔的青石板巷弯弯曲曲绵延到梦里原乡。

打马而过有你的繁华,哒哒的马蹄声淹没在红尘人海。双手紧握染上时光气息的诺言,一汪清水里打捞不起离去的昨天。旧时光,生了香,醉在往事烟云的盏上。摊开掌心中的纹路,支离破碎的故事情节在一树落花里凋零。属于我的归人注定在最后一程山水里觅我而来,沿途的风景错落在无名的路上。

落笔时的寂寥,荒芜成一片城池。简单的几笔勾勒素描出一段小字,轻薄薄的衣裳瘦了又瘦。几缕心思停靠在笔端,剪秋的身影依偎着阑珊,忽而天已晚,忽而夜已深,孤单的流年伴着星月,伴着无言沉睡。那个停留在心尖上的人儿呀,怎可知,心若一动万念蛰起,情一往而深。

浅吟的风声,诗语一般划过夜幕,总有一缕会栖息在爱人的心上。摇摆的思绪,就着墨色独自轻舔着思念的滋味,原来等待竟是如此的漫长。那千年修炼的白狐,是否也中了爱的蛊,在月影依稀的午夜跳着一支忧伤的舞,演绎一段曲终人散的故事。书生还是原来的书生,只是在经历过万千繁华过后变了,人心若变,万事则变。那狐,那人,那事,终究是人妖殊途。

拈不起的岁月伶仃,此景此情,抹不掉风雨沧桑,允往事在静默里闭关。拥半亩花田,我心足矣。摘一束小花别在耳际,素衣素颜慢度平生。若流年轻许终有一天向晚,我会踏着最后一缕夕阳的余晖走进日渐苍老的光阴里,在最后一段旅程里等待挚爱的人儿到来,牵绊的心又怎会轻易隔离那一处烟火。晚年尘鬓,抚摸着沧桑寻觅旧事的影子,信手抓住每一抹记忆,想来有你的时光总是精彩纷呈。

割不断一份衷情,与文字一起走过的日子。生起烟火,酿无味杂陈,任谁也逃不开生活的枷锁。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上,房前种花,屋后种菜,篱笆墙的影子在每日的阳光下变得窄瘦又长。静静生长的心思像疯长的野草,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坐落每一个季节,甚至都会忘记一些旧事物,记忆的空白处因此变的简单,一尘不染。仿若,时间真的会将一个人的心性改变,变得寡淡,薄凉,不嗔,不怒。

修一颗云水禅心,菩提树下默看人生。闻山间鸟语花香,看深涧细水长流。古寺的钟声敲醒沉睡千年的梦幻,被诵经的真言打破。来世,做佛前的那株青莲,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莲心若苦,心性向善。心经有云,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舍利子,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终是万物皆空,不可得。

任秋风抚眉,夜色渐浓,呓语一个人的城。一盏昏灯,一帘秋梦,一处瘦景,一叠心思,肥了厚了,薄了稀了,拈秋云无踪,秋水无情。择几瓣铃兰花香系在风经过的渡口,等风而来。等风捎来诗和远方的消息。


美文由 笔下文化 编辑,欢迎转载分享!:首页 > 赏·美文 » 【散文精选】呓语

感觉不错,文字很赞哦!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