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化

【散文精选】衣襟带云雾

今年的夏,雨水格外多,雨生的凉,总让人愰似临秋。早起推门,才知又是一夜雨事绸缪,阳台上水渍渍的,屋檐也尚是滴沥不尽。虽有爱雨之心,怎奈昨夜好梦难负,也任着它来去寻常吧。

小院子浓雾弥漫,池花庭树似有若无,飘飘欲仙。墙外则茫茫一片白,"天接云涛连晓雾",千般尘尽,唯有鸟啼,一声声,一片片,脆生生的落满小院,却寻不见鸟影。

【<a href=http://www.bxwhw.com/tags-etagid99-0.html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散文精选</a>】衣襟带云雾

山里的晨,风平,气定,像个清心寡欲的禅女子,徐步静坐都是清凉沁漫的气韵,这夏夜里水云纷谢的多情,又为她清美的绿罗裙外罩上一件飘逸的雾衣。雾衣轻若云翳,徐浓徐淡的飘曳,忽远忽近的迷离,收扬之处,皆是无风自翩的神韵,愈发显现出神秘朦胧之美了。

时间还早,也不急着准备早饭,索性披上罩衫,倚在阳台栏杆上看雾。雾里花影绰绰,落在衣上,雾里鸟声嘈嘈切切,也落在衣上.......

雾,是水气冷凝的小小水滴,飘于地面,浮于空中,霏霏之纤态,像是淘气的孩子,缠绿树,绕青山,去草尖儿上凝露,到花叶上垂珠儿;又像有心事的少女,袅娜的身影,徘徊在山麓水畔,欲去欲留的模样儿,似有眷恋,也有踌躇。

度娘说:“雾,是靠近地面的云。”我喜欢这样的说法。一直觉得,雾和云一体一态,都是轻的,闲的,清的。若有寻云弄水的逸致,入幽境,看幽景,来去都是“衣襟带云雾”的清闲,那“坐看云卷云舒”,“冷浸禅天风雾靜”,便都是可观的景天,都是开悟的心境。

南朝诗人萧泽的《咏雾诗》里,对雾的描写极为贴切形象,“从风疑细雨,映日似浮尘。乍若转烟散,时如佳色新。”,你看那雾气随风飘动,可不正如濛濛的雨,游动的尘埃嘛!

绿荫幽浓的窗畔,鸟声嘈嘈切切,花气袅袅漫漫,那大片大片的濛雨,游尘,落在诗意的笔下“含霞卷雾,分天隔日”,徐徐挥洒出一卷水墨写意。卷上风鸟花月,水榭山郭,均是绿非绿、蓝非蓝、红非红,隔着层水纱似的,朦朦胧胧,不挤不闹,一派空濛静谧,弥漫出淡淡雅雅的清凉气,润眼,入心。而入了心,眼里的非非相,已栩栩生姿,活色生香。

说是看雾,实则是在扑朔迷离的景天里,看世,看心,也看缘。

年少懵懂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