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化

【散文精选】长门尽日无梳洗,何必珍珠慰寂寥

长门尽日无梳洗,何必珍珠慰寂寥

干百年来,梅之所以让世人,经久不衰地欣赏,赞誉、吟咏,多半源于梅花经寒霜而不凋,遇冰雪而不折的凛然气质。梅被诗人挥动于笔下,是因它坚强不屈,傲雪羞霜的精神。梅被画家跃然于纸上,是因它不争不斗,清雅高洁的品格。世人赏梅,是因梅看淡世俗,不愿同流合污的高雅。世人赞梅,是因梅淡泊名利,不随波逐流的傲骨。

在漫长的人生历程中,梅的风骨在人们的品咂中,闪现出一枝独秀的静美。也影响着人们,坚强不屈的人格理念。因此,“品逸如梅:常被用来对一个人,品行的赞誉;抑或是人们追求清宁幽静,闲淡雅居生活的标准。

宋代“林和靖”老先生,其性孤高自好,喜恬淡、不趋名利、终生不愿做官,也不娶妻生子。隐居杭州西湖,结庐孤山。常驾小舟遍游西湖诸寺庙,与高僧诗友相往还。平生惟喜,植梅放鹤,人称“梅妻鹤子”,历来被世人传为佳话。

唐朝也有这样一位女子,她的心事,就如这冬日里的梅;有着白雪也问不出的羞涩,有着寒风也吹不去的清纯。她性情孤高自许,目下无尘,却又出淤泥而不染。她不会为得失而钻研心机,更不会为红颜之事而争风吃醋。她就是唐玄宗的梅妃,也是他的梅精——江采苹。

江采苹——福建莆田人,才貌兼备,开元年间由太监高力士至闽、粤选美时被选入宫,侍玄宗。江采苹对棋、琴、书、画无所不通,尤擅吹奏,极为清越动人的白玉笛。喜跳“惊鸿舞”,轻如飞鸟,飘若天仙,深得玄宗宠爱。因其性喜梅花,玄宗特赐号为“梅妃”。

江采苹更擅长于书文,常以东晋才女谢道韫自比。曾作有《箫》、《兰》、《梨园》、《梅花》、《凤笛》、《玻杯》、《剪刀》、《绚窗》八篇文赋。其最有名的诗作莫过于选入了《全唐诗》的《谢赐珍珠》和《楼东赋》。后来,唐玄宗夺儿媳“杨玉环”并赐为贵妃,三千宠爱于一身,梅妃渐失宠。直至被迫迁入上阳东宫,后死于安史之乱。

初见,永远是美好的。他与她瞬间交会的那一刻,他心神激动,惊喜无限。她站在那里,淡装雅服、姿态明秀、含情不语,脸上泛着红晕。发髻上斜插着精致的头饰,那是一朵沁雪梅花。梅花簪随着她低眉叩首间微微颤动,摇曳生姿。如同红梅在风雪中羞霜吐艳。这种神采风韵,这种娇怯欲滴,落在他眼里,无语言表,无彩描画。

江采萍癖爱梅花,玄宗便命人在她所居之处遍植梅树。每当梅花盛开之时,他同她踏雪寻梅,赏花吹笛,舞步惊鸿。因此,他昵称她梅妃,又戏称为“梅精”,对她宠爱至极。

“梅精”当时只是惊喜无限的赞美,可谁又会想到,这句赞美,后来却沉溺在往事的旧梦里,她只能在他的心境与梦境之外徘徊。而今,这样的赞美回忆起来是如此的刺心。

当丰满,冶艳,浑身散发娇柔媚态的杨玉环出现之后,玄宗开始目眩神迷。江采萍像一株梅花,举止文雅,,性情柔缓;杨玉环如一株牡丹,丰腴娇媚,美丽明艳。也许是多年面对孤芳自赏,清雅高洁的梅妃,唐玄宗的审美感已经疲劳了。于是,他把所有的心思全部转移到了杨玉环身上,并赐她为贵妃,渐渐冷落了梅妃。

梅妃是个聪明之人,自知在气势上敌不过杨贵妃,更无意与她争来斗去。于是,迁入上阳东宫,独守窗前几株梅花,过着闲淡幽静的生活。

“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

你不争,因为你明白;花无百日开,终有一朝谢,人无百日好,终有一夕别。你更参透了,在这百花斗艳的后宫之中,即使你不逊色于其它花色,到头来,也都会有“零落成泥碾作尘”的那一天。与其争来斗去,倒不如避开尘世的纷杂与喧嚣,清雅自居。于是,你选择了沉默。在这狂风肆虐,大雪纷飞的季节;你将溢满心扉的幽润之美,展现得别具一格,无与伦比。那独特的暗香,踏着风的舞步,舞出万般痴缠,弥漫于每个角落。使这个萧瑟的冬,妖娆着寂寞的美。

《谢赐珍珠》

柳叶双眉久不描,残妆和泪污红绡。

长门尽日无梳洗,何必珍珠慰寂寥。

唐玄宗虽对杨贵妃,三千宠爱集于一身。但是,有时也会旧情难忘,常怀着一种怜悯和补偿的心态对待梅妃。一次,岭南送来荔枝,玄宗想分一点给梅妃,又怕杨贵妃不高兴。便叫人偷偷送去一斛珍珠赐于梅妃。梅妃见物不见人,心里好不心酸,便婉言谢绝了。并写了这首《谢赐珍珠》给玄宗,来抒发自己心中的抑郁心情。

曾几何时,爱情成了一条汹涌的河流,让你我隔河相望;只能在诗里相逢,梦里相知。初见的一幕在脑中如风回荡,呼啸有声。那时的我,天真无邪,被初遇的光芒,迷惑了双眼。看不清寂寥广阔,又遮蔓不明的路径,甚至不知这迷雾之后藏着怎样的坎坷。投向你,就如在断崖上扑向大海,义无返顾。我深知这后宫佳丽三千,争奇斗艳。可我还是心存侥幸,希望和你是个例外。可是后来,那一季踏雪寻梅的浪漫,那一夜梅边吹笛的闲趣、那一句舞步惊鸿的赞美;却就在一念之间,便水流花谢,覆水难收。最终,多情演变成了无情。

想起你,要如何执笔,才能丈量出这现实与梦想的距离?纵然,我研相思入墨,却要用怎样细腻的文字诉说?你当知我的珍惜,是多么的小心翼翼。为了呵护眼下的形势,我故退居这上阳东宫。因我知,争来斗去最为难的,就是夹在中间的你。而今,你既然心已走远,又何必用一串珍珠来慰藉我,浩瀚心空里,那一脉漫天星雨的寂寞?

《楼东赋;段章》

思旧欢之莫得,想梦著乎朦胧。

度花朝与月夕,羞懒对乎春风。

欲相如之奏赋,奈世才之不工。

属愁吟之未尽,已响动乎疏钟。

空长叹而掩袂,踌躇步于楼东。

时光须臾而逝,季节悄然轮转,玉鉴尘生,凤奁杳殄。窗外的梅花开了又谢,枝头的雪絮融了又结。红尘冷,烟花散,朱颜改,过往的喧嚣与繁华,都已岑寂。幽静的岁月慢慢的将那些斑驳的痕迹,涂抹的色彩黯然。踏雪寻梅,掬雪煮茶的往事被谁篡改?剪烛西厢,夜话桑麻的缠绵又被谁替代?多少人还来不及读懂爱的真谛,爱就已经老去。

梅妃已经在上阳东宫度过了十年的寂寞时光。她不知道玄宗的心目中,还有几分她的影迹。而曾经那份云水之约,淡然相守的誓言;执着一诺轻许的初遇,携着缠绵尽头的凄婉。却又在一个梅花盛开的季节,将一片荒芜,微弱地点燃。

梅妃得知,唐玄宗对杨贵妃宠爱有加,每日同她饮酒赏花,不理朝政。如若长此下去,岂不有负于天下苍生。她想起了汉代长门宫“陈阿娇”的故事,陈阿娇千金买司马相如写《长门赋》,来感化武帝之事。李白也曾对阿娇千金买赋一事,故作诗一首;《白头吟》此时阿娇正娇妒,独坐长门愁日暮。但愿君恩顾妾深,岂惜黄金买词赋。

于是,梅妃便拿出千金请高力士找人写赋。高力士正在百般讨好杨贵妃,因此加以推脱。梅妃便自己写了这篇《楼东赋》,来陈述心中的许多感慨。

据说,这首诗写了她对初遇时的美好追忆,对玄宗的无限思念,对杨贵妃的诸多不满。然而,唐玄宗看了此赋后,不但于事无补,还差点在杨贵妃的挑唆下,杀了梅妃。若不是玄宗念及旧情,恐怕梅妃当时就命归黄泉了。

碧月无影,烟火留痕。从此,梅妃是彻底看透了尘世,也明白了,当初的一见倾心,如今,只剩下枯枝落雪,再无花讯。原来,沦陷又何需千军万马,一个转身便已是万水千山。等待与思念,已是我余生的宿命;就让那份烟花般的情缘,静卧于我心间,远到比任何东西都近,近到又比什么都要远。远远的看着,切切的爱着,深深的念着。从此,红尘三千梦,只宜独做看梦人。

又过了几年,“安史之乱”爆发了,唐玄宗携杨贵妃逃往西南。后来,杨贵妃被逼死在马嵬坡。而梅妃为了不让叛贼污辱,也为负心于她的玄宗保住清白之身,用白布将自己层层包裹,跳入梅树下的一口古井,而香消玉殒。

平乱后,唐玄宗回朝,此刻的玄宗身处龙庭却觉得自己一无所有,内心孤独。于是,他又想起了梅妃,下诏求访, 知梅妃下落者,官二秩、钱百万,然而没有结果。玄宗又命方士飞神御气,,潜经天地,。求梅妃所在, 也不可得。

一日,有位宦官献上一幅梅妃翩舞的画像,尤现当年《惊鸿舞》之风采,玄宗思痛不已,故题诗一首于画上;《题梅妃画真》“忆昔娇妃在紫宸,铅华不御得天真。霜绡虽似当年态,争奈娇波不顾人”。

后来,唐玄宗终于在温泉池畔,梅树下的古井里,发现梅妃的遗体,并以妃礼厚葬了梅妃。

不禁钦佩梅妃,好一个贞烈的女子。世间情意如此不稳,而你就如寒冬里的一束梅花,坚强地摆荡其间,随时等待着冰雪来侵,狂风来袭。最后即使是死,也不改最初的刚洁。

人们常说;走千条路,只一条适合;遇万般人,得一人足矣。人之一生不知会遇到多少人,也不知会与多少人相遇。或许这世上有很多人都可以惊艳你的时光,但是,能够陪你一生一世,白头偕老;花开一同赏,花落一同悲之人,也许一生一个也没有。

人生之情事,无非是拥有和放弃。当一切拥有和执着成为一种无奈时,当往事逐渐成为一座日渐荒芜的孤城时;那么,放弃便是最好的归宿。不要期望人生如梦,醒后会风烟俱静,一切如初。也不要执着地,把那杯三蒸九酿的诀别酒,非等到梅花归隐,光阴老透,才舍得一饮而尽。要学会爱自己,疼自己、宠自己。有一个人任何时候都不会背弃你,这个人就是你自己。

文/黄叶舞秋风


美文由 笔下文化 编辑,欢迎转载分享!:首页 > 赏·美文 » 【散文精选】长门尽日无梳洗,何必珍珠慰寂寥

长门尽日无梳洗,何必珍珠慰寂寥哦!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