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化

【散文精选】爱上青花瓷

爱上青花瓷

色流香,青胎素描慢拂弦。慢拂弦,岁月浮华,一梦千年。

可参造化天地妙,无极由来太极添。太极添,业火凝炼,玲珑惊艳。

------青花瓷

青花瓷以其青花发色青翠,素雅,高贵而著称。 一直觉得素雅,清丽的青花瓷似一位从烟雨江南款款而来的清雅女子,明媚而雅致。许久以来,对有青花瓷样的物品我是极爱的。比如青花餐具,青花茶具,青花旗袍,还有那花瓶中的霸主——青花瓷瓶。

一件物品只要沾染上“青花”俩字就变得雅致起来。那种感觉似一位相貌普通的女子,因为爱上了读书,养花,旅行,喝茶,沾染了这些颐养心性的乐趣整个人就变得清丽,优雅起来。

青花瓷似一位不喜张扬的女子,只爱蓝,白两种色彩。只是简单的两种色彩便演绎了历经千年不衰的瓷器霸主的风采。

也许与青花瓷的相遇也需要一种缘分。当你见到它时,立刻会被它所震撼,所吸引,所痴迷。一刹那间,那种相见恨晚,似曾相识的情绪会使你深深爱上她。

初遇青花瓷是第一次到婆家做客的一个饭局。那时还没过门,羞怯的我早已不记得饭菜吃过什么,只记得饭桌上的那套夺目青花餐具,只一眼,那种蚀骨的美便浸润进了我的骨缝里。

私下偷偷问他,这精美的餐具叫什么名字。他答::“这是景德镇的青花瓷餐具……”“青花瓷餐具呀!难怪会这么美丽!”只一眼,我便记住了这种清幽,雅致的美丽。

静静的夜,在如水的月色下,看一件青花瓷器,真像看一个前尘的旧梦!这青花瓷带着盛唐的高雅;携着宋代的飘逸;穿越明清的繁华;随着工匠的双手,把一个朝代的缩影融进了这青花瓷中,烧窑里的烈火把一个朝代固定了千百年,用绝代风姿书写下了一段不朽的传奇。

蓦然觉得自己对青花瓷就像王菲演唱的《传奇》“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再也没能忘记你容颜……”只是因为一眸相遇,我便爱上了那浸润着江南水乡风韵的青花瓷清幽,淡雅的美丽。

青花,在历经千年的岁月中,走过唐宋的诗风词韵,在风尘里,携来元明的底蕴高雅,随着一曲悠扬的古调,在瓶体上落笔的款款深情中,带着天青色的烟雨,打湿记忆的年轮。一笔纸墨用青花的颜色,诱发七彩的情愫,沿着江南的风情,伴着如诗的月色,在素色的胚胎上刻画着一段江南水乡缠绵的心事。

手抚着青花瓷器犹如在泼墨的山水里,在侬情的前世今生里,在如梦如烟的风景中,听青花吟唱,那江南雨巷手持油纸伞丁香女子淡淡的忧伤。

青花瓷是最美的中国符号,它的美不艳丽,不招摇。她优雅,素洁,含蓄。似一位身着白底浅蓝花旗袍的女子。

所有的青花瓷器中青花旗袍是最能彰显青花魅力的中国元素。青花旗袍那复古的高领,修身的剪裁,开叉的下摆,经典的中国盘扣,把东方女子的温柔贤良,优雅,高贵彰显的淋漓尽致。

天青色的青花瓷在历朝历代中是最美的青花。青花瓷有出窑的经典传语 “天青色等烟雨”。 据说传语出自宋徽宗,因当时的汝窑专供宋皇室使用,而窑官将汝窑瓷烧制完成后,请示宋徽宗为其色定名时,徽宗御批:“雨过天青云破处,这般颜色做将来。”此后,天青色即为汝窑瓷钦定的颜色名。

“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最美的青花瓷需要雨过天晴那一刻才能氤韵出它如烟雨般勾勒的美丽。

一份美丽的遇见也要靠一颗心耐心地等待。一个“等”字,包涵着多少无奈和惋叹。只愿岁月静好,未来不迎,过往不恋,相信青花盛开,清风自来。

源于对青花瓷的爱恋,我买回许多有青花印记的物品,青花茶具,青花旗袍,青花瓷瓶……为了给平淡的烟火增添一抹诗情,喜欢用一缕花香,一窗月色,一盏淡茶,一卷诗书,一笺小字,一帧青花瓷,书写一世柔情,温柔生命中的每一段路程。

喜欢每一个平淡的日子因为浸润着书香,茶香,和青花的优雅而变得充满诗情画意。一直觉得人生不必太过繁华,只需在素简,安恬中做最好的自己。

有时候,不必与谁邀约。只是一个人,静守一枝新绿,一抹绯红,一盏淡茶,一本闲书,一套青花。低眉处,便可凭栏观落雪。

青花瓷清雅,但不清寒,而且心性沉静,有那么一点孤傲,有那么一点落寞,似一位遗世独立的女子,在清宁的岁月中独享清欢。

月夜,静赏这套青花茶具,仿佛看见那如梦的往事,带着江南的风韵,在一个个记忆片段中,在一次次的回眸中,随着青丝的华彩,在釉色的渲染中,勾勒出水墨的留白,打开了记忆的栅栏,把岁月深处的素笺慢慢浸染……

茶喝的是一种心情,品的是一份雅兴。用喜爱的青花,沏一壶淡茶,便可细品人生。人活着活着,日子就会越来越薄,烟火岁月就多了一份世俗和眼眸中的日常。我爱青花那媚妖的蓝,也爱那落落的白。走近青花,细品细闻杯中茶,花无香,茶无色。人,在静笃的烟火中,与自己,相知相悦相承欢已经足够。

清寂的时光,就让一朵青花安静地开在心里,在一份活香活色中不喧嚣,不疏离。而我,只喜在温良的光阴中,与青花相恋相惜,在彼此相看两不厌中优雅老去。


美文由 笔下文化 编辑,欢迎转载分享!:首页 > 赏·美文 » 【散文精选】爱上青花瓷

爱上青花瓷哦!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