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化

【伤感文章】弱水三千,谁能释独衷一瓢的缠绵?

弱水三千,谁能释独衷一瓢的缠绵?


斜风细雨,疏花纷落。红颜,深深埋进长长发丝里;心事,偷偷寄在隔岸风景中。忧伤,悄悄藏在季节深处;寂寞,轻轻掩于繁烟云雾里。俯首饮宿雨,垂眉听秋寒,拈来几许旧时的温柔,打捞往昔,吟唱着洛水秦风,穿过朦胧雨帘中的手指,去触摸着心底最冰冷的回忆。

听一曲清歌,揽一声细语,细数流年。繁华楼宇默然转身,遗落的红颜是迷离的伤。用最纤细的指尖划破时光之蓝田,用最精致的语言描述日升与日落,笔挥翰墨,残词半阙停泊在疲惫的双肩,萦绕在梦的檐梁上。

锦瑟的心事中,蓄满了欲说还休的哀怨,在字里行间或繁花似锦、或落寞缤纷。我舞文纤细的手总是挽不住流年,只得穿越岁月的浮云,把所有的传奇付诸于笔端,我在故事中掩蔽前生,用词语捏造年轮。

我喜欢沉浸在古典的唐诗宋词里,阑珊中,倚在椅子里,一袭的长发,零落满肩。十指下细描成一阕易安小令,缀入岁月的书简,在唯美的故事里刻画下千年轮回的谴卷。轻舞水袖,把你的名字与前世的嫣红一并篆刻在守望的门楣上……

一纸素笺承载心底袅袅沉香,章章字节在等待中憔悴成一首瘦瘦的词,今生只为半阕唯美的段落。心事沉浮纷纷,注定走不出远古的朝代……月色里,挽着苏杭的风,掬着秦淮的水。文字中,掂一首唐诗,吟一阙宋词。依稀。卷帘西风里,我衣着古装长发流泻,伫立于秦淮河畔,手提一盏彩鸾明灯,掬水为佩花为裳,泛兰舟破云水浪,穿过大唐的红墙黛瓦,越过大宋的烟笼云罩,飘过大清的风花雪月,荡一怀柔情,在烟雨楼台中迷乱;我漫舒广袖,在小楼吹彻玉生寒的绵风里翩跹。于芸芸众生中,坚守着前世的期盼。

若水三千,我只饮一瓢。如果说红尘情爱是一场倾诉,那么,我希望用一首长长叙事文字的倾诉拦截起你我三生的幸福,对酒而舞,花间樽前,化成永远。

孤寂的背影,穿越沧桑的飘零,穿越薄薄的凄凉,穿越一畔的风尘,执著地守护你我的风景。风来尘往,我只能寂寞水袖无垠,舞到海枯石烂、舞到烟尘散尽、舞过一世的繁华。明知所谓的地久天长,是一场没有结局的表演,是一枕南柯黄粱的美梦。独自在一个人的庭院里落寞忧伤,孤影茕茕,凄然落泪。

千帆过尽,谁能载动我千百度的眷恋?弱水三千,谁能释独衷一瓢的缠绵?而今,只留下那些长长短短的句子,与誓言谎言纠结的痕迹。

小园荒芜,拾起落花,满阶的枯涩。固执的,宁愿永世守着寂寞。在归去来兮之间,如守着似锦繁花到倏忽凋零。

繁华落尽一场梦。枕一水清盈,思绪流转的斑驳,是拈花微笑逝尘埃飞落,你与我一世的情缘画卷定格在眼眸深处。缘尽,不如相忘于江湖。世间事,终究是这般无奈。纵有雕花秀笔,万叠草笺,怎写得奈何绵绵的天长地久!轻吟断章的诗篇,写着涂鸦的残句,听潮起潮落,看花开花谢,飞满天的,只是凄凄的悲凉。无恨,无痕。

月色倾城,我举头邀月,寂寞吟唱自已的前生今世,环绕于身际的,依旧是妖娆的寂寞,一丝一缕把苦涩的思念缠上心头。解下轻罗素带,将千丝万缕的心事叠放在胸前。我深深知道,有的感情只能书写在绢帛红笺之上,指尖只能栓在一个,没有出口的诺言上,一城风絮里无所依傍,我只有携着文字独自蹒跚前行。

静坐文字的旁边,过往与今夕对视;静伫暗夜的中间,现代与古典穿梭。而我,让今世的愁苦在前尘的梦里游荡,一梦千年,任古韵清音在风中流淌,回荡萦绕心间。一颗古佛清灯心,微吟无声。坐在词汇风声水起处,淡看云卷云舒。不知,多年后,你是否还记得,我曾经为你,潸然泪下……


美文由 笔下文化 编辑,欢迎转载分享!:首页 > 赏·美文 » 【伤感文章】弱水三千,谁能释独衷一瓢的缠绵?

弱水三千,谁能释独衷一瓢的缠绵?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