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化

【经典日志】回忆里的人不一定也在等你

回忆里的人不一定也在等你

你相信时光可以倒流吗?假如可以回到过去,你会做什么?

怀着好奇、压抑的心境,一页页一行行的捧读完整部作品,合上书的刹那却是无尽的茫然和心疼。

————笔下文化

我们无从选择自己的性别,就如同我们无法选择自己的出身。世间形形色色的人,或富有或贫穷,或高贵或低贱,都在属于自己的戏台上演绎着各自不同的人生。青春是从幼年迈向成人的转折点,在这个充满了青涩,洋溢着热情,包含着纯真的驿站里,多少人满怀憧憬的用微笑去开启,却最终要伤痕累累的挥泪告别。那是第一段开启人生的故事,那些炙热的情感,酸涩的味道,结痂的伤疤,那些挥不去的执念,放不下的痴缠,在许多个冬去春来后,潜移默化成了生命的纹理。谁的青春里没有斑驳的颜色,谁在青春里没有锥心蚀骨的痛过。他们的青春,也一样温暖并疼痛着。

他们 是两个不同世界的人,司徒玦是上天的宠儿,是有着良好家庭背景的司徒家的独生女,美丽聪慧,爱恨分明。她一出生就被父母捧在手心里呵护,从第一缕阳光洒满窗台,到皎洁的月色落满衣袖,她有着让周围所有人都艳羡的美好童年。而姚起云是上天未曾照拂的可怜儿,出生在贫寒的农村,母亲因为生活的贫困弃他远走,父亲也因为世道的艰辛过早辞世。他所经历的每一滴光阴都是在穷苦困顿的泥潭里挣扎的记忆

两个云泥之别的人生,命运却跟他们开了个不大不小的玩笑,将两个海北天南,毫不相干的人牵系到了一起。或许上天是公平的,在给姚起云关闭了所有门的时候,又给他开启了这扇窗,在他被贫穷折磨的手足无措之时又陡然间为他换上了另一个身份,成了司徒家的养子。

认识你,不知道是前生的缘还是今世的债? 在许多个后来以后,司徒玦写下了这样一段话:如果时光可以倒流,她最应该回到最初,在尚且来不及的时候,对青春懵懂的司徒玦说,离那个人远远的,一定一定不要爱上他。可是,如果命运自有它的轨迹,人最大的幸运和所有勇气的来源不就是在开头的时候无法预知结局吗?

无数个日月过去了,那个拥有了新生命的姚起云,珍惜并感恩着上天的眷顾,他谨小慎微、亦步亦趋的想要融进这个崭新的家庭里,不敢有丝毫的逾距。却愿意为了她,瞒天过海,偷尝爱神无意间洒落的丝丝甘甜。他们在最好的年华里相遇,在如锦的青春中相知,用最真挚的情感喂养着彼此。

只是,在爱的国度,从来都不存在卑微高贵,该有的只是倾心交付。许多的时候,我们不是不愿轰轰烈烈的爱一场,地老天荒相守白头,只是苍茫人事,有着太多的未知和变数,我们谁都没有勇气承受失去光阴的代价,来成全满身伤痕的自己。即便如此,我们仍旧愿意相信爱情,就如同再灰暗的角落,只要有太阳升起,总会有一缕阳光可以带去光明。 都说红尘如泥,可就在这如泥的万丈红尘里,同样掩埋着世人企及不到的无瑕璞玉

司徒玦在这段懵懂的情爱里毫不顾忌倾心交付着所有的真情真意。她是那样的毫无保留,那样的义无反顾,却没有等到姚起云给她的任何承诺,甚至那短短的三个字。是的,他给不起。即使给了她海枯石烂的信守,在他瞻前顾后的犹疑里也会变得毫无意义。有些情爱不是你努力了就一定能够得到圆满。而秉性固执的司徒玦也从未妄想得到太多,她想要的不过是一份纯粹的感情,到最后却也不得善终。在嫁祸她的风暴来临之时,在她最需要信任,需要力量,需要臂膀的时候,姚起云却放开了她的手。

多少个耳鬓厮磨的缠绵时刻,多少个温情落幕的瞬间… 在那个遗落的世界里,他们相依为命,只有彼此,不可替代。那最最甜蜜的往昔啊,难道真的回不去了吗?她是最最骄傲的司徒玦,敢爱敢恨,爽朗洒脱。可在爱情即将远走的刹那,在姚起云即将牵起来另一个女孩的手,她的骄傲却再也无从安放。 “如果有人在过去遇见了一个叫姚起云的男人,请你代我转告他,2001年7月4日,直到那一天的最后一秒,我都还在这里等着他”。

她卑微的在时间的背后,等待着姚起云的出现,她一遍一遍的看着手上的时钟,她反复的告诫自己,她不是没有给他机会,也不是没有给自己机会,可就在钟声敲响的最后一刻,那个人却始终没有出现。 把骄傲看得比生命还重要的司徒玦愿意放下所有的身段,所有的原则求他留下来,只要姚起云出现在她的面前,这样的司徒玦让人心疼的无言以对。然而,司徒玦生来就是司徒玦,她天生的一副傲骨,不容她如此卑微的活着。当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当零点的钟声响起,她撕碎了手里的纸条,抖落掉一身的迷茫,用理智和清醒摇醒自己。没有泪痕是擦拭不掉的,也没有伤口是愈合不了的,收拾起那颗千疮百孔的灵魂,或许只有破碎过的心才能够更坚强的应对残缺。

那个早已为她量身设计的陷阱,又怎能允许她轻易逃脱。 众叛亲离、受尽冷眼的司徒玦,割舍下所有与之相关的一切,转身奔赴天涯。她不是落荒而逃,而是不想如此卑微的存在着。她不需要任何人怜悯的目光,世界那么大,这里不再是她赖以生存的地方。当日子被现实磨损的面目全非,她又如何能将灵魂继续在这里安放。她有着与生俱来的光芒,哪怕再多的瓦片覆盖,又如何能遮掩住一颗浑然天成的玉玦。离开这片污浊和泥泞,是为了重做回那个依旧高贵的自己。

七年,足以让一座城脱胎换骨,人心真能比城池更坚固?

七年后的司徒玦,又可以振翅高飞,腾云万里。七年后的姚起云,却被漫长的思念和悔恨啃噬的只剩驱壳。他小心翼翼的收藏着跟那个女人所有相关的一切,哪怕是她遗落的几根发丝,甚至是她捉弄他时塞到他口袋里的色情卡片,只要任何他能够得到的与她相关的东西,都被他悄然收集并保存在那间被回忆附体的屋子里。

“我怕我的记忆像沙漏,越来越少,总有一天会模糊。阿玦,七年了,我就快不记得你笑起来的样子,你说话的声音……因为我太懦弱,害怕痛苦,不肯时时去想,但我又不想忘记。所以你走了,我还一直住在回忆里。” 泛黄的青春,有太多的暗伤,有太多的不舍。可不管你是想封存还是想忘记,它终归要成为人生扉页里那一张褪尽颜色的纸,薄如蝉翼,轻弹可破!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假如可以回到过去,是否还有人在回忆里,等你!


美文由 笔下文化 编辑,欢迎转载分享!:首页 > 赏·美文 » 【经典日志】回忆里的人不一定也在等你

回忆里的人不一定也在等你哦!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