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化

【伤感日志】聚散终有时,谁道青春夜微凉

聚散终有时,谁道青春夜微凉

对不起,柒月。

本是不该怀旧的年龄,可是我学不会遗忘。有些东西烙得太深,一碰就会疼。日日夜夜的撕扯,只是不甘,只是徒劳的绝望。有时候会相信宿命。相信人与人的相遇都是已经安排好了的,我们只需要按照出场次序上场,笑笑后说,哦,原来你已在这里。

一个人,一本书,一杯茶,一帘梦。

站在时光的十字路口,回望过去的种种单纯与美好,把近日的望尘莫及衬托的无言的悲凉。

花开花落,风卷云舒。青春如同流沙般从指缝溜走,过去的倔强、不羁。而今再也回不去。

对不起,那年让我悲痛欲绝的柒月。

流年,就这样,在兜兜转转间,一去不返。

也许我们手上曾经握住很多的幸福;也许那些幸福终究会烟消云散;只是幸福不垂怜于我,只是我是一个握不住幸福的白痴,一直都是……

所谓的成长与成熟,只是把"童真"锁进了笼子。谁,才能把那"孩子"解放出来?谁,是直达内心的时光机?带你回归人性最真纯的状态。

我想,我最想要的是有最朴素的生活,与最遥远的梦想。那是在哪里?

我想,我最需要的是一种被肯定。肯定彼此的价值,是安全感最重要的来源。归根结底,源自需要在彼此世界里占据独一无二的位置。要不到,便会闹。那是在哪里?

原谅我对你们的各种任性、各种的歇斯底里,我只是不确定在你的世界里自己是不是真的是重要的。原谅我的不自信。

痛苦好漫长,厌倦每一天,一件一件的丢掉即将抵达的梦想,开始在十字路口原地踏步、往回走、仕途迷茫。丢弃,不过是我想不明白自己追求这些现在对于我来说意义是什么?想不明白现在生活的意义对我来说是什么?然道让它跟现在一样成为我的负担?!我开始像一具恶心的傀儡一样行走、活着,是我丢掉了生活的味蕾,即使遍体鳞伤。

夜漫长,不晓得如何去安抚黑夜里的自己,惧怕黑夜,夜夜噩梦哭着惊醒,越想走出去,越想给自己一个答案,即使是很勉强的。可是,我却走不出、也过不去。

这个世界上没有不带伤的人,真正能治愈自己的。只是我们都假装的很好,假装安然无恙。

有时候真的好想把心掏出来然后一把甩出去,然后说:你疼啥疼?没出息的东西。

总不能流血就喊痛,怕黑就开灯,想念就联系,疲惫就放空,被孤立就讨好,脆弱就想家吧,你我正被现在蒙蔽了双眼,你我终究是要长大、要老去;最漆黑的那段路终要自己走完。

在这个世界上,最不靠谱的就是依赖,因为即使是你的影子也会在黑暗里离开你。

害怕习惯了谁的好,然后又被无情的丢掉。以至于依赖对我来说是多么可怕,我宁愿一个人坚强的站着流血、哭泣;也不愿蹲着抱头痛哭等着别人拍着肩膀、心疼的对自己说,没事,还有我。

现在,没有什么是永远,也没有什么会很久、很久。

找个借口,谁都可以先走。后会无期。

聚散终有时,谁道青春夜微凉。

不知是彷徨,还是迷茫,抑或什么都不是?一个人游荡在大街上,没有目的地,没有终点。发现一切似乎那么熟悉,又仿佛那么陌生。近在咫尺,却又远在天涯。一片片的记忆,如同美丽的影片一般,在眼前闪现。一些人又浮现在脑海里,记忆的思绪缠绕。

每一个人心中都深藏着一个人,你不知道对方是否生活的好与不好,但有时候,你怀念的却只是一个简单的名字,一段简单的相遇。

时光远走,对于我们只是那些行走与漫长旅途的旅客,而那些绚烂的记忆深处,还留着我们在旅途中沉落而伉俪的歌:“我心依旧,只是怎样也无法触及到你娇柔的脸庞,宛如落山的残日,去了,终究是去了,我想,这一世情缘,我们又能再续多久!”……

恍惚中,又是落花满地,亦是草枯叶黄,写着盛开在眼眸之外的纯白容颜,这么久了,为什么看到的还是离人泪、腐蚀殇。那岁月的轮回里,到底转动着多少我们伤心、悲凉的没落流年。以至于青春已将燃烧殆尽。却还渡不过自己给自己画上的地牢。

心锁寒江因春冷,塔镇青山落月沉。依稀花香,一袭疏影,旧梦眷顾青春,瘦了几许腰围。眉黛深锁,深不过忧伤的回眸,锁不住四处逃逸而无从安泊的思念。柒月的飞花,落寞的语言,一帘残梦,承载不了厚重的依恋。梦碎水无痕,花落水无恨,浅斟低唱,幽怨的音符跳动出遥远而古老的爱恨、愁绪。犹残留着你余温的指尖,在夜色里拉起梦醒时分爱意朦胧的轻纱,对着婆娑的树影,流一脉衣带渐宽里沉沉的思念,蓄积出今生无以成双的留恋。采撷一抹月色,铺陈一张素纸,在茫然无言里轻舔着纠缠的疼痛,泪影迷蒙双眸,酸楚缠绕心间。

我望风披靡的回忆,貌似一路高歌,扬帆前进。可是,这草木皆兵,黔驴技穷的年代,还有什么能够坚强的泰然处之这涔涔的回忆?


美文由 笔下文化 编辑,欢迎转载分享!:首页 > 赏·美文 » 【伤感日志】聚散终有时,谁道青春夜微凉

聚散终有时,谁道青春夜微凉哦!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