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化

【散文精选】陌上花,春之语

不同于隐士悟道惯听莺鸣泉淙,有别于少男靓女好赏李白桃红,我,爱在那岁浅春深时漫步 阡陌之上,面花语蕊,倾听流跫。总觉得那气清露凝之况,日升卉萌之境,最宜兴发诗志词情。

“陌上山花无数开,路人争看翠軿来。若为留得堂堂去,且更从教缓缓回(宋·苏轼)”。一路陌上徜徉,我实在数不清有多少文人骚客的脚印,但那背影确是堂堂不阿,哲理情愫如细雨缓缓滋润。一时失酌,“闺中红粉态,陌上看花人”,是我?是花?是诗?是景?

多少人爱写春我不知道,但凡有名的的不是皇城,便是禁宫。韩愈有“天街小雨润如酥”,王昌龄作“昨夜风开露井桃”,而咏陌上之花的寥寥矣。其实,陌上之花实为春之閨人。诸如迎春、酢浆、白头翁、蒲公英、山苦荬、野豌豆一“族”,便是赤橙黄绿红蓝紫,松软刺绵媚秀炽,一袭丽裳春幸。

喜欢陌上之花,在于“她”淳朴,若黎民之心。不沽帝王贤达,不求玉辇金樽,宁信“日月无根天不老”,生就草芥恋红尘。如是,还在于“她”是春的使者,如果你寂寞,便有了交心的对象;如果你惆怅,便敞怀东风沐拂;如果你真的有什么想不开,便来对花比芳赏赏心,让自己也成为风景中的拉风。

总觉得,陌上之花是春的赞美。粉廊絮道,错绿叠红;移步香挽,翠帘递层;注目凝神,情瀑迷蒙;星星点点,流曦明空;薰风习习,魂腑旎萦;物语膺释,执手妪翁。

有人说陌上花是寂寞的等待,那是等春,等人。或许就是不醒的长梦,更多是空负费情。再不然就是“陌上红尘常扰扰”,“浮生总被消磨了”。而我则不以为然,我欣赏“她”的性格,那是字字珠玑织就的炫丽人生。

宁静,心真无邪,淡泊稀声;不居御园,谢栖銮庭。

执着,一次擦肩,岁岁守望;等你千年,矢恋不更。

持重,甘沐风雨,远避膻腥,妖躁无我,清香然生。

和合,低伴高树,芊绵与共,不慕翔远,披尘携蛩。

我钟情陌上花,因为陌上花在我心中是美的名字。素来以为,美是淡然而无娇作。有人喜欢牡丹的富贵,我看则有媚娘的荒淫,贵妃的无知。“采薇采薇,薇亦作止”。《诗经·采薇》中的薇实至名归。红、紫、粉、白身轻若微不登大雅之堂,却果腹民饥成就伯夷、叔齐抱节守正。

我钟情陌上花,因为陌上花在我眼里是“她”的心灵。李清照“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朱淑真“宁可抱香枝上老”,断肠集里断肠人。张玉娘“翠袖染啼红”,“纫兰独抱灵均操”。谁能说她们不是情种?

陌上花有被人称名的,还有多少默默无闻的绽放流香在红尘中。一花一理想,一蕊一憧憬。那是一阙阙诗词,一层层身影,数不厌看,只字淡墨,尽是春韵之声!


美文由 笔下文化 编辑,欢迎转载分享!:首页 > 赏·美文 » 【散文精选】陌上花,春之语

感觉不错,文字很赞哦!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