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化

【散文精选】诗意故乡,烟雨小镇

诗意故乡,烟雨小镇

近来年,一想到故乡,我心中总是亦爱亦恋的感觉。那人,那树,那路,那房屋,那土地,那烟雨,那溪流,那小镇……一生一世,魂牵梦萦,难以忘记。

――笔下文化

幽静故乡,诗意园地。从小到大,看过几多春花秋月,夏草冬梅,四处奔波,或学习,或打工,或流浪,多少繁华世界,梦幻温柔之乡,从指尖擦肩而过。唯有故乡的诗意,静美,永远是心间最初的记忆,哪怕时间再快,岁月蹉跎,却越来越亲近。

故乡的诗意是夕阳下的美好,妈妈的唠叨,柑橘的芳香,绿色的光芒。一个背影,在余晖中;一段乡音,在乡间小道;几多交谈,公路田野边;一阵微笑,响彻山里山外。故乡一切,静谧有趣,万里烟云,生机盎然。孩童时开始,月光伴我成长,星辰赐我力量,田野包容我的天真;大山削平我的任性;溪流洗涤我的封闭;阳光温暖我的苦闷。春去秋来,辗转于千里之外,对故乡渐渐依恋。想起故乡那条小河,那无尽鱼虾,来来往往的渡船,以及曾经在河边看夕阳的背影,心里美滋滋的,虽然彻夜无眠,却是觉得非常满足。时光太匆匆,寒风悄悄而来,故乡的诗意和美好,渐渐清晰。梅树开花,新翻泥土,饭菜做好,散发无尽香味,彰示着流年的美好,这是故乡所独有的。花谢花开,故乡的诗意,在岁月中流转,慢慢沉淀,日渐丰满,最终铸成月光下绵绵无尽的思念。

其实,在心灵深处,每个人都应该喜欢自己的故乡。因为天地之大,没有故乡就没有思念,没有故乡就寻不到曾经的根源,没有故乡也找不到安稳的现世。喜欢故乡的一草一花,一鱼一木;喜欢故乡的一月一残阳,一树一溪流。打懂事起,我对故乡情有独钟,因为自己生在故乡,吃在故乡,春去秋来,是故乡育我成长;自己睡在故乡,乐在故乡,冬来夏往,是故乡教会我懂得铭记。不言而喻,自然而然间,我和故乡有了深厚的情谊,再也无法分开。望着故乡的蓝天白云,古树寒鸦,以及瓦房顶上的缕缕炊烟,一切的一切,实在难以舍下,感觉故乡就是我的世界,我心灵的乐园。我爱故乡,发自内心真诚而执着的热爱。爱她的清新、宁静,疲倦时,翻看那些在故乡奔跑的旧照片,心中似乎得到永久安慰;爱她的悠远、舒心,雪地上的潇洒,飘飘然的诗意,毫无束缚,自得其乐,让人如释重负;爱她的平淡、安适,你不看她,不记得她,她依旧在那里,赐人幸福和永久安康;爱她新翻泥土的气息,纯天然的滋味,唯有故乡有,闻着芳香、柔软和舒畅。同样,我也爱故乡那带着本土气息的鸟鸣和乡音,断断续续,虽然矫情,却是走遍万水千山也寻不到的最妥帖的安暖、诗意和慰籍。

烟雨季节,山水如画。多彩的季节,故乡的烟,缓缓升起,曲曲折折,梦幻如画。小小故乡,也就是郭家寨实乃烟的世界。温暖清晨,阳光布满寨子,樱桃树上,麻雀被晒得娇羞,疯狂乱窜,扰乱了村庄仅有的安宁。站在樱桃树下,放眼望去,寨子前后,每家屋顶,或老屋周围,都萦绕着缕缕烟儿,绕来绕去,恰是迷人,意境美妙,给人无尽想象。说到烟儿,故乡的烟,种类繁多,需要细细说来。记忆之中,有炊烟,有柴火烟,有浅草烟,有煤烟,有老人嘴边寥寥的皮烟,以及熏肉时肉与柴火交融的烟味儿。

春暖花开,雾气还在,乡村人家,每天睡到清晨七八点才懒懒起床。这里的村民不打太极,不玩跑步,不爱清早起来读书,逛菜市场等,反而他们生活简单,要求不高。衣冠不正的起来,伸个腰,揉揉眼,用手挡住不算强烈的阳光,刹那间,就听见窗外不远处,鸟儿歌唱,青蛙低鸣,农人赶集,烟儿四处飘散。不觉间,村民纷纷起床,鞋都没穿好,却懒散走出家门,站在老瓦房前水管边,或淘米、或抽烟、或扫地、或煮猪食、或是在厨房忙碌,没有停息。那时候,清早起来,开火,热水,我也学会煮汤圆,犒劳犒劳家人。吃过甜酒汤圆,我喜欢爬到自家坚硬的瓦房顶,在清风脆语间,感受故乡绵绵有意的烟火。望而观之,最喜欢柴火烟的味道,因为明显闻到火烟里有丰收的味道,它不像浅草烟的清淡味,不像煤烟的抽鼻味,不像炊烟的美食味。那些烟,在寨子里凝结,从房屋里,从院子里升起,缓缓而来,一缕缕,弯弯曲曲,四周扩散,恰似一江春水,萦绕在山间,凝结成雾气,飘得越来越远。紧闭双眼,静静嗅去,味儿清新,梦幻美丽,直到消失,心里还是留念。

故乡的烟,亦是游子的梦,走得越远,飘得越远,那些漂流在外的游子,倍加思念。多年辗转,远离故乡,心中苦恼,不言而喻。或打工,或读书,或流落街头,满满的乡思,唯有一缕炊烟,一顿家常饭,简简单单,普普通通,却能燃起他们心中的向往。夕阳余晖,无限美好。母亲在家里忙碌,喂猪,扫地和整理农具。学子千里归来,母亲放下手中活路,开始制作晚餐。说到晚餐,没有大鱼大肉,没有小虾和盘盘碟碟,唯有一锅酸菜,一碗蘸水,一缕炊烟,缓缓升起,不管春夏秋冬,这就是孩子们心中最幸福最满足的愿望。不是家有多少钱,吃得有多好,和别人攀比,谁更任性,而是不离故乡,和亲人交谈,心里高兴,和家人在一起,无论吃什么,再简单,再贫穷,都是幸福大餐,人间美味。那些心中深深的眷恋故乡那天然的美好,那诗意的摇篮,那憧憬的明天,那错过的流年的游子们。迷茫时,请看看远方那烟儿,心中就会有方向的;想家时,想想烟儿,故乡的记忆会再次清晰;落魄时,嗅嗅烟儿,成功就不再遥远;孤独时,想想烟儿,手臂就有了力量。想念烟的味道,难忘故乡的模样。想到烟儿,小小鼻尖仿佛闻到了母亲的饭菜的香味,新炒的腊肉,清香,味美,吃着不腻,闻着醉人;看到烟儿,记起奶奶为我而做的烤鸡,辣足,香飘,美滋滋的心情,再次浮现出大脑,渐渐不忘,情迁你我。

故乡的烟过后,又想到故乡的雨。故乡的雨,矫情任性,说来就来,说走就走。长居故乡,爱她雨的清幽,爱她的雨的浪漫,洒脱,悄悄而来,悄悄而去,装饰着流水清山,美如幻境,更添奇景。山雨连绵,恰是夏季,故乡的空气格外清新。呼一口气,也能嗅到花的芳香;走一段路,也能感受季节赐予的温馨。一段雷声,狂风怒吼,偶尔闪电,大风再次拼命吹着,一夜之间,嘀嗒嘀嗒,滴嗒嘀嗒,响动不停,寨子里瞬间被雨水包围。已是深夜,人们早已睡尽,只有一只小猪还打着鼾声,青蛙跑到屋檐下,跳动不停,此时的寨子被清洗得一尘不染,倍感舒心。

清早起来,心情不错,推开门,溪水上涨,鱼虾上游,引来许多儿童的嬉闹。不料许多人家,房顶的水也满出,犯了大错,这家的玉米被淹,那家的花豆已经湿透。这家的衣服湿了,那家的猪圈里,小猪在游泳。樱花树下,花瓣掉落一片,横着的,竖着的,与泥土打成一片。此时,彩虹已经挂在两山之间,似乎是一个长桥,浩浩汤汤,毅然独自,沟通着千年没有的人际交流。小孩昂头,老人微笑,妇女主任也露出白牙,静静望去,七种颜色,相互依存,映照寨子,各有特征,形象鲜明,看着美轮美幻,实在难忘。五六分钟,彩虹已然消失殆尽,没有了那些美好和想象。溪水哗啦哗啦直响,寨子里,有些地方是石板铺陈,为了寻求这清闲自在美景,有些小孩光着脚丫走在青石板上,阳光灿烂,温柔射在故乡的土地上,眼前一亮,无数尘埃被昨晚已经被彻底清洗,每家台阶变得洁净,舒心,完全一尘不染。那些寨子里流浪的小土狗,已经坐在地上打滚,自娱自乐,非常有趣。

山间有薄雾,布谷鸟的歌声悠悠扬扬,不知不觉间,昨夜的雨唤醒了村庄沉醉的生灵。润心的雨,恰到好处,滋养万里土地。故乡的老农,开始扛着犁头,赶着牛出行,准备犁田,等待找个机会插秧,似乎是完成一个最有趣的事业一般的骄傲。田比较远,那是寨子里的老农奋斗的结果,他十多年来,艰辛劳累。春夏秋冬,风雨无阻,在大山之间独自开凿,才有今日的几块良田,养育着一代一代故乡的子孙后代。因为田少点,又小块,要不然人们早已称为梯田。山下阳光明媚,山顶却是浓雾依旧,由于刚下过雨,赶着牛,每走一步,由于泥土松软,小草被踩得咔吱咔吱响个不停,而没有人会注意,要走到梯田,一般需要一定时间。越走得越高,大雾覆盖范围极广,所见不过数米,看不清远方的山峦,山下的田园。哗哗水声,小小水井,隐藏山间,缓缓流入田中,它不仅滋养水田,收获快乐,也供养一地人民,传出更多佳话,从而佳木繁荫,鱼苗生机盎然,此情此景,着实美妙。在浅雾中鸡犬相闻,老农到达田里,犁头架着牛,开始耕田,脸上庄严而时有喜悦之色。儿童在山下嬉闹,飞鸟在山间展翅,惹人欣喜和无尽快乐。偶然间,山间传来牧人的歌声,悠悠扬扬,恰如天籁,静而寻之,却不见其人。此时,雾色消逝,而昨夜的雨已经全然蒸发,而今全部融入故乡这片土地,哗哗流淌,万年千年,永久滋养,永不枯竭。

故乡悠远,美丽迷人,却仅是一个边远小镇。小镇人户不多,不过五十多户,世代以耕种为主,不过也有几家做生意的,听说做得还不错,只是不得而知而已。日出而作,日落而归的传统在这里保存完整,并且可能要继续发扬。静静想来,美好的东西,在小小故乡,隐隐现现,不用寻找也罢,那些在记忆深处的美好,依旧会深深铭记这属于心灵的意境。但最近几年,故乡发生大变化,寨子里房屋越来越高,装饰越来越精美,以前只有一层楼房的房子,现在基本都是两三层,并且还安置有太阳能热水器。出门打工的人多了,寨子里要过年才热闹,读书的放假,打工的回来,无意间,增添更多喜气,寒冬腊月,下起大雪,打牌的打牌,聊天的聊天,睡觉的睡觉,吃饭的吃饭,热闹非凡。

小镇饭菜,倍加温馨。宁静的故乡,农人忙碌,有些人家,早上吃点饭就匆匆出行,直到农活干完,才筋疲力尽回家。回家路上,夕阳西下,阳光依旧温柔拂过脸颊,倍感温暖。才到家门口,就能闻到家人新作的饭菜香味,缓缓飘来,久久不断。轻轻跑去家中,望着了,有麻辣土豆片,酸菜豆米,青椒腊肉,蘑菇清汤,折耳根炒肉,恰是故乡的美味。几碗下肚,一天的疲劳,再也不在,心里满满的幸福滋味。故乡有些有钱人家,饭菜丰富,那些汉子干活回来,家人还会摆上了大虾鱼肉,盘盘碟碟,形形色色,鲜艳夺目,吃着舒服,闻着醉人。而在小镇,我独喜欢奶奶做的烤鸡,永远不会忘记。简单的做法,普通的熏烤,独特的美味,记忆犹新。

日色偏西,鸡牛归圈,牧童在路边嬉闹,自得自乐。奶奶正在整理干净小鸡,而我开始拾柴火。新捡来的柴火,有一大堆,粗细不一,参差不齐,我一根根整齐放好,恰如一小山,望而敬畏。偶然碰到柴火,咔嚓一声,瞬间杂乱无章,倒在地上。而奶奶心善,一笑而过,知道我无心,我再次重新堆好,心里激动。自己开始准备烤鸡,小鸡已经有五六斤重,清晨起来,不知为何,突然意外去世。奶奶舍不得丢掉,那是养了几个月辛劳,再多艰辛,只得将之弄来吃掉。拔毛,破肚,除内脏杂物,一个鸡洁白无瑕,呈现眼前。奶奶缓缓将内脏丢于篮中,整理干净,等着拿喂小猫小狗,而鸡的躯体,将另有打算。奶奶给鸡敷上盐巴,各种佐料,随而让我抬了两块水泥砖,平行摆放,一边放一块,中间有空地,砖上搭烤架,必须是铁的才可以经得住烈火的考验。一切就绪,开始生火,火起,将小鸡放到烤架上,慢慢熏烤。一开始先用文火熏烤,转而放大一点的火,缕缕烟味,萦绕周围,香美无比。手不断翻动,扇子不断闪过。过不一会儿,大慨半个小时左右,夜幕却已经降临,打开路灯,奶奶在小鸡上放小葱,撒辣椒,我再加点各种佐料,等待美食完成。

姣姣明月,滴滴温馨。月是故乡明,因为故乡那一轮明月早已镶嵌在心底,早已深深地雕刻在永恒的记忆里。每当皓月当空的夜晚,吃着奶奶制作的烤鸡,我总爱久久地凝望故乡的山山水水。沉思,遐想,我想,故乡的月色一定是有味道的,那味道是什么呢?虽然无法形容,但一定有那一丛丛花草香,烤鸡味,以及那一树树淡淡的桂花香!这里所有的香气都是接地气的,包括蔬菜水果。没有污染,只有纯绿色,纯天然,没有繁芜,只有简单,没有喧嚣,只有安宁,没有浮躁,只有淡雅。这就是故乡的美,故乡的诗意,故乡的烟雨,故乡小镇上的独特味道。

作者简介:郭华,90后文学爱好者,贵州民族大学汉语言文学学生,作品见于《贵州民族大学校报》和贵州作家.微刊,诗歌见于《威宁诗刊》,散文见于《乌蒙新报》和《毕节日报》,散文《故乡郭家寨》获“扎根故乡,放飞梦想”一等奖;散文《感恩》获“乌蒙新报五周年”征文二等奖。

美文由 笔下文化 编辑,欢迎转载分享!:首页 > 赏·美文 » 【散文精选】诗意故乡,烟雨小镇

诗意故乡,烟雨小镇哦! ()
分享到: